返回第二百六十八章 三界  重生的修仙之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咚九悠长的叹息声不断的回荡在空旷的宫殿之中。甚系韭刻引几人都产生了某种错觉。就好象她根本不是狐身,而是最为正常的人类修者一般。在茶九的心中,无数的回忆一下冒了出来。她与混零十三的关系。在当年并不算好,甚至一度十分紧张。而狐族与豹族。当年也发生过不少的摩擦。如果不是两方尽力克制,可能早就打起了大战。

    也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茶九与十三一起被关在了此宫殿之内。在这无数年月之中,两人只能互相看着对方,偶尔说上几句话。渐渐的。互相也了解了对方。心中也互相清楚,对方不是自己所想那本心思恶毒之人。因为如此,在这无数的年月积累下,二人甚至有了一些淡淡的友谊。而在此刻,看着古寻与乾明到了宫殿之内。虽然心内早有预料,参九仍然有些抑郁,这才会长长的叹气。

    还是乾最先从这叹息声中回过神来,轻声对着身边的古寻道:“古兄。妖丹我等已经拿到一颗了。现在。可是该拿另外一颗了?我等谋哉百多年,可不能在此刻放弃呢。”

    “自然如此,我当然不会做出什么不应该的事情。只是听这妖狐叹气之意心中有所感想而已,你且放心。我等先调吸片刻,等到恢复全盛之力再行出手吧。这一次,可是要实打实的战斗了呢。”古寻也是一样,轻声的回到。话才网落,便盘腿坐了下来,开始了调吸。

    而那乾见此,也不再多说什么。同样盘腿坐了下来,将双目微闭了起来,也开始恢复起因为在那虚幻空间中恶战而消耗巨大的灵力来。一时间,整个宫殿一下安静了下来。除了苍九巨尾之上不断滴落的妖血之声,再也没有多余的声音。

    此刻的时行,自然是更加小心。显然,现在是最容易暴露的时玄。古寻与乾,显然不是十分相信对方,对于周围环境的变化定然十分谨慎,特别是在他们进入轻微的入定状态之时。在此刻,只要有一丝的大意,都很可能暴露自己的存在。如此,时行自然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全部的精力全部放在了思考刚才茶九的话语之上。

    虽然知道茶九应该不会在此事上撒谎,但是有些细节定然被她所隐瞒。例如餐九是要如何打开三界的通道?打开通道之后,她又回进入哪一界?而古寻和乾,她又会如何对待?这许多的疑问,都必须要实现仔细想好。不然等到问题出现之时,可是很容易慌乱的。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之上,只要有丝毫的慌乱。那便会酿成无比严重的后果。因为如此,时行自然把自己的思绪全部集中在了种种情况的应对之法上,整个人完全投入了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微微的响动声冒了出来。时行敏锐的听到,马上睁开闭起的双目,向着前方看去。果然不出他所料,古寻与乾已经完全恢复,一同站起了身子。两人虽然已经恢复。却好象并不急着出手攻击芥九,而是好整以暇的观察着巨大的白狐来。那古寻最为奇特。面上的表情十分诡异,好象在心中做着什么打算一般。

    “耸九,我二人的目的想必你现在已经清楚的很了。我们二人在元婴的境界已经停留的太久太久了。凭借此界现在的灵力,想要冲破境界十分困难,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也是因为如此,我等才会把目标放在你与十三身上。十三现在已经陨落,妖丹已经落入了我等手中。你的那一颗,也是一样。希望你不要有太大的反抗之意。不然会多受很多痛苦的。”古寻看着举九,将自己的话完全说了出来,好象丝毫不在意茶九的实力一般。

    “呵呵,你等的目的我当然清楚的很。只是我有些奇怪,现在你等的异宝全都用掉,也没有弟子可以拿来当法宝用。别说杀我,就连破掉我身上的天钉情阵都没有什么把握。怎么口气便如此自大呢?。举九声音还是淡淡的,好象根本不在意自己可能面临的危险。

    乾马上接口道:“茶九你说的,我们怎会不去考虑?自然是有了万全的准备才会出手。不然忙来忙去,空忙一场我等自己心中也会过意不去的呢。”说完,一根翠绿欲滴的竹杖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只见他轻轻挥动竹杖,一道道呈长条形状的灵力散发出来。接着。他空着那一手空抓形,将那碧绿灵力收在了自己的手中。因为灵力十分轻灵,就算被抓在手中之后,仍然显得十分的活泼,不断的在他手中跳动着,散发出阵阵清新的香气。

    “苦灵竹?原来你等打的是这个主意。看来你们两个真的是准备了许多年了,不过仅凭此物,想要杀我还是不够呢。

    十三乃豹族,这么多年没有活动身体,因为天性的缘故修为下降的十分厉害。我们狐足可是完全不同的,修为可并没有下降多少呢。”茶九稍微有些惊讶,却也没有失去冷静,随意的开口道,好象全不将此竹放在眼中。

    古寻听到这话,哈哈笑道:“岑九。当年大战,你的狡猾便是人尽皆知。我等现在可懒得和你多说什么,一切用事实来说话好了。至于我等还有什么准备,你尽可以靠你的脑袋去猜猜,看看你能不能猜到一些?”说完,古寻也开始行动起来。只见三团洁白的银丝出现在了他的身体前。因为每团银丝长度着实不短,就算汇聚成球,也不会显得稀少。

    落银丝,居然真的是落银丝。这古寻,到底是如何找到如此之多的落银丝的?这怎么可能,此物在此界明明已经绝迹三百多年,他居然可以寻到如此之多?才一看到这银丝。才一感觉到银丝内所蕴涵的灵力。时行心中马上不敢相信的想到。之所以如此惊讶,却是因为这落银丝实在是大名鼎鼎无比稀少的缘故。

    此物,乃是无数雷霆之力经过无数”汉后才能形成的异宝六般来说,想要得到,十分困工因为近几百年修真界灵力下降了许多,本就稀少的此宝更加难见。加上无数修者时刻的搜刮,基本上已经不可能得到。而在此刻,古寻居然随手拿出了如此之多。不仅是如此,仔细的感觉,便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在这三团银丝内所蕴涵的雷霆之力无比的充沛。

    一看便可知,乃是最好的上品落银丝,时行怎能不惊?

    茶九心中虽然也是惊讶无比,但是毕竟是活了漫长岁月的妖圣,到也并没有太过失态。声音仍然十分平和的道:“如此之多的落银丝,到真是不可小看的威力了呢。你等速速出手吧,我倒要看看你等想要如何破除大阵呢。我也多年没有活动过身体了,现在也是十分的期待呢。”说完,身体上的妖力微微放出一丝,似乎是抑制不住心内的兴奋

    般。

    古寻与乾,对望了一眼,互相面上都笑了起来。只见那乾手中的苦灵竹飘飞而起,一下变成了三丈长的巨大竹棍,飞快的向着茶九攻了过去。而他手中那一天碧绿能量,却不知为何没有打出,仍然在他手中轻快的跳动着。

    而古寻,身前的三团落银丝猛的一下伸长,全部变为了三丈多长的银线,好似三道细雷一般,跟在若灵竹后打向了茶九。一时间,整个宫殿因为此丝的作用都被银白色光芒照耀而起。时行心中同时也在庆幸,幸亏自己所藏之的十分巧妙,不然在此光的照耀之下。很有可能被那二人发现自己的行藏。也就在他庆幸之时,那变的十分巨大的苦灵竹已径直接打上了鉴九。

    是,没错。这一次两人好象并不打算破开举九身体之上的大阵,而是准备直接攻击茶九本身。苦灵竹网要打上奉九,那大阵便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只见茶九身后八条大尾之上的八根血钉一下血光狂放,只用一刹,便将那苦灵竹挡了下来,发出了一声巨响,完全抵挡下来。

    对此,二人没有丝毫的意外,只见在苦灵珠之后的三条落银丝猛的一下环绕在了竹身之上,无数的雷霆之力一下灌注入了竹身之内,一道道雷霆释放出无数的电弧,从竹身外冒了出来。接着,只见那一道道雷霆好象感觉到了什么,一下从竹身四周汇聚在了一起,对着那血光爆炸而去。而也是在此刻,那一直在乾手中的碧绿灵幕一下飞快的跳跃而出,同时打上了本九身前的血光。

    在这三重压力之下,血光一下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勉强坚持了半个呼吸,接着便完全失去力量,猛的一下破碎开来。而那竹身,雷霆之力,碧绿灵力却没有丝毫的犹豫,猛的一下打上了举九巨大的狐头。而此刻的答九,面上全是意外到了极点的表情,根本没有余力做出反抗。

    一声闷响,好象是西瓜被打碎一般,无数带着甘甜气味的妖血冲她那巨大的头颅之中冒了出来,落了一地。放眼看去。茶九那巨大的脑袋已经被开了一个磨盘大小的大洞,无数的血液好象找到了一个喷安点一般,就这么不停的流了出来。同时,她身上本来浓郁的妖气,也在此刻飞速的消失。只是片刻过后,便完全失去了踪影,再也没有丝毫生命气息的存在。

    古寻此刻,十分兴奋,对着身边的乾道:“哈哈,乾兄,这答九因为无数年月的流逝果然变的弱小了许多,要不是乾兄你提醒,我险些被她给骗住了呢。要是先破阵,到时又少不了一次恶斗,这下倒是轻松了许多一边说着。一边大步向着茶九那已经失去生命气息的巨大身体前走去,显然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始收获了。

    而乾此刻,却好象并不急着上前,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因为鬼面具的缘故,谁也看不到他面上的表情,不可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实际上,他正在快速对着四周观察,将四周的一切全部收入自己的眼中。就在古寻快要靠上撵九的尸体之时,乾大喊一声:“古兄速退,此乃幻术

    他的话才刚一出口,四周的情势马上完全改变。只见那本来已经到在地上的茶九,变成了站起的样子。非但如此,在芥九身前,还多出了五颗本该钉住她那巨尾的血钉。这五颗血钉,就好象法宝一般,在她的操控之下,化为了五道血光,对着身前的古寻机速的钉了上去。

    古寻得到乾的提醒,浑身飞快的一紧,整个人一下凭空矮了三分,躲过了打向头颅的两颗血钉。接着,只见他左臂一下消失不见,右臂一下变的老长,擦着一道血风,躲过了向他左肩刺来的血钉。这还不算完,接着,他双腿狠狠的对着地板一塔,一下跳起了五丈高,躲过了第四颗打向他膝盖的血钉。

    就当他刚准备松一口气之时,那最后一颗血钉已经距离空中的他的胸膛不过一寸。在如此危机情况下,古寻躲闪不急,只得放出身体内的灵力挡了上去,希望可以躲过此钉。只听“咯嚓。一声仿佛脆物破碎的生意响过,他那护体灵力一下破碎开来。虽如此,却也争取到了一吸的时间,身体趁着血钉攻击之力,一下到飞而去,一下落在了地上。

    才一落在乾身边,古寻便一下站起了身子,看着似乎完全没有受到伤害的答九,面上全是疑惑。而就在此刻,乾开口道:“古兄,我们被这妖狐骗了。妖族之内,便是狐族幻术最强,特别此妖还是妖圣级别。要不是我见那幻术中的血液有些不对,现在可能也被瞒在怀

    。

    “多谢乾兄你了,我却没想到,此妖居然如此狡猾,差点着了她的道。不过现在既然我等已经看破他的幻术。便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不过此妖还真能忍耐。已经炼化了五颗血钉,她居然也一直没有出手做些什么。莫非是刚才我等的攻击助她炼化了五一一?“虽然想明白了不少东西,古寻仍然有些疑惑。便乾。

    此刻的时行。心中也是惊讶无比。虽然从自己模糊的感觉中感觉到这妖狐不会如此轻易的陨落,却完全没有发现居然一切都仅仅是幻术。再想到那妖狐居然靠着刚才那生死的巨大压力一下炼化了五颗血钉,心中便是无比惊骇。直到现在。才终于知道这些妖圣有多强大。

    而也就在古寻二人才网一站稳之时,脱困的五条巨大狐尾加上那五颗凶光闪烁的血钉一下打了过去,出现在了二人面前。因为狐尾实在太过巨大,二人的视线完全被遮盖起来,入目之处全是一片雪白,再也看不到其他东西。两人不是不是躲,只是速度实在太快,被五条狐尾包了起来,一切全部被狐尾隔离而起。

    时行虽然心中焦急的想要知道事情到底是如何的进展,却也只能耐住性子,小心的将自己的神识完全放出。虽如此,却仍不能探听此地内的情况。也许是因为狐尾有着某种隔绝神识的效果,也许是因为那茶九的故意阻拦,总之一直没有任何的收获。

    不知过了多久。一声沉闷的爆炸之声再次放了出来。一条巨大狐尾冲天而起,带起无数血液,离开了芥九的身体。而古寻与乾,立刻面色苍白的从那小洞中跳了出来。二人才一出现,时行便感觉到,那二人身体之上步满了血痕伤口。不仅如此,也许因为消耗实在太大,二人才一脱困,便同时大口呼吸起来,仿佛已经支撑不偻自己的身体一般。

    而茶九此刻,好象并不急着趁胜继续攻击,毕竟再次失去了一条巨尾,她的面色也有些不好看,看着二人道:“你们两人的法宝真的不少,不过身体实在是太弱。我狐族乃是妖族内肉身最为孱弱的存在了,没想到你等居然还要弱小一些。倒是让我心中有些诧异。不过也好,这样,我也就可以更容易的灭杀你等了。”

    “不要高兴的太早,茶九,我等还准备了很多可以杀死你的法宝。只是一时不慎才着了你的道,你想要灭杀我等,基本上只是幻想。

    说完,古寻放出一把血色长镰,猛的一下向着本九身前冲了过去。不仅如此。他整个人身体之外还放出了一阵阵碧蓝色的灵力,这些灵力在他的控制之下,仿佛一滴滴流水,汇聚在了一起,成为了一片天蓝色的幕布。

    而那举九的身体,仍然是一动不动,四条自由的巨尾一下放出耀眼白光,将整个宫殿再次点亮,无数精纯妖力一下传了出来。最后,妖力聚集而起化为了一古怪的大手形状,对着冲来的古寻抓了过去。古寻感觉到妖力的强大,却全然没有畏惧,整个人迎着妖力巨手冲了过去,巨大的血色镰刀横身在前,猛的一下对着妖力斩杀而去。

    一阵另人头中发昏的古怪锐声流过,那巨大妖爪完全被打碎。而古寻手中的血镰。本来充沛大放的血光也一下变的暗淡了许多。不仅如此,古寻还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内,已经被一阵妖力侵了进去,整个人四肢都有些疲惫,好象力量正在慢慢失去一般。对此,已经杀的性起的他全不在意,口中飞快念道:“四方天魔,汇我心魔。”此话落后,他整个人猛的一下改变起来,好象突然换了一个人一般。

    只见他本来有些瘦弱的身体一下肿胀起来,好象被充了气一般。而一双漆黑的双目。一下变成了血红颜色,眼神十分恐怖,随时可能择人而噬。而他那一头一直工整的盘跪在脑后的乌黑长发,也猛的一下变成了血红颜色,一下挣脱了发菩的束缚凌乱的披落在了脑后。虽然一下变的狂方如魔神,古寻却也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大喊道:“乾兄,还不速速出手。再不出手保留实力的话,我们两人都会被这狐妖灭杀

    乾听了此话。没有丝毫犹豫,整个人一下融入了黑影中,下一瞬居然一下出现在了天空之中  茶九那巨大的狐头之前。看着自己的身影出现在了蔡九巨大的黑目之中,乾隐藏在面具下的脸轻轻的笑了。而也在此刻,无数金光从他身体之内冒了出来,整个人好象在瞬间变成了太阳一般。想要化冰,直接将茶九融化在此地。

    而也就在是此刻,乾大声喊了一句:“爆。”此字才一出口,那古寻的身体内的灵力一下不受他自己控制的流动起来。无数的灵力混乱起来,让古寻一下慌了起来。这慌,他已经不知多少年没有感觉到。就在他慌乱之时。他身体内的元婴居然慢慢的融化起来,一股股不能忍受的剧痛冒上了他的脑海之内。在此剧痛的侵袭之下,他思考的速度好象变的快了起来,一下便想出了原因。

    “乾,你居然如此恶毒,我必以我血诅咒你。”话还没说完。便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整个身体一下爆炸开来,乌黑漆黑如墨一般的能量冲他身体内冒了出来,炸向了身前的答九。

    一黑一金。两道强大到没边的能量一下爆向了茶九。本九知道自己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没有任何的犹豫,一下将自己的妖丹放出了身体。只见那雪白的妖丹十分巨大,不断的释放出阵阵可称为恐怖的妖气。不但如此。那妖丹上还有着隐藏的很是深负的吸引之力。才一出现,便将乾身体之上的金光完全吸引进去。

    最后的最后。黑百金三色混合在了一起,互相猛烈的纠缠起来。在这纠缠的过程中。乾一动不动,好象被定在了空中。而举九,却有余力。只见她将那五颗血钉一下控到了妖丹边,好象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妖丹,猛的一下刺了上去。

    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了,一切的一切好象都被永恒的凝固住了一般。在这凝固中不知过了多久,黑白金三色瞬间全部消失,一危险却没有颜色的混沌之力释放而出,一下爆炸开来些大的爆炸之下。时行再也顾不得隐藏自己的存在,一个瞬步出现在了距离爆炸最远的角落之中。夜翅同时放了出来,将自己整个人包在了翅膀

    。

    就在他网做好这一切的时候,那无色的混沌能量一下冲了过来。在这爆炸之下,就算只是余波,就算距离很远,就算做好了最强的保护,他整个人仍然一下恍惚起来,浑身的气血猛烈的颤动起来,仿佛随时会冲身体内喷射而出一般。不仅如此,他还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身体内,一下受了严重的内伤,整个人气力都是瞬间失踪。

    这一爆,不知持续了多久。在时行的感觉中,自己整个人好象都要被打入宫殿的墙壁之中时,爆炸终于停了下来,四周狂乱的灵力终于稍微稳定下来。也走到了此时,时行的神识才在瞬间恢复过来,看向了最激烈的战场。

    茶九那巨大的身体已经倒在了地上,虽然没有陨落,但是身体上也已经出现了无数的伤口。身体上的狐毛也狠狠掉落在地,飘的整个宫殿都是。而那乾,整个人已经没有丝毫生气的倒在了地上,浑身的骨髅在时行的感觉中已经碎成了无数节。一身漆黑的残月袍在此剪已经碎成了无数破布。零散的挂在身上。而那狰狞鬼魂面具,也已经完全消失不见,露出了一张英俊邪异的脸,双目闭合在了一起。

    就在时行观察之时。耳边传来了本九淡淡的声音:“风落。”时行听到此话,丝毫没有耽误,马上将那洁白妖力放了出来。只见那妖力才一离开他的手中,便化为了一颗拳头大小的洁白妖丹,猛的一下进入了茶九的身体之内。

    此玄的乾,好象突然醒了过来,无比虚弱的躺在地上道:“原来你有两颗妖丹,难怪如此没有顾忌。这一次。是我小看你了,是我输了。”说完,一对漆黑的眼睛睁了开,似笑飞笑的看着慢慢走向茶九的时行,眼中的讽刺之意浓的化不开。

    “你在讽刺什么?莫非你觉得现在是我要死了,而你可以活下去嘛?”时行冷冷的说道。仍然是十分高傲的口气。

    乾听了此话,好象更加想笑,要不是浑身剧痛难忍,早就放声大笑起来。虽然笑不出来。他却仍虚弱的说道:“小子,你才金丹期,便想和这妖狐合作?我的下场你也应该看到了,你莫非以为这妖狐真的会放过你?居然将她的妖丹还了回去,真不知道是你太苯,还是你已经被这妖狐魅惑住了。”

    “我的事,不用你去操心。你现在最需要操心的是自己的安慰。还有。既然你想过要抓我。怎么会不认识我?我是宇时行。”时行冷冷的说道。

    而那乾,听了此话面上终于惊讶起来,仔细的看了许久才不信道:“宇时行?你修炼的速度怎会如此之快?怎么可能?这不可能?!”话语中充满了不信之意,完全不将时行的话当真。

    时行此玄,因为茶九的缘故,也懒得多和他说什么。虽然易很强大,但是现在的他也一点不弱,自然不会惧怕他什么。而是看着本九道:“你要我做的卓情我已经做好了,你答应我的事情,也应该现在开始做了吧?”说完。浑身灵力微微外放,好象随时准备出手攻击。

    那本九见此,没有生气,温和的道:“宇兄,等等便是。只要等我稍微恢复过来。我便可以用这整座锁妖塔的能量打开三界之门。当然,打开的时间很短很短。你必须快速进入此塔内才行。”这么双着,茶九居然一下化为了一与人类女子一般的美貌少女。才一化形完毕,她一双嫩白小手轻轻挥动几下,那最后两根束缚她的血钉,完全消失不见,再也没有任何束缚的存在。

    既然已经破开禁制,为何还要耗费灵力弄这么复杂的东西打开三界之门?时行心中奇怪的很,但却没有开口多问什么。扫了一眼乾,发现乾已经陨落死去。浑身上下再也没有一丝生气。时行见此,心中感叹不已。乾,可是易中老大,居然都陨落在了此地。而自己。却还活着,甚至可能得到许多的好处。时行此玄,不得不承认命运的奇妙。虽如此,他却也知道,自己是再也没有办法问他一些问题了。至于鉴九的图谋,他虽觉的奇怪。却也没有再去多想。显然,一直小心谨慎的他。有着自己的后手。如果蔡九老实,那便算了,如果本九有什么阴谋。他也未必没有反抗的力量。

    这么想完。面上更冷的看着不断做出古怪动作的茶九,时行好象变成了一座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只有在心中对于茶九的动作疑惑之时才开口问问。便如此玄:“本九,你这是什么阵法,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居然如此复杂如此玄妙,可否详细说说?”

    “不行,此乃我白狐一族最为高深的秘密。别说你乃一人类修者了,便算是我族之人。没有天大机缘都不能学习。

    我只能告诉你。此阵有操控其他地方灵力的效果。你可以自己感觉片玄,此塔内的灵力,是不是缓慢在汇聚。”答九很痛快的回道,把愿意说的全部说了出来。

    时行也知道此乃是她的秘密,见她不愿意多说,他也就不再多问。只是一直在旁仔细观察着。希望可以通过自己的观察得到一些奥妙。虽然进展基本上是没有,却也没有打消他本身的热情,一直站在旁边仔细看着。丝毫没有遗漏。

    茶九对此好象也不是太过介意,也不出语驱赶,而是好象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旁若无人的继续着自己的动作。不时放几滴血画阵,不时弄几根狐毛作为阵点。十分繁忙的样子。

    在宫殿之内,时间的流逝很难被人察觉。不知道过了多久,时行只知道整个宫殿都被茶九化出了一个巨大一,,芊之后,她才终于停了下来。才一停下,她便一屁股型览儿上,对着时行道:“果然是老了,想我年轻之时,就算是连续布一年的阵法,都不会如此不堪。现在仅仅一月,就差点不能坚持下来。还好总算是完成,不然一切全部都白费了功夫。”

    “你活了多少年?我听说妖物的寿元都十分漫长,你修为如此之高,当年的地位也是万妖之上。应该有不少办法维持自己的魂魄吧?”时行对这点倒是十分有兴趣。马上开口问了出来。

    “让我想想,我自己都不大记得我活了多少年了。”说完,答九面上真的出神起来,好象在回忆自己的所有过去一般。过了好半天,才不大确定的开口道:“至少有八千年了,只会多不会少。在这宫殿内,对于时间不是太过敏感,也许会少算几年

    “那你还剩多少寿元?”虽然早已知道这个数字会很漫长。时行仍然被震惊,立刻回问道。

    “应该还有八千年吧。达到我这个境界的九尾天狐,如果不被灭杀,都有这个寿元。”本九很是痛快的回道,好象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寿命对于人类来说长的恐怖。

    时行听到此话,懒得和她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道:“恩。不说这个了,你这大阵,现在已经布好,还需要多少的时间才能打开三界之门?不会又要等几个月吧?这实在是太久了点,在这宫殿我已经待的有些气闷了。”时行的话中有了一丝急意,仿佛不愿再等。

    “宇兄,三界之门可不是小事,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打开的。至少还要等五天,你可不要心急。不然出了什么问题可就不美了茶九化为人类后美丽的面容笑了一笑道。

    “好吧,那就再等五日。你可不要哄骗我。”时行听到此,虽然不耐,却也答异了下来。

    耸九见此,也不再说话。而是仔细观察起自己布下的大阵来。在她的感觉中,锁妖塔内数千年存在的能量受到了她那天印绫阵的引导,正在慢慢汇聚而来。这汇聚的速度绝对不能说慢,但是因为塔内的能量实在太过庞大,还必须要保持一段时间才可以完全清理干净。

    五日时间在两人的安静之中诡异的度过,时行一直站的笔直,就连身体都没有动一下,好象全部的精神全部高度紧张起来。而芥九,便没有如此紧张了,一直不时的走动,偶而还会做出一些奇怪的动作。

    而就在此刻,整个宫殿内的大阵在一瞬微微亮了起来,一片片白光冒了出来。这白光没有攻击之力,反而有着一股无比温和的气息,好象要将世间万物全部滋润一般。时行感觉到此,看了看茶九道:“阵好了,可以开始了吧?不要再磨蹭了,等下去实在是浪费时间。”

    “恩,是应该开始了。你现在便把你的人头借我一用吧。”本九满面的和煦微笑,轻轻的说出了恐怖的要求。

    “我的人头?为什么?没有我,你可能早就陨落,这就是你报答我的办法?”没有愤怒,时行的口中充满了不可理解之气。

    “没办法,想要打开三界之门,只有我的天印绫阵是绝对不够的,还少了一样东西,修者的魂魄。你运气不好,其实鬼修或者妖族的魂,魄都可以,但是那鬼修被古寻他们杀了,我族内的两个小辈也已经陨落,只有借你的魂魄一用了。”芥九仍然是温和无比的说道,好象根本不在意时行可能做出的反抗。

    而时行,听到此话之后。也没有愤怒没有畏惧,用有点奇怪的口气说:“原来如此,原来还需要魂魄的帮助,我知道了。”说完,不再说话,也没有动起身体,好象认命一般。

    茶九此刻,面上笑的更加温柔,好象天空中的太阳一般道:“恩,就是如此,借我魂魄一用吧。”说完,身体慢慢动了起来。

    “恩,你本来还有八千年的寿命的,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时行快速的说出此话,浑身灵力轻轻一动。

    只见在他灵力一动之下。茶九惊讶的神色才一冒出,整个身体好象一下变成了火球,一下开始了疯狂的燃烧。在这燃烧之下,答九甚至连一声痛哼都没有发出,直接化为了灰灰,魂魄才一冒出身体,便被她自己布下的大阵吸了进去。

    魂魄才一进入天印绫阵中,整个大阵一下疯狂运行起来,无数金灿光芒冒了出来。在这光芒的笼罩之下,三道漆黑的虚空之猛出现在了空中。左边那道,气息平和,和时行时常感觉到的没有什么两样,正中间那道,魂力缭绕,正是那魂界。而最后那道,却是鬼气森森。才一站在门口,便浑身感觉到了一阵冷气。

    时行此刻,知道时间紧张,将那冥舟放出身体,一个变化诀将舟完全变大,身体一下进入了冥舟之内,冲入了那道鬼界之门。

    他才刚一进入鬼门,便一下消失不见。三门瞬间崩溃消失,整个。大阵完全崩解,整个锁妖塔好象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完全倒塌。整个塔内无数的裂缝空间全部湮灭。无数的妖魂人修,全部死在了塔内。

    大楚三八四只,铜城现,妖塔倒,妖物四起,修真界大战再起。无数的修者在此次大战中身死魂灭,无数的妖物渐渐强大起来。整个大楚,修真的形势完全改变。一切的一切,全部是因为一个人的存在。可惜,无数的修者们,永远不可得知此事的真相。

    而宇时行,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开始在鬼界中的旅途,为了璜儿,为了永恒,为了彼岸,他绝对不会畏惧,也永远不会疲惫,只会永远的追寻下去!!

    重生的修仙之旅,第一部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