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章 回归  重生的修仙之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尺是一个阳疙明媚的清在天空!中,按着脚下姿心讥许多的皇宫,时行微微摇了摇头。好象想到了什么。而在他身边,站着一人。此人一身皇袍,眉目之中精光闪耀,面容虽然显得十分年轻,但是散发出的感觉却十分成熟沧桑,正是朱羽。

    朱羽见时行摇头,心中疑惑,直接开口道:“仙长,您在想什么?我看这皇宫没有什么不好的的方嘛,比起我当年的皇宫,不但大了不少,而且布局也更加大气了

    “呵呵。你误会了,不是这皇宫不好。相反,我只是想到我在这呆了快四百年,一点一点的看着这皇宫慢慢变成了现在的模样,心中有些感叹而已说到这,时行好象想到了什么,面上笑了起来道:“说起来,这么些年,还是你当年最有意思。好不容易打下了天下,住进了皇宫,却是穷的很,根本没钱修楼这前朝的皇宫。仅仅是在最外层重新修缮了一下,自己所住的的方仍然破败不堪。在你寝宫中呆着,经常可以在房间内通过屋顶的窟窿看到天上的星星,到也是美事一件。

    朱羽听了此话,好象也回忆起了什么,过了片刻带着缅怀之色笑笑道:“那时候我还不知逝世上竟有仙长如此的存在,自然以为成为帝王便是最好的归宿二那时候刚刚登基,国库里空的可以跑老鼠,自然没有太多的余钱可以用来做事

    说到这,好象回忆起了当年峥嵘岁月,过了片刻道:“一晃眼,便是快四百年的时间过去。以前的一切,想起来真的好似一场梦一般。现在我才有些理解仙长的追求了呢。小之所以如此说,却是因为朱羽觉得,如果自己是时行,在此方世界中已经可以说是最为强大的存在,那么自然不会想着离开此世界。心中如此想,便也问过时行几次,时行对此,稍微解释一下便不再多说。

    朱羽心中自然不解,直到过了这么多年之后,想起自弓当年的帝王霸业,才能知道时行真正追求的是什么。虽然对于道,对于彼岸,对于成仙他并没有深刻的了解。却也可以知道,只有那样,才是真正的永恒。在此空间内,虽然可以存在无数年岁,但是总归会陨落。这么想着。他便也终于明白了时行如此做的原因。

    “呵呵,你明白便好口这么多年下来,对你,我倒是印象不错。不过我也并不能与你承诺太多的东西,只能说,如果等我回到了修真界之后,有可能的话,便会将你接引过去。不过大概需要一段时间才行。不过反正等我走后,你便会与我的分身一起掌控此世界,能等的岁月倒是足够时行见他懂了自己的追求,直接说道。

    朱羽听到此话。面色没有丝毫动容,过了片刻直接行礼道:“那就多谢仙长了,仙长既然就快要离开此地,不如将我收我弟子吧。对于仙长,我可是佩服的很。如果是我,就算知道自己该要如何选择。都很可能不能割舍掉此世界呢。就是不知道仙长意下如何了

    朱羽如此说,时行倒也并不意外。毕竟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二人虽然不是师徒。但却已经胜似普通的师徒。对于时行与朱羽来说。两人都是心性无比坚韧之辈。信任此物,无比稀少。却不知是二人性子合适,还是长时间积累的缘故,显得倒是十分投契。因为如此,朱羽才会说出此话。

    而在时行心中,这朱羽虽然已经失去肉身。但是凭借他的天赋,就算成为鬼修也绝对是一代强者,自然不会拒绝他此话。因为如此,时行倒也没有多想什么,直接道:“可,就如此吧,你可是我的第一个弟子,不过现在我倒是给不了你什么法宝。我现在所有积累的灵力,都要留着召出分身,日后自回补偿于你

    灵力,和此地的天地能量完全不同,是修真界才有的东西。时行本来成为魂魄状态来了此地。除了强大神识,其他修真之物无论是法宝灵力还是其他什么都不存在。

    但这却也只是斤,暂时的状态,虽然在此世界中自己受到了猛烈的压制,但是也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因为此天地内没有自我的意识存在,便有许多空隙可以使用。而时行,也正是使用此法慢慢的积累从修真界搬运了一些灵力来。

    虽然如此,毕竟是两个不同的世界,灵力聚集的速度自然是无比的缓慢。时行对此,自然是早有预料。预料之中,以他灵力汇聚的速度,大概需要三百年,便可以成功召唤那信仰分身来此。

    对此,他早已经有了精密的计划,而现在,过了三百七十年,灵力自然早就足够。虽然如此。却也要为可能出现的意外做好一些准备。因为如此,多余的灵力自然也不能乱用。毕竟最后时刻,决定可不仅仅是不是能将这天地能量完全吸收,还决定着时行能不能回到那锁妖塔之中。

    在这三百多年之中,对于那锁妖塔,时行有了许多猜想,但却全部无法确认。因为如此,对那塔兴趣自然很大,早就想回那塔那一探。

    就在时行想到此,那听见时行答应收他为徒的朱羽用沉稳中带着一丝兴奋的话语道:“多谢师傅成全了,因为师傅的缘故,我却也想在修真界中一行,让自己能够向着彼岸走去呢。

    等待,我早就想到,所以完全没有关系。恩,只要师傅不要忘了我就行

    见他如此,时行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二接着,二人便全部沉默了下来,站立在天空之中一动不动,好象都在心中想着什么一般。过了许久,一阵柔和的暖风抚上了两人的身体,二人一时间都感觉到阵阵舒爽。

    好象突然醒了过来一般。时行看了看朱羽道:“好了,徒弟,我们现在便回寝宫吧。你身体内虽然已经炼化了不少天地能量,但是却也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还有十年出出的时间,可不能荒废紧众十年的时间,尽量多炼化    …能量,免得到时候不能应付变局说完,也不等朱羽回话,整个身体好象一下如轻柔的飞絮一般。几叮,起落,便飘入了那皇帝的寝宫之中。

    事关自己的性命,朱羽自然也不会大意,直接点头答应,便和时行一起回到了寝宫之中。才一回到宫殿之内,便看到现在的皇帝正躺在库上午休。对于这不知道是自己多少代孙子的皇帝,朱羽倒并没有什么感情。直接走了上去,轻轻的打出了一道微弱的天地能量进入此人的身体之内。

    也许是因为岁月慢慢的流逝,本来气数浓厚无比的大秦国皇帝身体之内对于那天地能量的融合越来越吃力。以前几代,很轻易便能够吸收天地能量,而到了现在,却是无比困难。就箕勉强吸收了能量,身体之内也是无比的排斥。对身体有着很大的损害。

    对此,时行早就发现,却也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再说,他对这一代代的皇帝,自然没有什么感情,也就无所谓排斥不排斥损伤不损伤了。

    就这样,十年时间又是这么过去,时行已经在此地呆了近四百年。在此囊,时行已经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开始冒出了许多微弱的伤口。这一道道伤口虽然并不严重。但却让他明显的感觉到了虚弱。感觉到此,时行自然清楚的知道,是该要离开此地的时候了。

    这么想着,十日前的他便已经开始做起了准备。十日的时间,他用起这几百年来积累下来的灵力布起了一斤小打手  阵,并不高深。而且十分粗浅,效果也很是单一,仅仅是让他浑身灵力流转的更加流畅而已。换在大楚之内。布下此阵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已足够。但是在现在,因为各种原因的干扰,居然用去了十日。

    十日之后的夜晚,整个魂魄都觉得很是疲惫的时行终于停止了动作。而一直在旁观看时行布阵的朱羽却是十分兴奋,围着此阵看个不停。对于他来说,此次可是第一次观看到修真之法,自然可以理解。时行对此,倒也并不在意。朱羽一代帝王,自然不是不知轻重之人,虽然兴奋,也只会小心的看看,并不会破坏此阵。

    夜过去,天光破晓。消息了一夜感觉魂魄中的疲惫已经消失干净的时行站起了身子。

    身乌黑的虚拟道袍已经实力的强大,好象真实存在一般在风中不断的飘荡。之所以有风吹过,自然是因为他们布阵之地是为一露天之处。仔细看四周,便可以发现,此地是为皇陵。四周除了偶尔出现的几个守陵之人外,便再没有了任何多余人存在。不仅仅因为此地安静所以选择,还因为在此的内埋葬了无数代大秦帝王,帝王埋葬之处,都带着一些气数。虽然这些气数大多微弱,但是几个股混合在了一起,倒也有些作用。

    网来此地之时,那朱羽看到了自己的那座陵墓,面上十分古怪,啼笑皆非的感觉。这倒也是,无论是谁,站在自己如此雄伟的墓穴之前,都会有着如此感觉的。而时行,倒并没有空四处去看,才一来到此地,便已经选择了一处地气最为浓厚的地方,开始布起阵来。

    感觉到自己魂魄已经修养完毕,疲惫企消。看着身前虽然粗浅但是已经在完美流转的阵法,时行不再犹豫,对着身边的朱羽使了个眼色,便在口中轻轻的念动起一些法诀来。那朱羽见此,自然知道时行已经开始行动,自然不会有任何干扰动作,安静的站在原地看着时行施

    。

    在他的感觉之巾,随着师傅不断念动法诀,师傅身体之上冒出了一股十分古怪的能量。这能量与现在这些界好象格格不入一般,才一出现,师傅身体之内的天地能量好象一下受到了巨大的刺激一般,开始猛烈的颤动起来,想要扑杀那些师傅口中的灵力。

    时行自然早就预料到此,感觉到身体内庞大无比的天地能量颤动,并不意外,而是运起了自己的神识勉强压制起这一股股能量。虽然这些能量并没有完全被他炼化。毕竟也在他身体内呆了三百多年,倒也并不是太过难。虽然辛苦;但是也勉强压制了下来。感觉到此,时行并没有任何的轻松,现在勉强压制,仅仅是权宜之计而已,并不能持久。因为如此,他口中法诀念的更快,几百年下积累的灵力开始疯狂的流转起来,不断的冒出身体。整个身体就在此玄慢慢的冒出了一层层的青色,一眼看去,显得十分飘渺。

    而也是在此发,时行感觉到因为灵力的冒起,他与自己的肉身法宝法诀虫物好象一下建立了某种古怪的联系。在他的感觉之中。此联系虽然并不微弱,但是并没有多大的力量。如果想要得到什么,还需要加一把火才行。而那信仰分身,自然也是在此刻出现在了他的联系之中。

    就在时行准备做些什么之时,在此世界中的本源意志虽然并没有智慧,却好象也感觉到了时行将要做出破坏天地之间运转的事情,一股股强大的威压一下冒了出来,向着时行降了下去。此次威压与已往相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在以往,虽然噶虐到时行吞噬天地能量,那天地意志好象还能容忍,只是放出无形威压侵袭时行的内心。

    而此次,却是完全不同。此次,那一道道威压,化为了灿金色的实体存在。缓慢却又快速的对着时行身体打来。此玄的时行,本来便要联系自己的分身,再加上还要压制身体之内天地能量的躁动,自然不能做出太多的防御。在此情况之下,那一道道金色威压,好象一条条金龙一般,凶猛无比的打入了时行的魂魄之内。

    威压才一入体,时行整个人便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不适。在这不适之下,时行整魂魄之内好象一下出现了许多阻碍,本来运转顺利的灵力在此刻,一的缓慢起货到此一虽然心中早有预料,时行却龟讹做有此吃惊。他虽然早就想到此事,却没有料到这一道道金色威压居然会如此强大。居然让自己的灵力都可以破坏。

    感觉到与信仰分身本就不太清晰的联系一下变的更加模糊,已经没有退路的时行浑身灵力狂涌,一道灵光不知怎的打出了身子,飞速的打入了朱羽身体之内。朱羽受此一击,魂魄之内一片迷茫,下一个瞬间便直接昏了过去。见此,时行知道再也没有后患,浑身的灵力便不断冒出了身体,魂魄之内的神识一下疯狂的放了出来。而身体内的金色威压。时行好象并不在乎,没有放出任何力量去压制。

    神识才一放出身体,时行便感觉到身体内一直勉强压制住的天地能量开始无比混乱的流动起来,好象要冲出他的魂魄一般。对此,时行早有计算,这些天地能量因为被他吞噬许久,对于自己的魂魄还是有些畏惧,就算想要脱离,大概也需要半柱香的时间。

    半柱香的时间,对他来说已经完全足够。只见神识与身体外微弱的灵力紧密的融合在了一起,才一融合,那与信仰分身本来模糊的联系一下清晰了许多。

    时行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信仰分身现在在一个很是玄妙的空间之中,一动不动,好象失去了意识一般。感觉到此,时行不再犹豫,所有的神识顺着联系向那空间之内打去。

    只是片靠,便进入了空间之中。而就在此刻,浑身的灵力好象已经消耗完毕。本来稳固的联系好象又要崩溃。感觉到此,时行口中喊出了一声:“阵起接着,一股微弱的神识打入了他身体之下的大阵。只见那大阵瞬间冒出了阵阵青光,包裹住了他的魂魄。魂魄受到请光的滋润。只过了一瞬,魂魄内所有残存的微弱灵力好象一下全部被运了起来。一下冒了出来。虽然彼弱,但却止了燃眉之急,本来快要崩溃的联系再次稳固而起。

    而也就在此刻,强大的神识一下打入了分身之中。本来一动不动的分身在此靠好象一下感觉到了什么一般。虚空中的身体猛的一下冒出了无数金光,一对黑目睁了开来。就在双目睁开之时,分身一下感觉到了时行的召唤,猛的一下动了起来。

    接着。好象破碎虚空一般,此分身顺着联系飞速前进。在他飞速的前进之时,身后的通道也是一段一段的崩溃开来,形势看上去无比的紧急。

    那分身也有着自己的意识,知道现在无比紧急,自然是使出了浑身的劲头。飞速的顺着那一道道的联系奔跑而起。一路之下,空虚之间不断冒出阵阵的爆炸之声,便好象是整个空间在此离开始了完全的崩溃一般。

    而时行此刻,整个魂魄之内也是疲惫无比。又要维持联系的存在,又要压制魂魄之内的天地能量,还要抵抗那刚才入体的威压,自然不是简单的事。虽然勉强坚持,时行却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并不能再坚持多久了。

    而那分身,与他心意相通,自然也知此愤。只见分身浑身金光一下大亮。整个身体好象化为了一只巨大的金乌一般,速度再次快了几分,飞速的顺着通道向着时行遁去。在身后空间一片片的爆炸之声中,一片虚空漆黑空间之内,巨大金光飞速的奔跑着。

    总算分身有着自己的意识,终于在整个空间完全爆炸之时,遁到了联系最后的一个关口之中。此关口,看上去平凡无奇,没有任何古怪的地方。但是分身好象感觉到了什么一般,一下停了下来。而在此玄时行的感觉之中,这一道无色的关口,好象是一层坚固无比不可能突破的壁垒。想来,这便是阻挡两个世界的最强屏障了。

    对此。时行当然也早有预料。魂魄之内一股蓝光一下冒了出来,向着那坚固屏障上打去。这蓝光,正是他来到此地之时天鱼遗留在他身体之内的能量。此能量时行早就发现,却一直没有动用,为的,便是打破这最后的屏障。

    天鱼也不知到底是为何物,无比的神妙,这蓝光,也没有让他失望。在他的神识感觉之中,蓝光有一打上屏障。便好象有着融化万物的特性一般。只是瞬间,便在这看上去永不可能被破的屏障之上打出了一斤,细小的缝隙。

    而分身。等的便是此刻。浑身金光一下狂冒,只是一瞬,便钻过了此缝隙。带着无比闪耀的金光,猛的一下出现在了时行身前。分身才一出现。时行没有丝毫的犹豫,身体之内的天地能量疯狂的向着分身身体之内灌注而去。因为此分身玄妙无比,和他本来就是一体,自然没有丝毫的不畅,就好象在自己的身体内流转一般,飞速的进入了分身之

    。

    只是三个呼吸的时间,所有的天地能量便全部进入了分身之中。而身体内的道道金色威压,好象也感觉到了什么,一下冒出了时行的身体,对着分身打去。而时行此刻,却并没有轻松下来。计戈完成了大半,但是最重要的,回到大楚之内还没有成功,自然不能有任何的放

    。

    只见时行猛的一下控制起自己的魂魄,飞速度的对着刚才联系之中的那一道屏障处冲去。只见他的魂魄,一下消失在了皇陵之中,好象一下进入了另外一斤小世界。才一消失,时行便出现在了一片无尽的虚空之中,魂魄因为没有肉身的保护一下感觉到了阵阵不适”

    在此刻。自然没有时间在意此事。只见时行顺着刚才的联系,飞速的在这虚空之中飞遁而起。而在他飞速的遁行之中,无数自我的灵力好象突然冒了出来,不断的凭空出现进入了他的魂魄之中。此些灵力进入魂魄之后,时行整个人一下感觉到力量强大了许多,遁行的速度一下加快了几分。

    而也是在他遁速加快之时,一把血红长剑一下带着无双剑气出现肚”侥的身前小正是绝枭。绝枭出现。时行自然大喜。轻跃生一红长剑,充沛无比的灵力冒出。整个飞剑好象成为一道血光一般,飞速的遁了起私

    虽然四周一片漆黑,时行却也可以通过强大的时行感觉到。天鱼之内的蓝光仍然存在。只要自己速度够快,便可以通过那屏障中的裂缝,回到大楚世界之中。

    不断的飞行之中。无数的法宝好象感应到了时行的气息一般,不断的凭空出现,飘在了时行的身体附近,宝光四起,一路闪耀着飞速的前行着。而也是在此玄,时行魂魄一下感觉到无比的舒适,本来疲惫不棋的魂魄好象一下有了依靠一般,片刻之间放松下来。正是肉身也凭空出现,将他的魂魄保护起来。

    肉身出现。时行心念离开流转,一对漆黑长达三丈的翅膀从他背后张了开来,正是夜翅。夜翅才一出现,便飞快的拍打而起,一股股力量一下冒了出来,本来就是无比迅速的身形再次快上了三分,在漆黑虚空中留下了一道道血红色残影,不断的向前遁去。

    不仅如此小时行身体之内的金丹在此刻也是飞速的旋转起来。在这一下下的旋转之中,无数金色灵力从丹田内冒了出来。灵力才一冒出,时行便马上放了出来,打入了绝枭之中。绝枭吸收此灵力,好象一下变的更加强大。本来就无比迅速的速度再次快了起来。

    在这极速狂遁之下。只是六个呼吸的时间,时行便已经来到了那屏障前。距离屏障还有三十丈之时,时行发现,那天鱼内残存的蓝光在此屏障的攻击之下已经变的微弱无比。本来便不大的缝隙一下缩小了许多,好象随时都可以关闭。

    见此,时行没有丝毫的迟疑。猛的一下将所有法宝收入了储物袋中,浑身银白电弧一下狂冒而起,整个人一下消失在了原地,一下通过了那微弱无比的缝隙。而就在他身形通过那缝隙之时,那蓝光好象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猛的一下完全消失不见。那屏障中的裂缝,也便在此刻完全消失,再也不复存在。

    而时行此亥,心头片亥之中无比的恍惚,整个身体好象一下失去了所有的意识一般。双眼之内一片黑暗。不仅如此,在他的感觉之中。他的肉身好象一下被压缩成为了一条笔直的细线,正在一段不知明的道路上飞速的流动。这感觉很难形容。但却无比奇特。

    此感觉没有持续多久。只是片玄之后,时行整个人便一下恢复了所有的意识。出现在了一条熟悉的通道之内。此通道全为紫色,是为一条狭小无比的道路。正是那条进入大秦世界通道的紫色小路。时行见此,整个人心内在此刻稍微恍惚片刻。毕竟此地的记忆,对于他来说已经过了三百九十年。

    这通道之内果然玄妙无比,时行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在大楚世界中,仅仅过了一个瞬间而已。而也是在这一个瞬间,时行也确实在那大秦世界之内呆了三百九十年。

    恍惚了片亥,时行毕竟心性无比强大,立刻恢复了清明,回身向着小路深处走去。一边走着,还一边对着自己身体内的天鱼放出了神识。在他神识的查看之中。天鱼先是放出蓝光灭了那龙应水,接着又打开了通向大秦的通道。消耗十分巨大。在此刻整个鱼身之内灵力已经变的无比微弱。像走进入了沉睡恢复一般。

    见此,时行心中也走了解,不再去看,收回神识,大步向着小路深处走去。不知是否因为小路内的灵力已经消耗干净,还是别的什么,一路上再也没有出现任何意外,半柱香的时间后,时行已经走出了小

    。

    才一走出小路,他便来到了一处狭小的红铜房间内。此房间直接不过三丈,显得很是破旧。不但如此,房间内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仅仅有着一块看上去十分熟悉的血色圆石,见此,已经在此塔内呆了许久的时行自然知道是何意,也不犹豫,直接站上了圆石。网一站上此石,一股血色灵光便冒了出来,将时行整个人完全包裹。一团团的血光包裹住了时行之后。好象感觉到了什么,飞速的旋转起来,在这猛烈的旋转之中,一团团血光不断的冒出了更加强大的灵力。

    旋转持续了片玄,在灵力达到顶峰之时,所有的血光好象一下消耗掉了所有的力气,猛的一下消失不见。而时行,自然也同时消失在了此房间内,出现在了一座熟悉的红铜塔屋之内。

    网一出现在小屋内。时行便感觉到了三股熟悉的灵压。这三股灵压,也是片玄间感觉到了他的存在。正是高小杨,夜一。与那落寒

    。

    而也是在此时,坤与坎在一处充满碧绿颜色的空间之中。两人同时心头一震。好象感觉到了什么一般,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那坎先行开口道:“坤,你感觉到了没有?居然有人进入了那条破阻通道之内,这怎么可能?我等寻了如此之久,都没有找到此通道的存在。现在我等如何去完成乾的嘱托?”话语中第一次带上了一些慌乱的口气,显然心内十分慌张。

    那坤虽然也是无比诧异,但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听了坎此话,想了许久才道:“我等现在也不能查出到底是何原因,不过此事未必没有回转的余地。我觉得很有可能是那宇时行,此人身怀大气数;如果是他,一切便也说的通。就算是我等。如果没有事先做好准备,入了那通道,进入另外一个世界,根本不可能回到此地

    那坎听了此话,虽然心中仍然惊讶无比,却也知道现在并没有太多其他的办法。在心内想了一想。便也点头道:“恩,你说的对,现在怎么想也没用了。看来我等必须要加快速度了,不然很可能跟不上那宇时行的速度了。如果如此。就算想要交易,都没得谈了

    坤听了此话,点点头。杞血色大戟下冒出了他的身体头血红长发也是翘一,飘扬而起,浑身上下冒出了一股无比狂放的灵压。只见此人握住大戟,疯狂无比的对着这碧绿空间之内的一点上打了过去。只听嚓嚓一声脆,响,只是一瞬,此幻阵完全冉溃。

    两人见此,却也不再说话。猛的走出了此地,向着高塔深处飞速行

    。

    而就在二人破阵而出之时,在此塔内最高之处,一座巨大的宫殿之中。那身负八座高塔名为混零十三的黑豹好象也感觉到了什么。只见他那一对巨大的豹眼中微微闪烁出了一些精光,好象想到了什么一般。

    过了片刻,他那稍显苍老的声音直接响了起来:“茶九,居然有修者进入那通道之后又回到了此塔。这修者倒是厉害。运气也是不错。想必在那世界中呆了几百年,得了不少的好处

    “十三,此事和我等没有太大的关系,你不用太过在意。我等现在,需要去想的,仅仅只有如何从此地脱苦而已。现在此塔内龙蛇混杂,我等棋子活着的已经不多。族内的后辈修为却又并不强大,倒是要好好想个办法才行?。那名为芥九的巨大白狐对此事好象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是十分冷静的开口说道。

    听了此话,那个三好象也觉得有理,不再多余的感叹什么,也放出了自己身体内强大的神识感觉起塔内现在无比混乱的情况来。一下,这巨大的宫殿之内一片安静,除了白狐九条巨尾不断滴落的鲜血声音,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宇兄?你是怎么一四事。我等进入那裂缝空间之内后怎得一直没有看到你?莫非你出了什么意外?。唯我门的大弟子夜一用他那一双银色双目看着时行,稍显疑惑的问道心而也是在他问出此话的时候,他身边的落寒瞳一双没有任何感情存在如寒冰一般的漆黑双目也看向了时行,好象正在等待他的解释。

    时行此刻,经历了四百年的研究,虽然修为没有真个提高,但是实力却是一下提升了许多。对于这两人的忌障,一下少了许多。更别说在他身边,还有着高小杨的存在了。高小杨,虽然也是十分疑惑,但却没有问出什么,而是和他站在了一起。共同对上了这两唯我门的修者。

    “呵呵,两位,我自己也很迷茫。进入那裂缝空间之时,我好象碰到了什么虚空乱流,一下进入了另外的一个空间之中。苦苦想了许久的办法,才离开那鬼地方。没想到和几位还真是有缘,才一脱困,便又看见了几位时行面上微笑,半真半假的说道。

    听了此话,那夜一与落寒瞳自然说不出什么,也不好再继续深问。四人一时沉默了下来,过了片刻之后,还是时行开口道:“对了,两位的小师弟呢?怎得没有看见他的存在?莫非也和各位失散了?。

    那夜一听到此话,面上一双长眉皱在了一起,好象对于此话有些不快。过了片玄才开口道:“恩,宇兄说的没错,三师弟不知怎得也失去了踪迹。我等还是小看了此塔内的危险,不过以他的心性与修为,应该也无事吧,说不定等下便如宇兄你一般冒了出来。”

    听了此话,时行心中倒是稍微有些欣喜。虽然他现在对于功法之类的东西有了深刻的了解,如果有足够的时间,必定可以让自己的修为飞速的提升。但是现在他修为其实也并没有什么本质的提高,如果仍然对上唯我门三人的话,倒也有些吃力。现在如此情况,倒是好了许

    。

    在心中想了片褒之后,时行便直接道:“既如此,那我等便继续向前吧。现在这塔内可是卧虎藏龙强修无数,倒是不好浪费太多的时间

    听了他此话,三人都没有什么意见,便在这红铜塔间行了起来。行走之时,时行自然与那高小杨走在一起二高小杨对于时行的失踪倒也很有兴趣,但却也知时行不可能直接说出,便也没有开口问此事,而是说起其他道:“宇兄,发现你总是来的很及时呢。那两人,刚才对我已经起了杀心,我倒是不怕,但是总是个麻烦。进入此地内,还没有得到什么好处,便拼杀起来。倒不是什么好事

    对于高小杨此话,时行并不相信。但他自然也不会去说破,而是笑着道:“只是凑母罢了,高兄也不用想太多,此塔如此玄妙,只要一直走下去,绝对可以得到无数的神妙之物。就怕到时候高兄得的太多,挑花了眼呢

    听了此话,高小杨只是笑了一笑,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一时间,四人全部沉默了下来向着前方走去。走了大概百丈,四人突然同时感觉到,五股修者强大的灵力突然一下冒了出来。而也就是在灵力才一冒出之时,四人身前突然出现了五位修者。

    这五位修者,修为都是极高。全部是结丹修者。不但如此,五人之中领头之人,甚至有着金丹中期的修为。这五人都是一身青色长袍,袍上绣了几蓬青莲,正是青莲宗之人。

    才一看到此五人,四人全部紧张起来。唯我门二人就不用说了,身为魔道第一大派,已经很青莲宗几大正派打了无数年月,而且现在几派还正在正魔大战,自然是无比在意。而时行,因为刘永之事,对这青莲宗自然没有什么好感,浑身灵力只是一瞬便冒了出来,显然是随时准备出手。而那高小杨,倒是有些奇怪,虽然忌打手  耸这五人,但是却好象并不紧张的样子。

    那五人,全部是不弱者。也是有一出现,便感觉到了四人的存在,一股股强大灵力便也冒了出来。

    时间,几人全部没有说话。对峙起来,四周的空气在此紧张气息之下好象也一下凝固起来一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