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一章 毁面  重生的修仙之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伙人。九位修者。叉分成了两派六正道第,大派青盅噪一名声在修真界广为流传,时行与高小杨心中都是十分清楚。二人都明白,如果现在不和唯我门两修站在一起。这两人可能会被灭杀,但是灭杀两人之后,他们二人的命运必定好不到哪去。也是因为如此,才一看到青莲宗的五位修者,时行与高小杨便互相看了两眼,同时点了点头,做出了决定。

    因为如此,本来还有些剑拔弩张的四人一下站在了一起。时行与高小杨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却也一直站在夜一身边,让夜一知道他们二人的意思。夜一身为此次带领唯我门十一修者的领袖,自然也马上知道了时行二人的意思。知道时行二人如此,夜一心中微微定了下来,一边在心中庆幸没有和时行翻脸。一边对着那五人之中领头之人道:“潇云子,你等想做什么,我心中清楚的很。不过做之前,你最好想清楚了,别等到最后之时后悔

    那青莲宗五人听到此话,有二人面色一下现出怒容,浑身的灵力一下冒了出来,好象随时可能出手一般。而就在那两人就要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灵力准备出手之时,五人中领头修者潇云子轻轻开口道:“皇天皇风,你二人不要冲动,等我和他们谈谈话语中语气并不激烈,但是却带着一股无比宁静的气息。

    那皇天与皇风,听了潇云子此话,不真怎得一下都克制住了动手的意思。好象突然清醒过来,都对着潇云子点了点头同时道:“是,但凭师兄吩咐说完,便退后站到了师兄身后。

    看到此,时行心中惊讶无比。在他的感觉之中,这皇天与皇风二人身体之内的灵压都是无比暴烈,定是修炼某种特殊的功法所致。这二人开始也并不想要直接出手。而是因为控制不住自己身体内的灵力与情绪才会如此。

    而那潇云子,不但没有放出丝毫灵力,甚至连说话的语气都不激烈,只是随意说了一句话,这两人便成功被他安抚下来。这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此人一定有着某种极其特殊的天赋。

    这么想着,时行便也仔细的看了看身前的潇云子。只见此人身材不高不矮,面容一眼看去也仅仅只是端正而已,并没有太多特殊之处,更不会让人觉得英俊。虽然如此。时行却也敏锐无比的感觉到,在此人那普通的面容之下,隐藏着一种无比特殊的气质。这气质不好形容,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感觉到此。时行也清楚的明白,此人这独特的气质,便是他成功安抚住那两修者的原因。虽然心中觉得很是玄妙,时行却也不能直接弄明白,只能暂且放下。

    而那潇云子此刻,安抚住了两个同门之后,面色并没有任何的变化。好象在心中想了一下现在的情况。面上一下笑了出来,接着道:“夜一兄,许久不见,你还是这种直接的性子。不过我倒也喜欢和你这种直接的修者打交道,现在嘛,我确实很想杀你。不过此地诡异,你等实力也不弱,我等暂且不要互相搏杀。”

    说到这,此人好象无比敏锐的察觉到了四人并不是一伙的情况。挑了挑他那双粗密的长眉,洁白无暇的左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接着才道:“原来如此,难怪夜兄旁边的同门我有两位不认识。两位道友,我名潇云子,是此次青莲宗的头领。两位和那夜一肯定也发生了一些不小的冲突,在下和你二人打个商量,不如我等一起把他们二人灭了如何?。

    “哈哈,你这人真人好笑。我确实不大喜欢夜兄几人,但是我更讨厌你等五人呢。如果有机会,定当灭了你们五人高小杨听到此话,没有丝毫的犹豫,狂妄无比的回道。

    “哦?道友胆子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友姓甚名甚?如果不介意的话,说出来让在下知道一下,倒也是件好事嘛那潇云子见时行眼中也没有任何意动的意思,倒也并不意外,而是直接对着高小杨说道。

    “你当我傻?我姓什么名什么,你猜的到就猜,猜不到就算,我还会主动告诉你?。高小杨能有万里独行的名号,自然不是傻子,自然不会暴露自己的底细,直接对着潇云子说道。

    潇云子听了此话,不知怎得完全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面上不知为何甚至冒出了一丝微笑。挥了挥手让身后四位因为高小杨话语而愤怒的四位同门平息下来,接着直接开口道:“万里独行高小杨,果然是个有意思的修者

    说到这,完全不去看高小杨惊讶的面容,而是继续说道:“就是不知道高兄此次还能不能这么幸运呢,此次可是危险的很,能不能独行可是要看运气的。哦,对了,高兄在三月前还杀了我门内三位弟子,这个帐,现在暂且先记着。不过高兄你可也要清楚,记着归记着,可是也要还的呢

    听了此番话,除了时行,所有人心中都是无比的惊讶,包括高小杨自己。高小杨心中现在是无比的烦躁,被时行认出便也算了,毕竟时行没有太大的恶意。但是在此刻,居然被那潇云子认了出来,这便不是好事了。不但如此,在他心中怎么都想不通,那潇云子,自己听过几次,修为在青莲宗内虽然不错,但是却也并不突出,怎么可能就这样直接认出自己的?心中想不到答案。自然会十分的焦躁。

    虽然如此,高小杨毕竟也是一代强修,心中乱面上却是不显。好象完全没有被认出真身的愤怒。面色平常的开口道:“哈哈,潇兄心思果然厉害。不过心思厉害并没有太大的用,想帮你那三位同门报仇,可是要实在的修为的。既然潇兄你如此说,那我也便等着你好了。只是潇兄可千万要做好准备,不要让我太过失望啊

    听到此话,潇云子面上再次微微笑了

    火,也不再回此话,双深邃无比乌黑的双目看向了时行煦过。时行便感觉到了此人饱含深意的目光,在这目光之中,好像有着很多的意味。虽然如此,时行倒也没有太大的反应,仍然是好整以暇的与他对望,面上没有丝毫变化。

    那潇云子感觉到此,好象也微微有些惊讶,终于开口:“宇兄,倒是真的不简单,刘永师兄可是找了你很久了小居然一直没有找到你,反而让你修为变的如此强大。既然如此,我也便当没有看到你好了。”

    此人认出了他的真实身份。时行听到此话,心中马上如此想道,浑身的灵力差点一下放了出来。就在此刻,听到了后半句话,马上停了下来。看来这潇云子虽然消息灵通,但是毕竟还不是全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将刘永灭杀在了金湖之上。既然如此。这五人自然也不会直接翻脸。如此一来,倒也没有现在出手的必要了。

    心中如此想着,嘴上倒是一点不慢:“呵呵,潇兄说笑了,只是侥,幸而已。倒是潇兄。消息居然如此灵通而且眼色如此厉害,让在下心中无比的佩服呢

    “够了,你们一个个怎得如此罗嗦。要打,便现在打,不打,就赶快继续前进。在此地浪费什么时间?。那一直没有说话的落寒瞳好象终于不再耐烦,用他那阴寒无比的声音开口说道。

    听到此话,潇云子面上笑了一笑道:“是是,落兄说的对,我等实在太浪费时间了。恩,那我等便暂时联盟吧?先一起向着这塔内深处行进。其他的事情,便到时候再说吧

    他此话说出,另夕、几人自然不会反对,金部点了点头答应下来。这样。九人便暂时行在了一起,虽然互相无比戒备隐隐分成两块,但是却也一同向着塔间之内行去。

    因为青莲宗势大,时行几人自然走在身后。那潇云子见此,好象也并不忌惮他们四人从背后偷袭,好象完全不在意一般,向着塔间深处走去了一路走着,时行神识一边小心的放出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在他的神识感觉之下,高塔此刻现在产生了一些变化。

    首先,便是压制修者灵力的气息已经一下消失不见,好象从来没有存在一般。对此,时行倒也并不在意,感觉到后在心中稍微想了一想便将此事放到了脑后。接着,在这一片片红铜所制的墙壁之上,出现了无数古怪的花纹。这些花纹好象是被上古修者用大法力雕在了墙壁之上。一团团花纹好象有着某种古怪的联系一般,一小片一小片直接聚成了一片巨大的花纹。

    这巨大的花纹无比繁琐,时行虽然也仔细看了许久,但是却也看不出什么头绪。唯一可以肯定的便是,在这花纹之内并没有灵力的存在。按照道理来说,没有灵力的存在,便很可能只是一种装饰而已。虽然知道最大的可能便是如此,时行心中却总觉得在这花纹之种隐藏着某种古怪。因为如此感觉,时行才会一直仔细注意观察着这一团团的巨大花纹。

    而另外八人,也早就注意到了身边墙壁上的大团花纹。那皇天性子最为外向,才一看到花纹,便用他那粗豪的声音道:“师兄,我看这花纹有些古怪呢。不如我等仔细研究一下?别等下着了这花纹内隐藏东西的道

    潇云子听到此话,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道:“恩,这花纹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应该只是装饰而已。没有灵力的存在。我等还是不要浪费时间好了,速速进入高塔之中才是正事。”

    那皇天虽然性子暴躁,但是对于潇云子十分的信服,见他如此说,便也不再多说什么,跟着潇云子向前走着。而在五人身后,那夜一与落寒瞳对视了一眼,好象有些疑惑,却并没有什么证据的存在,便也只好暂且不提。

    路走着,几人虽然互相戒备,速度倒也不慢,大概半柱香的时间之后便来到了一血色圆石前。众人来到此地,对于这锁妖塔内的情况都是无比了解,自然知道此石的作用。看到此石,自然知道不用再面对什么意外,都舒了口起。而也在此玄,那夜一开口道:“潇兄,你等先行进入这石内吧,我等人少,后进也无所谓。”言语之间的意思倒很简单,不过好象完全不担心潇云子五人先行进入之后埋伏偷袭他们。

    那潇云子。听了此话,倒也知道夜一心中是如何所想。毕竟,要是夜一几人虽然比他们五人稍微弱小小一些,但是并不是太大的差距。如果自己五人想要出手灭杀几人,虽然应该能胜。但是定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因为如此,潇云子好象也并没有出手的意思。听到此话,笑着道:“既然夜兄如此意思,那我等便不客气了?。说完,没有丝毫的犹豫,走上了那血色圆石。而他那四位同门,自然也是一样,跟着他一起走上的石中。

    瞬间过去,五人身形一下消失不见,通过圆石离开了此地。见此,夜一看了看时行与高小杨,也不再多说什么,向着那圆石走去。而时行两人。也并没有其他的想法,跟着一同走入了石上。才一走上圆石,红光便又一下冒了出来,包裹住了四人。四人便也在瞬间离开了此地。

    就在四人也离开此地整斤小塔间一下空无一人之后,那墙壁上大片大片的花纹一下发生了强烈的异变。只见那一条条花纹好象一下活了过来一般。在墙壁上疯狂的流转起来。在流转之时,无数的灵力好象突然冒出一般,在本来没有丝毫灵力的花纹之上流动而起。在这不断的流动过程之中,整个墙壁好象慢慢开始融化一般。墙壁中的红铜好象融化开来。无数的红色铜汁一滴滴的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声温度蒸腾的声音。

    无数的红色雾气也在这铜汁滴落时冒了出来,一下删了整个房着,沃一整间房间内好象一下消失在甘七妹与之中,本来坚固稳定的房间一下消失不见。就好象此地本为虚无,根本没有实质的存在。

    时行几人在传送之中自然感觉不到房间的变异,因为都已经用过几次圆石,没有出现丝毫的意外,只是片麦之后,便出现在了一座巨大的房间之中。

    才一出现,几人灵力全部狂冒,浑身宝光也是同时闪耀而起?显然,是为了防御被其他修者偷袭。做好所有准备之后,四人才发现完全没有必要。现在他们四人四周一片光明,没有任何修者存在的气

    虽然如此,这房间,仍然十分的危险。那一片片的光明,并不是凭空出现,而是由一团团红铜颜色的火焰发出。这火焰虽然呆在原地一动不动,但却挡住了四人所有可以前行的道路。不但如此,在几人的感觉之中,这一团团的火焰散发出无比灼热的温度。就算几人现在距离火焰有着至少三丈的距离。仍然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气息。

    就在时行想着一些事情的时候,那夜一突然面色微动,英俊无双的面容好象发现了什么一般。带着一些压抑不住的兴奋道:“火劫之地,好好好,只要我等通过此地。便可以真正进入这锁妖塔的核心地带了

    听到此话,高小杨好象也想起了什么,直接道:“夜兄说的不错,典籍上确实是如此记载的。但是有个严重的问题,我等如何才能通过这火劫之地?别看这火焰现在一动不动,我等要是想要前行,那火焰可绝对不是客气的。这红铜火焰可不是凡火,如果不小心准备,必定陨落

    “无知之见,我等进入此的。怎会不做好万全准备?”那夜一没有回话,而是落寒瞳带着一丝不屑的回话才落,在他与夜一身体之外,都冒起了一层银白的灵光。灵光有一冒出,便放出了剧烈的寒力,让高小杨一瞬都感觉到了不适。

    看到此光,感觉到此寒力。高小杨面上微惊道:“你等居然准备了千年的寒月之水,果然是魔道第一大派。不过还好,我也有些准备说完此话,高小杨身内一阵宝光闪耀而起,一只洁白色蟾珍雕像冒了出来。这雕像也不是太大。只有拳头大小。才一冒出,此洁白蟾给便好象感觉到了火焰墙壁所放出的灵力。一对漆黑的石眼闪烁而出几点黑光,整个身体上白光狂冒,要不是高小杨的约束,直接便要扑上那火焰墙壁。

    见此三人都有法宝,时行好象心中无比无奈的道:“几位都有准备,看来只有我比较难过了说完,也不见他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三人同时明白,时行身体之上并没有什么克制火焰的法宝或者灵物,只能呆在原地等待情况变化了。

    高小杨见此,反应最快,直接对着时行道:“宇兄既然如此,那我便先走一步了,后会有期。”显然,因为时行的缘故,他只能一人独自上路,自然不会耽误时间,免得被那夜一与落寒瞳偷袭。

    见高小杨离去,并不想在此地动手的在一想了一想。便也对时行道:“宇兄,后会有期,我等先走一步了。如果还有再会之日,定当和宇兄把酒言欢说完,也不再多说什么,浑身白光冒的更加猛烈,与落寒瞳一道,向着另外一个火焰方向行去,转瞬便不见了人影。

    时行此刻,好象全不在意。只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象在等待着什么一般。之如此如此,自然是有着自己的依仗。对于这红铜火焰,那另外三人是真心畏惧,时行却只是假装而已。

    在他的感觉之中,这火焰虽然强大,但是比起他浑身的银焰还是要差了许多。在心中对比了一下。时行知道,如果自己强行通过这一道道火焰之墙,并不是什么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不但如此,时行甚至感觉到,对于这火焰,有种古怪的熟悉感觉。好象是身体内的银焰感觉到红铜火焰存在之后发出的感觉。

    也是因为如此,他才会故意说自己没有继续前行的能力而呆在原地。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时行可以无比清晰的感觉到,在这火焰之中,三道各不相同的灵力正在飞速的前进着。那高小杨,因为法宝最为强大的缘故,好象完全没有在这恐怖火焰之中耽误,飞速的行在这可以灭杀金丹修者的强火中。

    而那夜一与落寒瞳,虽然也有准备,但是毕竟不够强大。行进的速度比起高小杨来说,要慢了不少。而渐渐的。因为三人越行越远,在时行的感觉之中三人的气息越来越淡,最后完全消失不见。感觉到此,时行并不急着行动,仍然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时间在此刻飞速度的过去。一斤,时辰便这么过去。感觉这一道道浓烈的火焰已经完全平稳下来。没有任何的波动,时行清楚的知道。那三人在此刻,应该都已经通过了这凶猛的火焰墙壁,自己也到了开始行动的时候。

    虽然如此,时行却仍不急着动作,而是对着身边空无一人的空气中淡淡道“金兄,跟了一路,现在还走出来吧,不然我可是会直接出手的

    他话才落,在他身前两丈之处打手  一修者身形冒了出来。

    只见此人一头少见的灿金色长发,身体无比的强壮,好似妖兽一般,面容也是十分粗豪,正是那失踪了许久的金无一。

    金无一才一现出身形,便直接用他那豪迈的声音道:“宇兄果然厉害,连我师兄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你怎得会发现我的?真是让在下心中疑惑呢。还有,宇兄现在喊我出来,有什么指教?”一边说着,他那强壮身体上的灵力也是片刻之间冒了出来,随时准备动手。

    自然应该如此,时行既然发现了他,却并不叫破,定然有些目的六如果这些目的不是什么好事。金无一自然不燃,快。好象知道他的想法一般,时行面上一片平淡之色,直接道:“喊你出来,原因很简单,借你头颅一用而已说玩此话,红紫双剑直接冒出了他的身体,而也是在此剪,在那金无一身边,无数的银白火焰一下冒了出来,将金无一包裹而起。

    此些银焰,自然是时行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才一进入此地之时,时行强大的神识便感觉到了隐藏无比隐蔽的金无一的存在。对于此修,时行谈不上喜欢或者讨厌。如果他在刚才便跟着那高小杨或者夜一几人前进,时行自然会当没有看到。而此人,却并不如他所想一般动作,一直呆在了此地之中。

    只剩下时行一人,他却又呆在此地,有什么目的,自然很好判断。既然如此,时行自然不会客气。早早的便开始了准备。因为此地红铜火焰无数,时行的神识又无比的强大。

    便在金无一完全没有察觉的时候在他身边布下了无数隐蔽的银焰。那金无一在此情况下。自然没有发现异常,现在便一下被包了个通透。虽然如此,此人却也不愧是金丹修者,虽然躲闪不及,浑身的灵力却也一下猛的放出,抵挡住了银焰。虽然没有脱离危险,也算暂时僵持住了。

    对此,时行没有丝毫意外。灭杀金丹修者,自然不可能只有如此准备。只见时行心念一动,身前一红一紫。一锋锐无比,一钝重无双两把飞剑猛的一下向着金无一打去。不仅如此,煞魂铃也在同时冒了出来,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向着金无一打去。

    双剑速度最快,只是一瞬。便猛的一下打上了金无一的双肩。只听两声闷响,浑身灵力全都用来抵挡银焰的金无一双肩片亥之间被打出了两个巨大的空洞。一口在喉头憋了许久的鲜血一下喷了出来。血液才一喷出,浑身的灵力便一下混乱起来。无数锋锐的剑气一下也攻入了他的经脉之内,无数的剧痛一下冒了出来。

    不仅如此,在灵力混乱之后,抵抗银焰也是无比困难。金无一虽然心中无比愤怒恐惧,却因为根本分不出心神而不能做出任何的抵抗,甚至就连一身的法宝都放不出来,只能勉强抵抗住时行片蔑不停的攻

    。

    在他的感觉之中,那红紫双剑刺穿了他的双肩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掉转了剑身再次向着他的身体刺了过来。

    不但如此,此次双剑刺的是他那拥有一头金发的头颅。

    只是一瞬,双剑便已杀到。那金无一知道此刻万万不能放弃,一声狂吼,七窍之中一下冒出了无数鲜血。这鲜血冒出之后,好象有着意识一般,飞速的化为了巨大的血罩,将他整斤小头颅包裹起来。不但如此,那鲜血好象还有余力一般,分出了一半。向着银焰打去。

    见金无一开始拼命,时行倒也并不意夕”控制着煞魂铃打上了此人的身外的血罩。虽然没有直接打上身体,但是在金无一的感觉中,这古怪铃锁才一打上血罩,他整个人便一阵恍惚冒起。

    虽然比惚十分轻微,但是影响仍然十分严重。    本来就混乱无比的灵力在这瞬间,便如同无数条狂龙一般,完全失去了控制,在他身体之内猛烈的冲击起来。整个人一下伤上加伤,无数的骨骼都在此刻断裂破碎开来。

    金无一此刻虽然无比悔恨,却也知道已经不能回头。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受到无数严重的伤害。再也不敢有任何的拖延。心中一段无比奇异的法诀一下冒了出来,随着法诀的念动,他那千疮百孔的身体一下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只见他那一头灿金色头发中的金色好象活了过来一般,全部向着他的身体内流去?只是一瞬,本来满头的金发一下变成了银白色。而那金光进入身体之后,他整个人好象一下失去了所有意识一般,身体内一股无法形容的巨力猛的一下冒了出来。

    而在时行的感觉之中。此人好象一下变成了妖兽一般。不但没有了任何灵智的存在,整个身体也是一下变成了一钟类似翔凤兽的存在。

    而也是在此刻,只听咯嚓一声,此人头颅之上的血罩直接被双剑打破。因为被银焰包围,金无一此刻并不能够移动。虽然如此,失去意识的他好象完全不在乎双剑的攻击一般,头颅之上金光猛的一下狂冒而起,硬生生的对上了双剑。

    只听两声仿佛金属对撞的声音传来,一向无往不利的双剑居然没有攻破此人头颅之外的金光。猛的一下弹了回来。不但如此,此人挡住双剑攻击之后,虽然身体仍然不能移动,但是背后上却猛的一下长出了三根灰白色的长刃。这三根长刃尖锐无比,才一出现,就一下消失在了原地。而就在长刃消失的下一刻,便直接出现在了时行身前一尺距离,泛着银白色的寒光,猛的对着时行打来。

    对此,时行虽然惊讶却并不慌乱,浑身银白电弧闪烁而起,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同样,在身体消失的下一斤,瞬间,他便直接出现在了此人身后三丈的地方。与此同时,一对漆黑色巨大的夜翅同时冒了出来。

    夜翅才一出现。时行便俯身、前倾小左手之中冒出了无数强烈的银焰。接着,双翅微摆,他整个人便好象一只苍鹰一般,飞速的对着金无一冲去。

    感觉到此,金无一好象发现了危险一般,一声声非人的怒吼声从他口中不断的冒了出来。随着他这一声声怒吼,无数的金光从他身体之中冒了出来,所有的银焰在此负一下完全被吞噬击灭,身体终于得到了自由。

    虽然如此,此刻的金无一却已经完全失了神智,并不知道使用法宝。而是四肢一下全部爬在了地上,一对金色长角从头颅之上冒了出来。接着,他便四肢狂动,如同

    ”汰兽一般。浑身肌肉猛烈动着像着背后生翅的时行扑杀牦。

    两人的速度都快的不能描述,只是瞬间,便一下撞击在了一起。在这一个瞬间之中,二人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做出了无数动作。首先是那金无一一对金角猛烈旋转而起,仿佛精金之钻一般对着时行胸膛去。

    时行见此。只是身体微微左倾,将自己整个右肩送了上去。而银焰汇聚的苍白左手,五指虚张。呈尖抓之像,对着此人胸膛凶狠无比的抓去刁与此同时,一对漆黑的夜翅上无数黑羽闪烁起黑光向着金无一身体四周打了过去。

    只是一瞬。时行整个右肩一下出现了两个巨大的血肉之洞,无数的灵力便这么冒了出来。剧痛侵身。他却好象全无感觉,左手挥爪带着无边巨力抓上了金无一那肌肉横行的胸膛。

    只听一声仿佛扯丝一般的声音,金无一那坚硬了许多的身体仍然抵挡不住时行次爪之威。一下被扯去了一大块血肉,无数的银焰同时顺着此处进入了他的身体之中了

    而那无数的漆黑翅羽,也仿佛一把把飞刀一般,打上了金无一的身

    。

    那金无一受此猛击,吃痛大吼,插入时行右肩的双角猛的一跳,将时行一下挑起了五丈之高。在这一挑之力下,时行整个右肩骨髅全部破碎。如果不是因为修炼的骨典,整个右肩在此一击之下都会被打成血肉碎片。

    腾空而起。时行没有丝毫时间查看自己的右肩,而是无数灵力瞬间打了出来,猛的一下再次放出了无数的银焰,向着金无一打去。那金无一,受了时行凶狠一击,整个胸膛下的皮肉全部破碎。露出了鲜血淋漓的内脏,无数的灵力混乱无其的在他身体之内冲撞起来。

    虽然现在的他因为某种秘法肉身已经强到没边,并不在意灵力的冲撞。但是那野兽一般的心中。也能感觉到,无数银焰正带着无比危险的气息在他身体内流动,随时可能爆发而起。不仅仅是如此,夜翅所放的黑羽,有至少百根刺肉了他的身体。

    股股毒液也在此刻冒了出来。这毒液无比的霸道,加上数量足够,只是瞬间,金无一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四周内冒起了阵阵疲惫与剧痛浑身的感觉。仿佛独狼面临绝地,金无一四肢凶横无比的在大地上猛烈一踏,一头银白长发疯狂飞扬,整个人一下腾空而起,向着天空之中的时行扑杀而去。

    就在他飞速移动的身形距离时行不到一丈之时。一红一紫两把飞剑,带着无比威势,挡在了他的身前。因为速度实在太快,金无一根本停不住身形。猛的一下吼出了一声巨大喊叫,撞上了两把飞剑。

    在他已经化为妖兽一般的感觉之中,两道剧痛一下从胸膛之中冒了出来。不但如此。一直徘徊在他身体之内的银焰一下冒了出来,无数的爆炸在他身体之内响了起来。而天空之中的时行,双眼一下变成了焰瞳的样子,两点白焰一下放出,打上了他的身体。

    三重攻击之下。金无一感觉自己的身体好象是一斤,充满了灵力的大球,一下一下肿胀而起,而在白焰的攻击之下,他整个身体好象一下开始了燃烧一般。那堪比妖兽的身体一下融化开来,一道道小口出现在了他那宽广的胸膛之上。

    胸膛之处才一出现小口,无数的灵力好象一下找到了宣泄之口一般,猛的一下冒了出来。接着,便是一次次猛烈无比的爆炸冒了出来。这爆炸之声之力实在太过强大,就连在这附近的无数红铜火焰好象都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猛烈的飘动起来。

    空中的时行只感觉到无数的血肉打向了自己的身体,只是片刻,他浑身便已经被金无一身体整个爆炸而产生的血肉染的鲜红无比,仿佛地狱之中的修罗出世一般。确定金无一已死,时行控制着自己的身体飞速的降落在了地上。

    就在他网落在地上之时,只听叮当两声,一对金色长角直接插入红铜地面,掉落在了他身前。看了看这一对金角,时行没有仔细研究什么,直接收起了这一对古怪金角。做好此事之后,整个右肩一直压制的疼痛感一下冒了上来,让他整个人都一下打了个趔趄,好象要到在地上一般。知道自己受伤不轻,灵力消耗又是无比巨大,时行便也没有多做什么。换了套干净道袍之后,便直接盘腿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先是将神识全部放入了自己右肩之内。在神识感觉下,整个右肩所有的个头全部破碎成了无数小块,一眼看上去便显得无比惊心。对此,时行倒并不太在意,运起了骨典,身体内的灵力也向着右肩打去。

    灵力才一移动到肩膀之内,一股强了十倍的疼痛冒了出来。就算以时行的心性。面上都一下变的苍白无比,无数细小的汗珠一下冒了出来,整个身体除了右肩全部开始微微颤抖。

    虽然疼痛无比。时行却没有任何放弃的意思,灵力不断的按照某种顺序在右肩之内流动起来。在灵力一下下的流动之中。右肩内的所有碎骨慢慢聚合在了一起,开始了慢慢的恢复。

    这恢复过程持续了许久,大概过了一个时辰。浑身已经被汗水完全打湿的时候。整个右肩内的骨骼才全部恢复完毕,虽然仍然有着一股股的疼痛存在。却已经好了许多。

    感觉到此。时行也不再浪费时间,感觉到自己身体灵力消耗无比巨大,便也不再做其他事情。直接运起了冷焰诀,开始恢复起自己的灵

    时间。无数红铜火焰也一下安静下来,好象沉睡过去一般。

    四周一下寂静无比,再也没有丝毫的声音传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