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二章 元婴  重生的修仙之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皮红铜火焰照耀的空间内。时行安静的坐在原地修炼恢复勺:知过了多久,感觉到浑身已经恢复了全部力量,他才终于睁开了乌黑的双目。睁开双眼。站起身,稍微活动了一下因为久坐而有些麻痹的身体,同时仔细的观察起四周的红铜火焰来?

    神识一点一点的放出,十分轻柔的打入了红铜火焰之中。那一片片的火焰,好象陷入了沉睡一般,没有丝毫的动作。本来强大无比的灵力也十分内敛的进入了火焰最深处,并不显得威势惊人。虽然如此,时行却也清楚的感觉到,在这一片片安静的火焰中。隐藏着多么巨大的能

    。

    对于这一团团火焰,他在心中早就想好了办法。因为那金无一的关系,耽误了许久时间,自然不愿再等待下去。这么想着,观察了片刻火焰后,确定火焰并没有产生变化,便直接收回了外放的神识。与此同时,身体外也冒出了一片片银焰。银焰才一冒出,就好象感觉到了红焰的强大一般。蠢蠢欲动好象要扑入红焰中与红焰争个高下一般。

    感觉到此。时行自然没有丝毫的大意,将一团团银焰束缚在了身体四周,便向着身前的红焰火墙内走了进去。每走一步,便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温度渐渐的变化,一股股热浪,好象可以移动一般,里面而来。对于火焰。时行熟悉无比,在这红焰热浪扑面之下,浑身没有任何的异样,别说汗水,便连炎热的感觉都没有出现。

    之所以如此。倒是因为,那寒蝶正从袋内不断的传出寒力,缓慢的流入他的身体之内。过了片玄,已经走到火焰墙壁前不过一丈的时行突然停下了身子。好象发现了什么一般,整个人一下完全静止了下来。一对焰瞳也在同时冒了出来,两点银焰不断闪烁,全神贯注的观察着身前的火焰。此情,仅仅持续了片刻。片玄之后,时行双目中银焰全消,双眼恢复了正常的样子。而也是在此时,他浑身外的银焰全部猛烈流转起来。因为流转的速度实在太快,远远一看,就好象是身外穿了一件火焰盔甲一般,煞是华丽。

    四步之后,时行整个人带着银焰完全进入了红铜火焰堆积而成的火墙之中。才一进入墙壁之内,他便感到无数灼热无比的灵力从火墙之中冒了出来,将他身体四周的银焰完全包毒而起。在红焰如此强大的攻势之下,时行身外的银焰显得十分弱小的样子。毕竟,数量的对比实在差距太大。

    只见一团团红色火龙好象一下全部清醒,不断的凶猛无比的对着时行身件的银焰攻去。而银焰。在此情况之下,却好象并不危机?虽然仅仅护住了时行的身体不能主动攻击,但却也并没有被攻破的可能。这便是因为银焰的性质极强了,那红焰虽然数量巨大。但是性质下比起银焰要差了许多。完全不能攻破看似稀少的银焰防御。

    步步的在火中穿行,时行感觉到浑身的灵力正在猛烈的消耗。虽然消耗的速度并不太过骇人,却也让他脚下的步子快了许多。一步步向前行走之时。无数红焰碰撞上银焰而产生的爆炸声不断响起,咯嚓之声中,他身体也微微的颤动起来。感觉到了这层层阻挡之力。浑身的骨骼内冒出了阵阵血光,血骨中所蕴涵的能量渐渐的外放出来。

    血骨能量才一出现,整个肉身的力量一下大了许多。微微的颤抖完全停住,似乎艰难在火中移动的脚步也在瞬间快了许多。不但如此,浑身的银焰好象也受到了此刺激,一下变大了许多。完全抵挡住了红焰的爆炸之力。再也没有丝毫的迟缓。

    如此,半柱香之后,时行已经走到了红焰之墙最为外围的地方。红焰之力在此玄也一下变小了许多,消耗了大半灵力的他整斤,人也微微放松下来。最后十步之后,好象感觉一下从一个世界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之中一般,只是瞬间,便踏出了火焰墙壁,身体外的压力一下完全消失,好象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看着身前熟悉的血色圆石,回头看看身后仍然浓烈无比的红焰,时行整斤,人一下放松下来。虽然圆石已经出现,他倒也并不急着进入其中。一是因为他现在灵力消耗过半。自然需要先行修炼恢复片玄再行动。二是因为他还有些事情要做,自然不会直接进入石中。

    个时辰很快在修炼之中过去。浑身灵力已经全部恢复后,时行没有多余的动作。心念一动,一对金黄色的长角出现在了双手之中,正是灭杀那金无一之后所得的宝物。与金无一一战,除了此物之外,再也没有得到其他东西。就连储物袋,也在金无一最后的爆炸之中消失不见。因为如此。时行自然很重视此对金角。才一放在手中,便将自己的神识完全放出。打入了角内,仔细的观察起来。希望可以得到一些

    。

    片亥之后。满脸疑惑的他收回了自己的神识。不知是什么原因,他的神识放出之后。居然不能进入金角之中。便好象是在金角外有两道无形的强大屏障一般。十分的古怪。要知道,现在的他,神识因为天鱼与那快四百年的锻炼,已经是强大无边。如此情况,居然不能突破屏障,心中自然觉得无比诧异。

    虽然如此。现在却也不是浪费时间观察此事之时。心中想了一想没有答案,时行倒也不否多想,直接收起了双角,向着那血色圆上走了过去。一步步向前走去之时,一股玄妙的感觉同时冒了出来。好象这圆石连接的地方无比特殊一般。心中如此感觉,脚步却并没有慢下来,仍然平稳的向着圆石上走去。

    十步之后。站上了那血色圆石。才一站上,熟悉的红光便又冒了出来,将他包裹。下一玄,熟悉的传送感觉再次出现,一个恍惚之后,

    刊,肚座热闹无比的房间中如此其他的描述却是因为才    山见。时行便感觉到了许多修者的灵力。

    大概有三个位修者在此地中徘徊,修者内有些熟人。高小杨、夜一、落寒瞳与那青莲宗五位金丹修者,甚至连易中坤与坎全部在此房间之内。除了这几人之外。还有许多其他修者。这些修者虽然时行并不认识,却也不敢有丝毫的小看。无它,这其他修者全部都有着金丹期的修为。

    加上时行。一共有三十一位金丹修者。这在大楚之内可是个无比骇人的数字。

    而也是在时行网一出现在此地之时,这几个位修者便也将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那高小杨看到时行好象最为开心,才一看到时行,便遁了过来,与时行站到了一起。接着道:“就知道宇兄厉害的很,绝对也能来到此地,过那火墙只是小事一件而已

    见他如此说,时行倒也没有说太多其他,点点头道:“高兄,此地是怎么回事?。说着。看了看在这巨大宫殿之中分出许多派各自坐在一地的修者,话中的疑惑很是浓烈。

    高小杨早知时行会有此问,直接道:“呵呵,为何如此,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到了此地以后,好象已经不能继续向前。我等好象全部被阻在了此地。或者说困在了此地。就是不知道宇兄能不能有些办法

    听到此话小时行心中也觉得无比古怪。不是别的,那唯我门与青莲宗是为正魔第,大门。这两门内师门实力无比强大,对于这锁妖塔应该有着不浅的了解。按照常理。是不应该被困在此地的。现在居然也是如此,时行自然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而且不仅是这两派人如此,就连那坤和坎也被困在了此地。便更说明了现在情况的古怪了。

    因为如此。时行便也不急着答话,而是与高小杨走到了这巨大宫殿中的偏僻角落之中。接着。他便仔细的看了看宫殿之内的情况。这宫殿无比巨大,高有十丈宽达百丈,整个宫殿内除了红铜所制的墙壁外,仅仅有着就盏巨大的油灯挂在墙壁之上。

    这就盏油灯内的灯油显然不是凡物,经历了如此多年岁月的流逝,仍然没有熄灭。稳定的火红焰不断的放出明亮的光芒照耀着整个大殿。不仅如此,也许是灯油的缘故,一股淡淡的清香也不断的从油灯中散发而出小闻上去,显得十分清新。

    因为宫殿之内并没有太多的装饰,只是片刻便观察完毕。因为没有发现丝毫异样之地,时行便也不再多想,直接放出了神识观察起宫殿四周的情况来。神识才一放出。时行便感觉到了一股压抑的感觉。好象在这宫殿内有着某种困阵存在一般。仔细一感觉,却发现根本不是如此。没有任何阵法的存在。不但如此,在宫殿四周,没有丝毫缝隙的存在。那一直会有的血色圆石在此地好象一下消失了一般,没有一

    。

    粗略感觉片衷,没有任何发现,时行便直接开口道:“高兄,此地古怪的很。好象根本没有离开的路,这么多同道都被困在此地,我自然也没有什么发现。只能等等再看了

    听到此话小高小杨并没有太多的意外。毕竟时行也只是和他们相同的金丹修者,自然不会有太大的期望。见他如此说,摸了摸自己高挺的鼻子道:“既然如此,那我二人便一起在此地呆上一段时间吧。说不定过几日便会有些改变了,你觉得呢?”

    时行听到此话。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靠着墙壁坐了下来。而见他如此,那些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修者大部分都将神识收了回去。之所以如此说,却是因为那夜一,潇云子,与那坤三人,好象都十分在意时行,仍然观察着他的情况。

    对此,时行倒也并不在意。好象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一般打手  也不放出神识去攻击三人。只是四处仔细观察起宫殿内的情况来。宫殿内此刻修者不少,但却没有什么喧哗之声,众人各自盘踞在宫殿中的角落中,或三五成群,或独人自坐。全部在研究着这古怪的宫殿。

    仔细看了宫殿许久。时行好象有了一些发现。在他神识探测之下,那一道无形的屏障好象出现了一些裂缝。让他感觉到了宫殿内深处的情况。在这屏障之下。有一股不能用言语形容的气息存在。此气息不是妖气,不是灵气,而是一股苍老无比的深邃气息。

    这气息并不强烈。更没有自己的意识,好象仅仅是宫殿建造厚所产生的地气一般。但时行却可以肯定的知道,此气绝对不是简单的地气。虽然心中并没有太多可以判断的东西,但是就是如此感觉。

    心中如此感觉,自然要想些办法去验证。而就在他心中想着办法的时候,异变突然出现,在众人的感觉之中,一股强大到无法形容的灵压一下冒了出来。众人身体内的金丹在此刻好象都感觉到了无边压力一般,居然一下沉寂了片刻。

    非但如此,在这灵压越来越强的瞬间,时行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象都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好象就要倒在地上。感觉到此,看了看身边的高小杨。时行无比惊讶的发现,高小杨此亥面上一片狰狞,好象在对抗着那凭空出现的灵压。虽然如此,时行却也可以清楚的看到,高小杨虽然奋起全力与那灵压对抗,整个身体却也慢慢失去了所有力气,直直的顺着墙壁倒了下去。

    见此,时行心中大惊。马上放眼四顾。这一望才发现,四周几个位修者,几个位金丹修看好象全部受到了严重的攻击,在这短短的一瞬,全部失去了站立的力量,倒在了地上。感觉到此,虽然还能勉强抵抗那强大灵压,时行却也不再坚持,浑身伪装的颤抖起来。好象终于支撑不住,一下倒

    元婴。一定是元婴修者,甚至可能是元婴中期的修者。只有如此强大的修者,才有可能仅仅凭借气息便一下压制住几个位金丹修者。如此强大的修者出现。时行自然不会有任何其他的想法,直接便伪装不支倒在了地上。虽然如此,却也仔细的注意着四周的情况。

    而也就是在他倒在地上之时,一老看好象瞬间出现在了宫殿中心。此人头小身大。一头苍白长发,面上肌肉有些萎缩,左臂不知什么原因齐肩而断,只剩一只完好的右手。而在他的油肩之上;坐着一只银白羽毛的怪鸟。此鸟浑身上下灵力外放无比汹涌,至少有着金丹初期的实力,十分的骇人。

    那老者才一出现现出身形之时,另外一股猛烈灵压同时冒了出来。比起老者所放灵压。此股灵压没有丝毫的怯弱,才一出现,便稳稳的对上了老这灵压。而那几个位金丹修者,在此刻也同时松了口气,身上的压力一下少了许多。

    这第二股灵压才一出现,一中年修者便也凭空出现,站在了老者身前。此人中年面容。五官拼凑在一起放出一股十分温和的气息。再配上一身青绿色长袍。一双漆黑的芒鞋,挺拔的身材,显得十分潇洒。

    此人才一出现。那老者面色便微变,冷“哼一声道:“古寻。你可是来此阻我?你可要在心中想清楚了,免得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说完,他右肩上的怪鸟好象也感觉到了主人的怒气,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整个宫殿内一时都充满了无数回音。

    那中年修着古寻听了此话,面上温和一笑,直接道:“黄松道友,你却是想太多了。我来到此地,只是意外而已。虽然我门内修者不成器,但是也还不用黄道友教导呢说着,此人双手瞬间度出了两点灵力,打入了仍倒在地上的夜一与落寒瞳。

    这两人吸收了灵力之后,好象终于恢复了力气。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落寒瞳仍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倒是夜一马上对着古寻行了个大礼,恭声道:“谢师祖相救说完此话,二人便一同站到了古寻

    。

    见此,那黄松好象了解了什么。也许是因为知道古寻不会与自己做对,面色渐渐缓和了下来。过了片刻才道:“我倒不知这里还有你两个晚辈,既然如此,那我也便放过他们二人。不过这便是最大的退让了,你切带着你的门人速速退去

    那古寻对于黄松好象有些忌卑,虽然黄松话中有些无礼,却也并不计较。只见他双手同时出现两点白光,瞬间将夜一与落寒瞳护在了光内。接着,白光一下狂闪。光闪之后。三人瞬间消失在了此地。

    见此,黄松满意的点了点头,一双苍老浑浊的双眼带着点点凶毙,看了看还瘫在此地的二十九位金丹修者。看到坤与坎之时,此人好象有些诧异,面色微微动容。虽然如此,他好象也并没有放走此两人的想法,继续打量起其他修看来。

    这几个个金丹修者都是聪慧无比之人,听到此人刚才的话语,都知道这元婴上人好象要用他们做些事情。显然,做了之后。命是不能保留下来的。不然那古寻。也不会这么急着出现带走自己的两位门人。

    虽然心中都知道危险,却没有任何人敢于做出反抗之事。在此地的修者,修为最高的也才金丹中期。对上元婴修者,根本没有丝毫的胜算,就算是想逃得性命,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在此时,这宫殿内的环境可是十分不好。

    虽然刚才那古寻常着弟子离开,但是其他修者却根本不知他是如何做到,就算想逃,都不知该如何逃走。高说,小不过自然不会说出。只是面色抑郁的对着高小杨摇了摇头,好象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一般。而也就在此玄,那黄松也将所有的修者打量完毕,将所有修者观察完毕之后,此人好象十分满意,点了点头,右手在空中轻轻一戈,一股恶风一下飘荡而出,将所有的修者舌在了一起放在了一块。

    二十九个金丹修者一下到了同一块地方,好象商量好了一般,知道此人马上便要动手开始杀戮。一下跃起了两位修者,这两人,一人御飞剑,一人使长斧,带着无边宝光对着那黄松打去。法宝才一放出,这两人便好象商量好了一般,同时捏碎了手中的碧绿灵符。两股绿光一下冒出,带着阵阵传送之力,显然是要将他们二人传送离开此地。

    那黄松见此,苍老狰狞的面上冒起冷笑。见两样法宝向着自己打来。好象全不在意,只走动起右手,握拳向着这两样法宝上打去。只听喀嚓两声脆响,那洁白飞剑与血红长斧好象是纸糊的一般,全部断成了两截,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几声闷响。

    而就在黄松轻松毁宝之时,那两修者在那绿光的作用之下,已经消失在了宫殿之中。那黄松见此,丝毫没有怒意与意外,面上没有丝毫表情,苍老的五指开始飞速的颤动起来,一股股强大无比的灵力出现在了五指之中,化为了五点碧绿灵光小球。

    这五枚小球才一出现。便在五指的作用之下飞速的流转而起,同时不断的互相碰撞。无数声让时行都觉得不可承受的撞击声仅仅持续了一瞬,片刻之后,好象已经确定了什么。那黄松五指微张,接着猛的一抓,手臂一下狂甩。身前一下出现了那两位本应该已经逃走的金丹修者。

    看着这两个三元宗的金丹修者,黄松面色微冷,心年一动,五点碧绿小球分成两半打入了此两人身体之内。两人同时发出了一声剧痛之下无法忍耐的”二声。接着。便好象失去了所有力气。直接倒在了黄松儿口

    “老贼,你敢杀我。我师祖定当奉我报仇,灭你魂魄,杀你门人感觉到自己的金丹在此碧绿光球的攻击之下消失不见。二人之中年轻一些的修者,知道自己再无反抗之力,内心畏惧之下,好象发泄一般大声喊道。

    “哈哈哈哈哈小辈。好好好,既然你敢如此说话,那我当然要好好招呼你一下才行。三元宗?老祖我纵横修真界的时候。你那门派只是个三流小派而已。没想到千年过去,居然有如此勇气了,这倒正好黄松好象听见了无比好笑的笑话一般,大笑着说道。

    边说着。一条血色长针直接打入了此修者身体之内。

    那血色长针才一进入这修者身体,这修者便一下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血液好象都开始了燃烧。一下冒起了无比恐怖的高温。在这高温侵袭之下,他先是用尽全力忍耐,不让自己喊叫出来。却没想到,那温度一瞬直接又高了几倍,他整个肉身在此刻好象都要融合一般。整个人在此时终于忍耐不住,狂吼惨叫起来

    此人所声凄惨无比,黄松却好象全不在意。只是不断的放出灵力打入血红长针中,在这不断加入灵力的过程之中,那修者浑身的血肉在无比高温的燃烧之下真的开始了融化。无数红色的血浆混合着骨骼肉块流了下来。而那修者。在此刻,好象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不再发出凄惨的叫声,身体各处全部开始了猛烈的抽搐。

    在他这一下下的抽搐之中,躺在地上的时行敏锐的感觉到,此人浑身血肉精华全部进入了他本身的金丹之中。在此情况下。这人的金丹能量一下充足了许多。在此人身体之内一下下的跳跃起来,好象要一下蹦出丹田一般。

    那黄松,持续输入灵力片刻之后,好象觉得火候已经足够二独手微动,一股浓烈了数十倍的灵力打在了此人身体之上。在此一击直下,此人浑身血肉一下完全粉碎,凌乱的爆炸开来。而那黄松在此刻,右手猛的向着虚空一抓,一颗龙眼大小不断跳动闪耀着耀眼金光的东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正是被他灭杀修者的金丹。

    见黄松居然如此残忍,连死人的金丹都不放过,那另外一个逃跑的修者浑身一下颤抖个不停。不但不敢对黄松有任何的不敬,反而用一双乌黑的眼睛带着浓烈的乞求之意看着黄松,希望可以让他饶自己一命。

    显然,黄松便是为这二十九颗金丹而来,对于这人眼申的乞求没有任何感觉。右手轻挥。血红长针打入了此人的身体。与此同时,惨叫声再起。也就在片刻之后,此修者浑身的血肉也完全融化破裂开来,又是一颗金丹出现在了黄松手中。

    黄松得了两颗金丹。好象全不在意剩下的修者做出什么反抗之举。而是全神贯注的看着手中的两颗金丹,好象在确认着什么一般。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好象确认了金丹的作用,他那苍老的面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接着,便再次看向了仍然活着的二十七位修着。

    就在黄松看过幕之时。那一直没有任何异动的坤与坎突然动了起来。只是一瞬,二人面上的狰狞面具黑光狂冒,接着,坤身体内那带着无尽杀戮气息的血红小刀一小浮现而出,对着黄松凶狠的打了过去。

    感觉到此。黄松一直没有丝毫变化的面容终于微微诧异,好象是感觉到了血红小刀的强大。身体内灵力微微一动,一枚洁白颜色的小球冒了出来。此球才一冉现,便放出了无数洁白长丝,一条条的飞速缠上了打来的血红小刀。

    长丝缠上血红小刀,好象并不能够阻挡小刀的攻击。才一接触,便被锋利的小刀切成了两半。对此,黄松并不在意,双目有些出神,好象想到了什么。过了片玄,才回过了神。感觉到那血红小刀就要打上自己的身体,感觉到坤和坎浑身灵力狂冒而起,黄松长叹了一口气。

    好象想到了什么,洁白小球在他的控制之下长丝狂冒,一下化出了千万条,将那血刀紧紧的包裹而起。接着,他便放出了两道白光,才一出现,便打入了坤与坎的身体之内。白光好象没有任何的杀伤力,没有阻到丝毫的阻挡便进入了二人的身体之内。

    接着,将而红长刀握在了手中的黄松猛的摆手,直接将此刃打入了坤的身体之内。接下来。两道白光猛的冒起,光散之后,坤与坎直接消失不见,好象离开了此地。

    时行也在此刻敏锐的感觉到,那黄松好象与坤与坎的长辈有些交情,不然觉得不会放他二人离开。感觉到此,时行心中念头飞转,显然,放走了四人,已经是黄松最大的底线。

    如果不尽快想出离开此地的办法,绝对会陨落在次。虽然心中无比焦急,时行却也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除了高小杨以为,其他修者仿佛已经完全丧失了反抗的勇气。

    这倒也很是正常。金丹期修者虽强,但是对上元婴中期甚至后期的老怪,自然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最开始那两修者的下场便清晰的说明了此事实。

    就在时行如此想着的时候,那黄松好象一下有些恍惚,居然没有再做什么动作,好象呆住了一般。而就在此玄,高小杨浑身绿光狂冒,整个人外貌一下发生了巨大变化。本来普通的面容一下变的无比英俊,带着浓烈的邪气,浑身的灵力也是一下提升了至少一个境界,达到了金丹中期的实力。

    虽然如此。他的实力与那黄松相比也差了许多。黄松感觉到此,微微有些意外小却没有丝毫的慌乱。心念一动,一把闪着七彩光芒的飞剑直接出现在了他身体之前。此剑才一出现,一下消”肚;原地。下一刻。便直直的插入了高小杨的头颅之中。…

    高小杨受此一击,浑身灵力一下停止了运动,整个人好象一下沉睡过去,直接倒在了地上。浑身刚刚产生的变化一下完全消失,好象从来不曾存在一般。非但如此,随着那把七彩飞剑渐渐持续散发出灵力,高小杨的身体外好象都镀上了一层彩光外壳。

    黄松对此,好象十分满意的样子,苍老的面上浮现出一丝欣喜。而时行心中,现在十分的焦躁。对上此人,修为差距实在太大,根本想不出任何可行的办法。虽如此,他却也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在他的感觉之中,虽然黄松强大无比,但是自己也有几样保命的办法。虽然并不一定能够实现。却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在他心中不停想着离开的办法之时,那黄松好象也一时腾不出手,不再灭杀修者,而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被七彩光壳包围住的高小杨身上。高小杨此玄浑身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气息。一动不动。经脉内的灵力因为失去了心神控制,也是一样,仿佛睡着一般。

    虽如此,黄松不知怎得仍然没有任何的大意之色,反而将自己元婴期强大无比的神识放出打入了高小杨身体之内。因为神识实在太过强大,便好象一条苍龙活了过来一般,所有的修者全部清晰的感觉到。时行心中却是一下想到了什么,心内微微惊讶。

    莫非,高小杨身体之内还隐藏着一位强大的魂魄?走了,如果不是如此,这黄松怎会在此刻仍然如此小心。显然此人身体之内隐藏着什么东西,很可能是古修的魂魄。时行心中如此想着,同时因为暂时安全下来,焦急的内心也稍微平复了下来。

    时间在就在古怪的安静中一点一点的过去,在此过程中,有三位金丹修者因为身内有着传送法宝或者灵符,全都用了出来,想要逃离此地。却不想那黄松虽然主要精神集巾在高小杨的肉身上,实力也没有丝毫的下降。对于这想套逃跑的三人,只是随意的用出了几种法诀,甚至连法宝都没有用出。便将这三人灭杀,再次得了三颗金丹。

    见此,剩下的修者们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异动,一个个老实无比的躺在红铜地板之上。而时行,自然也是如此,不到最后时玄,他便不准备强行逃离此地。这其中,黄松的恐怖实力占据了很大的部分。但是心中也同时觉得,如果一直呆在此地,很有可能知道一些东西。

    各人心中都有着自己的想法,时间便这么一点点的过去,那九盏明亮的油灯好象也因为此地凝重的气氛,而显得有些飘渺起来,一股股浓烈的香气也从灯内冒了出来。就在香气冒出之时,那本来一动不动失去了所有生命气息的高小杨,好象突然活了过来。

    只见他身体开始了剧烈的颤抖,一股股时行觉得无比荐生的气息直接冒了出来。非但如此,一直插在他头颅之上的七色飞剑好象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一般。微微动了起来。而剑内的七色剑光也在同时狂冒而出,仿佛要压制住异变的高小杨一般。

    那黄松见此。没有丝毫的意外,面上沉吟之色冒起片刻。接着,好象做出了决断一般。只见他独臂微动,那七色飞剑便直接从高小杨头颅之中拔了出来,回到了他的身前。而就在飞剑才一拔出之时,高小杨头颅之上的空洞瞬间愈合起来,再也不见丝毫的伤痕。

    七色飞剑才一离开,高小杨好象一下失去了所有的束缚,整个人身体内灵力狂冒。好象要将宫殿都要炸开一般。他身体四周的空气好象也受不了此巨大的压力,发出了阵阵噼里啪啦的爆响,显得十分恐

    。

    此状态仅仅持续了一瞬,片刻之后,高小杨身体猛的一下站了起来。本来平凡的面容再次变的无比英俊,一双紧闭的眼睛一下睁了开来。双眼才一睁开。便可以发现,他那双本来乌黑的双目,左眼变成了灰白颜色,右眼虽然仍是漆黑颜色,但却连眼白都消失不见打手  变成了纯粹的漆黑颜色。一眼看去,显得无比的诡异。

    古怪无比的高小杨站起身子,好象大梦初醒,看了看面前的黄松。好象在心中想到了什么,过了片刻直接道:“黄松?你怎得还没陨落?看来我等到都是聪明人话语中,好象十分希望黄松已经死去。

    听到此话,黄松苍老的面上一片笑容,仿佛十分开心,接着道:“哈哈,双凤,你等果然没死。枉我还想将你等洞府找到,看来是我失算了。不过无所谓。以前没做到的,可以现在做话语中,好象对这双凤的洞府很是贪婪,十分想要得到。

    “哦?是嘛?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双凤听了此话,面上也是笑了起来,一黑一百两只古怪的双目猛的一动,两道灵光便从双目中放了出来,在他身前徘徊起来。

    黄松看到此法。好象有些忌惮,过了片刻才开口道:“双凤,你等现在只是夺舍重生而已。比起我来差的很远,想要和我斗,没有什么胜算的。如果你等识趣,将凤髓交出来,我便就此罢手。”

    “笑话,斗不斗的过,斗了才知道。”一道女声从高小杨的口中发了出来,无比的清冷,好象全不将黄松放在眼中。

    听到此话,黄松也知道自己不能直接达到目的打手  大笑道:,“好好好,本来只是想拿几个颗金丹,没想到碰见了你等,那我等便斗过一场

    话落之衷,右臂一动,一道血红灵光冒了出来,将时行等人全部困在了红光之中。

    接着,此人便向着双凤冲了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