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三章 双凤  重生的修仙之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皿光出现,将时行等几个个修者困在其那高小杨,咒,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大多数修者心中都暂时出了一口气,对于他们来说,对上黄松根本没有任何可能逃得性命。而在此刻,出现了一丝变化,那便有了一些逃出性命的希望,自然乐见于此。虽如此,却也没有人敢出手去试探那被黄松放出的血罩。对这血罩。众人心中仍然很是忌惮。

    而时行此刻。却已经放出了神识。因为天鱼的缘故,神识无比强大,并不怕被黄松察觉到自己的动作。也是因为如此,才会如此大胆。神识才一触上血罩。一股稳固厚重的灵力便出现在了他的心头。才一察觉如此,时行心中便想到了破开血罩的办法。

    对于他来说。虽然修为比起黄松要差了许多,但是却并不是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凭借他身怀的秘法与异宝,破开此罩,并不是太大的问题。虽然如此,在此刻他自然也不会出手。而是用神识仔细的观察起血罩来,在关键时刻更好的出手动作。

    而也在此玄。那黄松也已经在瞬间冲到了双凤身前。这双凤,对于黄松也是十分的忌惮。见他凶猛冲来,并不愿意直接硬抗,而是将自己身体内的灵力缓慢的运动起来。灵力流动而起之时,整个人只是微微跨了几步,便瞬间奔出了百丈之远,速度极快。

    那黄松见此。一边继续猛追一边狂笑道:“哈哈,双凤,你二人看来弱的可以啊。虽然夺舍,但是实力还不到颠峰时期的五成。今日果然是老天助我,有你等的元婴修为帮助,一定可以将九界打开

    那双凤本来以为黄松只是想要夺取他二人的修为,猛的听到九界两字。好象听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般,双凤猛的一下停住了飞遁的身形。那清冷女声直接冒出道:“黄松,你莫非疯了?九界通道已经封闭了上万年,你现在想将通道打开?你以为仅仅是连接一个普通的裂缝空间嘛?”

    “哈哈,我怎么做事,不用你教。本来我还没有一定成功的把握,不过现在有了你们二人的元婴力量,便一定可以做到此事。你二人也就不要跑了。就算是拼了命,我也要将你等二人灭杀在此身体之内的那黄松好象十分兴奋,一直冷淡的声音一下变的无比激动,狂吼而出。因为声音中的感情实在太过恐怖,被困在血罩中的二十余位修者虽然心中根本不懂何为九界,每个人心中却好象也感觉到了某些不好的事情。

    那双凤,黑凤真人与白凰仙子二人,好象也被此人的狂想所吓到。也不再遁,一黑一白两道恐怖灵光围绕着身体飞速的旋转。接着。黑凤真人先行开口道:“黄松,你做此事,对你可有什么好处?如果没有,你做出来此事。又有什么意义?”

    那黄松见他们二人不再逃遁,好象也不急着出手,七色飞剑在身前缓慢的震动着,站住了身子。面上沉吟了片刻,好象想到了一些东西。过了片刻才开口道:“有没有意义,我并不用和你们二人说清楚。你二人只要乖乖的将你们的元婴之力付冉便足够,其他的东西我自己来解决便足够

    “黄松,莫要猖狂,当年的手下败将,最好不要如此嚣张。”此玄,高小杨的身体中又发出了那冷漠女修声音,显然是那白凰仙子所说。接着,她又继续道:“还有。你莫非以为我等如此多年就没有做出一些准备?这么简单就想灭杀我夫妻二人?真是好笑。”

    说完次话,此女不再说话,而是做出了实际行动。好象感觉到了黄松给他们的压力。高小杨灰白无暇的左眼在此亥一下冒出了无数灵力。这一道道灵力虽然熟练并不恐怖,但是质量无比强大。一直仔细观察着两人对战情况的时行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此乃纯粹无比的元婴期灵力。别的不说。仅仅是稍彼感觉到,便让人觉得无比恐怖,灵力中带着一股毁灭一切的气息。

    非但如此,此道道灰白灵力出现之后,并不分散,而是按照一定顺序流动汇聚在了一起。只是瞬间过去,便融合成为了一把看上去无比秀美的小刀。虽然外观十分美丽,但是在场的修者们。都可以感觉到这把貌似普通小刀内所蕴涵的杀机。

    而那黄松,此刻不知道是如何所想,居然没有动手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看着此女将小刀凝聚完毕,显得很是古怪。大多数被困在血罩中的修者对此,都觉得十分古怪。显然那黄松不是个心软之人,在对方没有贮备好之时出手才是正理,怎得也不应该是现在这

    。

    在这么想着中的修看中,并不包括时行。时行此刻,已经悄悄运起了焰瞳,因为与其他修者保持着很远的距离,加上焰瞳仅仅是微微运起,并没有被其他修者发现。在他闪烁着两点银焰的双眼之中,那高小杨身前汇聚出灰白小刀之时,一股漆黑颜色带着无比恐怖毁灭气息的灵力已经凭空出现在了黄松身前,正是那黑凤真人所放。

    那黄松,好象也早就感觉到此。在他心中,虽然知道自己可以灭杀虚弱的双凤,但是却也清楚的明白,想要不付出任何代价直接灭杀,绝对不可能,仅仅只是幻想而已。因为如此,再加上黑凤速度实在太快,便也没有直接出手,而是让这两人先做好准备。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因为此刻的他也在准备酝酿着一样法诀。时行的双目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十分隐蔽但是威力十分强大的剑气出现在了此人的经脉之中。这道道剑气无比强大,就算有着肉身的遮挡,还是让时行感觉到了无边的锋锐。这锋锐气息,仿佛只是一看,便让时行感觉到自己的双眼生疼,仿佛已经被割伤了一般。

    在三人对峙之时。时行已经将这血十州二透他的感觉中。这血罩虽然强大。但是毕竟只咒贝描仓促间放出的困阵,并不太过难破。对于此罩,他心中已经想出了三个破罩之法。这三个办法。样样都必定将此罩打破。虽然如此。他却并不打算在此刻出手。显然,那黄松灭杀双凤之前,是顾不上他们这些金丹修者的。

    既如此,那便等他们三人搏杀在一起之后再做些什么,才是最好的办法。心中如此想着,时行便也不再研究那血罩,而是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对峙的三人身上。那双凤,好象因为夸含的实在太过仓促,并没有任何法宝可用,仅仅只能使用灵力与黄松对峙。

    而那黄松,好象也不急着用出强宝。只是在身体内汇聚着越来越浓烈的剑气二三人一时间好象显得十分安静,但是三人全部清楚的知道,只要一动起手来,便是几个呼吸间就会分出胜负甚至生死。他们这些元婴期的老怪,用了无数秘法,付出了无数代价,才终于活到了现在。自然全部无比在意自己的生命,真个一定要搏杀起来,自然也一定要取得最后的胜利。

    时间在此刻好象凝固起来一般。只是几个呼吸时间,便好象过了百年一般,无比的难熬。那血罩中的其他修者,因为神识的缘故,在此刻才感觉到三人分别的动作。来不及感叹三人的强大,而是全部开始为自己想起退路来。虽然这些修者比不上时行,却也有着自己的后手准备。在此刻,自然都是蠢蠢欲动,却也全部忍下了冲动。毕竟在此微妙平衡之时,做出些什么的话小是很容易被直接灭杀的,自然只愕忍耐。

    好象过了许久,其实仅仅是一瞬。那黄松苍老的面容不知怎得显的更加老迈,好象半边身子已经进入了坟墓之中一般,对着那双凤二人道:“你等二人已经准备好了吧。那我便不客气直接出手了此话才一落,他整个身体一下金光狂冒。

    这金光实在太过浓烈,才一出现。血罩之中的修者便大半被晃花了眼睛。不但如此,修为差一些没有太多异宝的修者双眼内甚至出现了几道血痕,流出了几道鲜血,显得十分恐怖。而那黄松,说动手,便走动若奔雷一般迅速。金光有一大冒。他那苍老的身体便一下前倾,无数的金光化为了百多把光剑,对着那双凤打去。

    双凤见此,也不惊讶,好象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只见那一直无色无形的漆黑灵光猛的一下冒了出来,化为了一张大网,对着那一把把金色光剑罩了过去。瞬间,至少二个把金剑直接被黑光罩了进去。只见那把把金剑才一被罩在网中,便好象被反向控制住了一般。在网中颤动了几下,便一下回身,向着那黄松打去。

    而也是在此刻,其他金剑已经打在了杀凤身前。那百凰仙子所化而出的灰白小刀,感觉到金剑将要及身。猛的一下爆炸开来,化为了无数把细小无比的灰白小刀。这一把把化出的小刀虽然形状无比微小,对上金剑却并不吃力。好象本来便可以克制住金剑一般,才一对上,便猛的一下消灭了无数把金剑。

    对此,不论是黄松还是时行。心中都没有丝毫的意外。很明显的。这双凤所放出的灵力虽然看上去十分普通?但是却全部是他们二人本源的元婴之力,有着如此威力,十分正常。非但如此,时行还清楚的知道,那双凤二人,现在实在是太过虚弱。沉睡在高小杨身体内多年。却并没有恢复太多的修为。不但如此,他们二人的法宝,不知怎的也不在身边。

    只听一声声灵力与剑气的对撞之声。只是一瞬,那打向双凤身体的金剑,全部消失不见。而那二十余道被黑凤控制的金剑,也在此刻打向了黄松身体。那黄松感觉到金剑及身,并没有丝毫畏惧之意。只见他双手微动,两点血红小球便这么冒了出来,直接脱手而起,撞上了那二个把金剑。

    “砰砰砰砰”一声声巨响在字殿中冒了起来,结实坚固的宫殿在此撞击之下好象也微微的摇动起来?而那九盏稳定无比的巨大油灯在此玄。灯火也是一下飘忽起来:整个宫殿一下黑一下亮,显得十分诡异。

    爆炸持续了片苔,便完全停了下来。那黄松微微点了点头,好象察觉了什么一般道:“双凤,你等倒也不错了,居然保存了如此多的实力。看来此次我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才能灭杀你等呢,不过这倒也没有太大的关系。能够灭杀你二人,什么代价我都可以付出呢。毕竟有了你们的力量,重连九界,是必定成功的事情

    听到他此话,双凤二人好象也知道他所说的乃是实话,一黑一白双眼之中全是凝重。再也没有了其他的情绪,那白凰直接开口道:“黄松。你想些什么,我现在大概也可以知道。不过你还是想的太过美妙了,不要以为我等只有你现在所看到的实力。”

    说完此话,只见高小杨的身体猛的一下变化起来。只见一黑一白两只翅膀凭空从高小杨的脊背之中长出。高小杨虽然已经死去,但是肉身上好象还残留有一些神识。在双翅冒出之时,整个身体好象都被这一对大翅的力量所压制,浑身都开始颤抖起来了

    “白凰,收力。这肉身不能接受我们太多的力量,双凤翅想要全部用出,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别将我等寄居的身体弄出问题了那黑凤放出传音对着自己的道侣说道。

    接着,二人便好象有了默契一般,全部停止了继续放出元婴之力。那白凰虽然知道黑凤说的乃是实话。心中却还是十分不甘。本来对上黄松就十分难以抵抗,现在居然还不能使出全部的力量,心中怎能没有抑郁?接着,她便对着自己的道侣道:“我等还是想办法逃出此地吧,只要给我等百年时间,”工肉身宗仓融合炼化,定能灭杀黄              那黑凤听此,一声苦笑道:“你以为黄松不知道我等的情况?他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为了将这宫殿四周完整的封闭起来。你难道没有感觉到,现在此宫殿内的封印变的越来越重了吗?”说到这。他故意停顿了一下才继续道:“那黄松,当年和我等打了千年,对于我等,了解的很,绝对不会给我们逃走的机会的。既然如此,只能勉强一搏,如果能将此人灭杀,那一切都好。如果不能,我等今日便死在此地吧

    说到这,黑凤好象突然感觉到了什么。那只漆黑无比的眼睛对着血罩之中看了过去,好象发现了什么,又好象什么都没看到。那白凰与道侣心意相通,见他如此,也是看了过去?

    而就在此玄,那黄松好象已经准备完毕。一张血色长幡一下冒了出来,此幡全身通红,有着三丈高,幡上鬼气无比浓烈,无数魂魄隐藏在长幡之中。一见此幡,时行心中一下倒抽了口冷气。在他的感觉之中,这长幡之上至少有着千只魂魄存在其中。不但如此,个个魂魄的力量都是无比强大,有修者的魂魄,有妖兽的魂魄,有强大虫物的魂魄。虽然杂乱无比,但是个个都是无比厉害。

    长幡才一出现,无数血气便凭空冒了出来。那黄松对此,好象早已习惯,没有丝毫的意外之处。接着,他那独臂对着血幡一点,放出了一丝灵气。在这一点之下。长幡上隐藏的魂魄好象受到了控制一般,瞬间冒了出来。无数狰狞鬼脸,恐怖妖面,骇人虫魂此起彼伏的冒上了幡面,无数恐怖的灵力也在此时散发在了四周。

    “血魂戮源幡,黄松。你居然真的炼成了此宝,你倒真是斤,狠心之人那黑凤才一看到此幡。便直接开口说道。话语中虽然并没有丝毫畏惧存在,但是却有股抑制不住的惊讶,仿佛完全没有想到黄松可能拥有此宝一般。

    黄松听到此话,直接回道:“呵呵,这么多年,我又不像你等只能沉睡,自然做了些事情。说起来也是奇怪,九界关闭之后,这一界修者实在太弱,想要完成此幡实在是简单的很说完此话。他不再多说什么,独臂再此微动。无数的血色魂魄终于冲出了血幡的束缚,个个带着无边暴戾的气息与吼叫,扑向了双凤的身体。

    双凤见此,虽惊不乱。一黑一白两只灵力构成的对翅猛的一下扑扇而动。只是片玄之后,便一下飞上了宫殿上空。飞向天空之后,只见高小杨嘴巴猛的一下张开,好象十分痛苦一般,面色无比狰狞的喷出了一股洁白漆黑混合在一起的火焰。

    此火才一出现,那无数扑杀而来的血色魂魄便好象感觉到了此古怪火焰的恐怖一般,本来飞速移动的身体一下慢了下来。而那火焰见此好象并不在意,直接飞速的燃向了那无数血色魂魄。火焰魂魄才一接触,那无数血色魂魄好象受到了无比巨大的伤害。一声声的嘶吼冒了出来,接着便一下化为了无数白气,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只是片玄时间,这凶狠无双的火焰便一下燃灭了百多个魂魄。而那本来血色狂冒的红幡,血光在此时也一下淡了下来,显然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居然舍得用婴火,你等二人倒是能取含。不过这还不够呢,你以为此幡上只有如此弱小的魂魄?”那黄松见到此婴火,丝毫没有惊讶,只是感叹一句,便再次抬起独臂,将灵力打入了血格之中。只见灵力才一进入血幡,血幡上那张血色大旗猛的一下乱舞而起,无数血毙,再次冒了出来,十股骇人的灵压一下冒了出来?

    只是瞬间,十只三阶形态各异的妖兽魂魄直接从血幡中冒了出来。这十只妖魂才一出现,便全部吼叫着扑舟了那黑白混杂的婴火。也许是因为双凤二人沉寂多年导致婴火威力不够,也许是因为者十只妖兽魂魄太过强大,对上婴火之后,虽然不能消灭此火,却也坚持纠缠起来。

    就在这时,时行突然感觉到血罩之内一下冒出了两股妖气。这两股妖气全部强大无比,绝不弱小,至少有着金丹中期的实力。妖气才一冒出,在角落中躺着好象十分平凡的两位修者一身形面容一下发生了巨大变化。

    只见两人中,一人便为了一浑身漆黑道袍强壮无比的壮汉,而另外一人,变成了一青衣少女。此少女虽然面色秀气,显得好象有些柔弱。但是实力却绝对不弱。比起那大汉,甚至还要强上一些的样子。

    这两妖才一暴露真实身份,便猛的动作起来。那黑衣大汉,没有丝毫犹豫,也不用法宝,直接运起他那一双巨大的拳头,凶狠无比的打在了血罩之上。而那青衣少女,浑身青绿妖力一下冒出,一把金色的大剪一下出现在了她的身前。接着,便也飞向了血罩,猛烈无比的撞击起血罩来。

    两妖动作实在太快。除了时行,其他修者完全没有看清两妖的动作。众人只感觉,好象只是一瞬过后,两人便将这看似坚固的血罩完全打成了飞灰,一下冲出了血罩之中”接着,便见那青衣少女拿出了一块漆黑的古怪令牌,令牌才一出手,两人便好象凭空消失,瞬间消失在了此宫殿之中,仿佛已经传送离开。

    时行将这一切看的分明,却并没有太多的动作。而那双凤与黄松正在激烈斗法,都不愿为此小事分心。而另外的修者,却是实力不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虽然如此,过了片刻。感觉到血罩完全破裂之后,众人好象一下回过神来。或独身或三五成群。各自分散开来向着宫殿四周狂遁而去。显然,众人全部知道此刻是大好时机,全部跑了开来。

    时行此刻自然也是如此。不过他却与其他修者目的并不相同。他浏然己经知道如何离开此宫殿。却好象并不想现在离凡装做不知如何离开,遁向了宫殿内的一处角落之中。接着。便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仍在僵持的双凤与黄松身上。

    而此刻,感觉到了众位修者已经脱困,那双凤因为有两个魂魄存在,白凰便稍微分心道:“你等跑又跑不出去,为何不来援手?我二人如果陨落,你们难道还可幸免嘛?”话语中带着浓烈的不解之意。

    众修听到她此话。却没有一人决定出手。对于达到金丹期的修者来说,没有任何人是傻子。

    虽然知道此女说的话有些道理。但是却并不完全相信。

    就算一同出手灭杀了这黄松,谁能保证这双凤二人会放过他们?这么想来,最理想的情况,自然是他们三位元婴老怪一番搏杀之后全部陨落。虽然众人心中全部知道此事并不大可能出现,却也不愿莽撞出

    。

    而时行此匆,自然也没有出手的意思。实际上,现在的他就算想出手,也有些困难。在他的储物袋之中,此刻正有一股灵力沸腾而起,胡乱冲撞而起想要冲出储物袋,正是那早年间得到的一枚玉瞳简。此玉瞳简古怪无比;就算他达到了金丹实力仍然不能观看玉瞳简内所记载的东西。而这玉瞳简,正是那双凤所遗留下的东西。

    在此刻,这玉瞳简好象是感觉到了双凤真人的灵力气息,居然开始了躁动。而时行此玄。自然不愿暴露此玉瞳简的存在,便不停的放出灵力镇压起玉瞳简的躁动来。

    在他的镇压之下。玉瞳简虽然无比不甘,却也一直没有脱困而出。不但如此,时行也早就想到双凤对此可能十分敏感,灵力镇压住玉瞳简之时,还放出了一丝神识,将玉瞳简外放出的气息也掩盖起来。

    虽然如此,在刚才,那双凤二人,好象仍然感觉到了什么。虽然被时行隐藏而过。时行却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在此时。如果自己出手做些什么的话,镇压之力定要减弱不小,那这双凤玉瞳简。定当被双凤二人感觉到。到了那时,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就在时行一边镇压玉瞳简的躁动一边观察着双凤与黄松对峙之时,那黄松好象终于失去了耐心一般。心念一动,一样古怪的法宝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只见此宝不大,大概一尺长,是为一洁白的小舟打手  舟出现之时,好象还放出了一股很是宁静的气息。

    那双凤,看到此物,却是猛的一惊。那黑凤不禁开口道:“黄松,你居然真个的到了盟舟?此等鬼界秘宝,你怎么可能拥有?莫非在这几千年里你还去过鬼界一次?我夫妇二人看来真是小看你了话才落,高小杨的身体在他控制之下双手抬了起来。不再去管互相扑杀的婴火与妖魂,而是对着虚空此画出许多玄妙的手印象,点点灵力一下冒了出来。

    “呵呵,自然是如此。不然你以为在这一界还有谁能毁我一条臂膀?甚至连再生都做不到。自然只有鬼界了,不过我得了此舟,到也不算太亏。得到此舟之后,我一直没有机会用出,或者说在这一界的修者都强的有限,几个老怪物好象都不理世事。现在碰到你们夫妇,倒是可以用一用,试试效果。”那黄松好象十分得意,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回道。

    听了此话,那双凤二人此刻好象终于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一双手臂挥舞的更快。好象要将身体四周的虚空全部刮开一般。

    而时行在此刻。也终于感觉到。在那看似平凡的洁白小舟之上,蕴涵着一股无比深重的鬼界业力。此业力,带着腐朽、毁灭、衰老、等等无数负面能量。时行很是清楚,如果是他,挨了此舟一击,只怕肉身直接衰老粉碎,魂魄一下被拉成无数碎片,再也没有丝毫意识存在。

    如此恐怖的冥舟。那双凤自然是无比在意,甚至心中还有着一丝淡淡的畏惧。那黄松。好象也并不能自如的操控小舟。心中明知那双月再做出什么,却也不能直接让冥舟攻向二人,而也是同时在口中念出一段段玄妙复杂的法诀,缓慢的操控起小舟来。

    随着他的口诀不断念出小舟上本来隐藏起来的恐怖负面灵力渐渐冒了出来,再也没有丝毫普通的感觉。而在宫殿四周的修者们,也终于知道了此舟的强大。此玄,所有人的心中都在无比庆幸自己没有插手这三人的战斗。

    元婴,看起来与金丹境界相差不多,但是实力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简直就像是巨兽与蝼蚁的差距。时行此衷也有如此感觉,虽然他早知道元婴的强大。但是此刻却是第一次见到元婴修者对战。三人的搏杀,虽然看似并不激烈,但是无论是哪一招,只要对时行打来,他便定会受重伤,甚至直接陨落。

    这么想着,时行自然更不愿让双凤注意到储物袋内的玉瞳简,猛的一下放出了更多的灵力,将那玉瞳简完全的包裹起来。接着打手  便将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那冥舟之上。

    只见那冥舟此玄已经化为了一鬼物,再也不见一丝温和气息?而那黄松,此刻随着口诀不断念出,好象也渐渐的掌握了此舟。只见他浑身的灵力不断的进入此舟之内,一团团灰白色的气雾慢慢的散发出来,将四周的空间全部包裹。

    而那双凤,此玄并不逃遁。而是加快的双手在虚空中捏出法印的速度,随着他不断捏出法印,本来稳固的虚空之中居然慢慢的冒出了两点拳头大小的漆黑空洞。在这空洞之内,好象隐藏着一股灭杀一切生命存在的能量,在空洞之内缓慢的汇聚。

    感觉到冥舟只需三个呼吸之后便可完全操控,黄松一时心情太好,苍老的面上显露出丁请狞的笑容对着双凤道:“你等所想太过天真。以为破公位工便可以挡住我的冥舟?将此宝想的实在太过简单了,要知,这可是我在鬼界杀了一鬼王之后才得到的东西

    那双凤虽然知道黄松说的是为实话,自然也不会放弃生存的希望。好象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双手仍然飞速的在两道虚空裂缝之外戈过,不断的放出阵阵灵力操控着刚刚出现的虚空。而时行次时,一双焰瞳也是猛的运了起来。显然。在此时刻,这三人根本没有余力注意他的变化。双眼银焰大冒之时,看到的东西也就更加清楚。

    那冥舟,仿佛本就不存在此界一般,连接着鬼界无数的能量。整个舟身不断的放出浓烈的鬼气,除此之外,还不断的凭空产生无数强大的能量。这道道能量,虽然并没有外放,却是无比强大,只是双眼看到,时行便感觉到身体好象都不可制止的开始了微微颤抖。而那双凤,此刻不断的控制着虚空。

    在他们二人的控制之下。这两个本来只有拳头大小的虚空慢慢的成长起来。只是一瞬,便各自有了头颅大小。接着。两道虚空好象互相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存在一般,猛的一下靠在了一起,化为了一个大了一倍的巨大虚空。

    虚空之内一片漆黑,无数古怪的能量不断的在虚空之中闪烁而起。不断的冒出阵阵如黑色闪电的能量打在了宫殿之内,整个宫殿在此攻击之下好象也要到塌一般,不断的震动起来。非但如此,时行还可清晰的感觉到,虚空之内并不是一片虚无,好象存在着生命。

    三个呼吸时间很快过去。只是瞬间,那冥舟鬼气狂冒。好象终于被黄松完全控制一般,很是缓慢的向着双凤打去。而那双凤,感觉到此,没有丝毫要比之意,而是站在虚空之后,看着慢慢移动而来的冥

    。

    知道他们二人不是不想跑。而是不能跑,时行心中没有丝毫的惊讶,只是仔细的看着冥舟缓慢的打向了那斗大的虚空。只是瞬间,那本来缓慢的冥舟便已经撞上了虚空。

    白气黑光交汇,整个宫殿好象一下失去了时间存在一般。一切的一切,在众人眼中好象一下慢了下来。只听一阵阵不可形容的撞击声慢慢响起。那九盏油灯在此刻也是猛烈的摇晃起来,接着,只听一声爆炸声。一盏油灯好象一下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居然直接爆炸开来,整个灯内,完全毁坏。

    接着,声声爆炸之声不断响起,只是片刻之后,整个宫殿内便没有了一丝灯光存在。整个宫殿之内除了黑白对撞之地,再也没有了丝毫光亮存在。

    那黄松,好象有些意外,轻哼一声,浑身灵力狂冒而出,打入了那与虚空僵持的冥舟之中。灵力才一进入舟内,整个舟身一下白光大冒。无数洁白烟雾一下冒了出来,本来就强大无比的鬼气一下变的更加的汹涌。接着,那虚空,好象终于坚持不断一般,在冥舟的撞击之下,变的无比不稳,好象随时都可能崩溃一般。

    而也是在此刻,那双凤好象也知道,此疚乃是生死存亡之时。那黑凤猛的一声怒吼,对着白凰道:“凰儿,此次我等不可能全部幸免了。这么多年,没想到最后还是功亏一篑。不过无所谓,你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说完此话,不等白凰说些什么,黑凤的魂魄完全融化开来。在这融化过程之中,无数的灵力从魂魄之内冒了出来。而一股股充沛的元婴之力在此刻,也是一平冒了出来,全部进入了白凰的魂魄之内。白凰虽然心中泣血,却也勉强忍住,不断的吸收着黑凤融魂产生的力量。

    只是瞬间,黑凤魂魄所化的所有力量全部被她吸收。吸收之后,没有丝毫犹豫,猛的一下控制起那本来已经支撑不住的虚空来。那虚空在她所控制之下,只是瞬间过去,便一下充满了无数的力量。本来在冥舟攻击之下十分不稳的空间一下稳固起来。

    不仅如此,此虚空甚至开始缓慢变大起来。在这一下下的变化之中,整个虚空好象一张越变越大的巨空,缓慢却又坚定的将整个冥舟完全包裹在了虚空之中。那黄松此玄,虽然心中无比惊讶,却也不能分心做些什么,只能控制住被吞噬的冥舟。

    接着,那白凰好象感觉到了什见她控制着高小杨的肉身猛的一动,无数漆黑灵力一下冒了出来。灵力冒出,刚一接触到虚空,那虚空便一下爆炸开来。这爆炸来的无比突然,好象只是一刹那,便一下冒了出来。

    在这虚空的爆炸之中,无数混乱无比的灵力从虚空中外放而出,向着宫殿四周打去。在这一下下的攻击之内,整个宫殿上一下出现了无数的裂痕,好象随时都可能倒塌一般。而有些倒霉修者,被此灵力打中,居然是直接陨落,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感觉到此,时行心内无比警惕的观察着四周,随时准备躲避。

    也不知是运气还是其他什么,没有丝毫的灵力打向他所在的地方。虽然如此,因为一下分心。那一直被他隐藏起来的玉瞳简气息,终于在此刻冒出了一丝。

    而就在玉瞳简冒出一丝气息之时,那白凰好象感觉到了什么一般,直接向着时行看了过来。

    而也是在此女看过来之时,猛烈的爆炸终于完全停止,凭空出现的虚空终于消失。而那冥舟,虽然没有直接被毁灭,却也失去了全部的力量,委顿无比的掉落在了宫殿地上,发出了一声脆响。而那黄松,因为法宝受到严重损坏,终于一口浓血喷了出来。

    宫殿内,在此刻,一时间诡异无比的安静了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