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四章 凶斗  重生的修仙之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异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是片刻芒后,那白凰嘶。引了时行身内所散发出的双凤玉瞳简气息,没有丝毫犹豫,猛的一下向着时行扑来。因为速度实在太快,网被爆炸余力震到身体的黄松都没有丝毫的动作。

    只听阵阵裂风之声,白凰一瞬冲到了时行身前。此女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双手直伸。五指虚张开来,一股巨大的吸力瞬间冒了出来。

    好象感觉到了此吸力,那一直安静微微震动的玉瞳简一下狂震起来,想要突破时行的束缚直接冲出袋内。

    感觉到此,时行心中急电一般的思考。只是一刹,便做出了决定。只见他猛的一下收回所有压制玉瞳简的神念,一下将所有的束缚完全放开,将玉瞳简直接送出了储物袋。

    只是片亥,那的到后一直不能打开的玉瞳简放着黑白灵光,冲入了白凰的眉心之中。时行此穷,却并不在意此事,而是猛的一个瞬步,一下飞出了二十多丈。出现在了出现了无数龟甲一般裂纹的宫殿边。

    而那黄松,此褒一脸的懊恼二凭借他的境界,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那玉瞳简绝对不是凡物,才一进入白凰身体之内便让白凰整个人气势一下猛的强大起来。本来稍显疲惫的灵压也好象一下得到了无数大补之物,飞快的增加起来。因为增加的速度实在是太快。白凰身体本束坚固无比的红铜地板,也发出了阵阵咯嚓之声,块块破碎开来,无数细小的铜屑飞舞在了她的身边,显出一种危险的美丽。

    那黄松知道此玄出手已晚,也不多说什么。擦去嘴角的鲜血,猛的一下动起神识收回了已经不堪大用的冥舟,双眉紧紧的锁在一起,心中思考着对策。

    而那白凰,好象也不急着出手,不断的增加自己灵力的时候,看了看已经退到宫殿角落的时行。对于时行,她的心中倒是有些感谢。当年双凤陷入沉睡之时,用了许多时间将两人大半的灵力完全封入了这玉瞳简中,就是为了在无数年后苏醒之时做为大用。计发虽然早就做好,却仍走出了不少意外。最大的便是在二人沉睡之时,这枚玉瞳简却因为种种意外流传出去,经过许多修者的手,最后被时行得到。而也正是被时行得到。她现在才能片刻间吸收这玉瞳简内的灵力,拥有了和黄松一战的力气。

    而此发的时行。一边小心看着对峙中的两人,一边缓慢的放出神念观察宫殿冉的情况。因为刚才虚空与冥舟的爆炸,宫殿内和他一般修为的修者已经死了无数。在神识的感觉中,只有一男一女存活了下来。

    这两人能够活到现在,自然都是聪明人。眼见那黄松与白凰对峙,全部没有出手的意思。都与时行一般,躲在了宫殿的角落之中。

    平日里,时行三人的修为已经足够在修真界内横行。但是在此刻,却没有丝毫的攻击之力,只能提起全部的精神用做自保。虽然如此,三人却也没有绝望,现在的情况很是清晰,那白凰道侣因为黄松而陨落,此女自然不会放过黄松,而会用出所有的力量想要灭杀此人。因此。三人倒还有些活路,暂时没有太大的危险。

    那女修,见两人对峙,悄悄的放出了两道微弱的神念。向着时行与那男修打去。“二位道兄,我等三人现在实力属于最弱的,可要好好计戈联合在一起,不然绝对不可能逃出此地。还有,此宫殿内情况诡异,除了那些有着高人前辈或者异宝的修者,都不能逃出此的。二位兄长如果有什么想法,请快些说出,合我;人之力,还有些逃出的可能。

    这,正是那女修所说的话语了。听了此话,时行心中好象并不在意。也不回话。好象什么都没听到一般,仍然站在原地,仔细的看着黄松与白凰。对他来说,确实也不用在意此话。他已经能够离开此地,之所以冒着危险留下,原因很简单,为了那冥舟而已。

    而也就是在此时。那白凰浑身的灵力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毕竟是两人当年大半的修为,完全恢复后,除了纯度还有些不够外,数量上已经完全压过了黄松。黄松感觉到此,面色更加凝重,一丝凶狠气息也向着时行打来。

    自然,如果不是因为时行所带的玉瞳简,那白凰绝对不是他的对手。而时行,虽然感觉到了这凶狠之意,却并不在意,好象并不把这恐怖的威压放在心上。

    而那黄松,此玄却也没有空暇出手对付时行,只能暂时如此僵持下去。而那白凰,好象已经恢复完毕,只听她一声轻哼,一把洁白无暇散发着浓烈寒气的长剑从她身体之内一下冒了出来。此剑十分细长,无数的冰气飞快的向着宫殿四周冲腾而去。站在远方的三位金丹修者,在此发都同时打了个冷战,好象一下被这寒气侵入身体一般。

    万年玄冰居然也可以铸剑,真是件奇事。才一感觉到那寒气,时行便知道了此剑的材料,心中如此想着。冰剑在修真界并不少见,但是用万年玄冰做材料的便是十分稀少了,如果不是今此可得一见,根本不会知道此事。毕竟万年玄冰不但无比稀少,也十分难以炼化。

    就在他心中飞快想着的时候,那白凰好象不想再多等待,猛的控起冰剑,整个人身体前倾,猛的一下踏在地上,和冰剑一起对着黄松冲

    。

    感觉到白凰与冰剑上传来的强大气息,黄松面上愈发凝重,一股不正常的红晕也冒了上来,好象无数的血气全部在脸上汇合一般。

    接着,只见他左手在身前虚戈几下,一股灵宝气息一下冒了出来。和那冥舟不同。此次的气息中正平和,没有丝毫邪宝与鬼魂气息存在。只是片刻,一冰蓝颜色,拳头大小的的球出现在了他的手前,好象有着灵力的控制,虚空漂浮在了

    这冰蓝小球才一出现;便好象感觉到了主人现在所要面对的危险,猛的一下开始旋转起来。因为旋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无数嗡嗡如蜂鸣一般的急促细声一下下的传了出来。不但如此,无数冰蓝色烟雾也在同一时刻冒了出来。

    那白凰,自然瞬间感觉到了此情。虽如此,她也没有丝毫退缩避让之意,只见她双手飞速的结起无数玄妙诡异的印法来,只是片刻时间,便结出了二十个印法。而随着她不断的结印,身前飞速刺冲的飞剑。好象开始释放自己全部的潜力。无数的冰锐剑气,好象蒸腾一般,疯狂的从剑身内四散而出。

    剑罡,居然是有了剑呈的飞剑,莫非是她的本命法宝?时行才一看到此景,心中如此想道。既然有了剑罡,想要攻破黄松那一看便不简单的冰蓝小球,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了。时行如此想,黄松自然也已经感觉到了那冰剑的强大。

    只听他猛的一声大吼。接着浑身的灵力好象一下活了过来一般,疯狂的冒了出来,飞速的涌入了身前的小球之内。那小小球,在无数灵力的滋润之下,一下蓝光大冒。将他身体完全包裹起来,接着,好象做好了所有的准备,飞速的对着那飞剑撞了上去。

    两宝还没有真正接触,冰蓝气息与那洁白剑罡已经猛的一下撞在了一起。也许是因为气息的差异实在是太过巨大,两气才一接触,便猛烈的纠缠在了一起,开始了浑象的吞噬消灭,一阵阵哮嚓之声也一下传了出来,好象无数的蝉开始了鸣叫一般。

    双耳内冲入此音,时行还好,另夕小两个金丹修看好象根本不能抵抗,浑身气血开始猛烈的流动,双眼中一片模糊,神智好象也渐渐失去了清醒,身体开始摇晃起来。随时可能倒在地上。其中又以那女修抵抗能力最茶,一双手臂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无力的垂了下来。

    冰蓝灵气与洁白剑罡好象不分上下,无论两方如何的努力,都不能直接消灭对方,只能僵持在了原地,好象要等着哪一边先行力竭,那白凰感觉到此,好象不能忍受此事,一声长吟,飞剑内部飞快的爆炸起来。一声声的爆炸,好象是一颗颗的天雷子一般,将无数疯狂的能量飞速的释放出来。

    这能量无色无形,但是危险的气息无比浓烈。才一冒出,便猛的一下向着冰蓝气息上大去。那黄松虽然察觉,一时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去抵挡。只见,那冰蓝能量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消失,显然是被那爆炸之力完全消灭。

    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本来不相上下的两力,一下出现了巨大的转折。那黄松此囊,终于想到了对应的办法,只见他口中轻轻的念动着什么,一股微弱的能量缓慢的从他身体之内释放而出。这微弱的能量才一冒出,便猛的一下进入了那冰蓝小球之内。好象是一种猛烈的催化力,能量才一进入,本来稳定的小球一下蓝光大冒,无数呈雪花状的蓝色小花,一下冲出了小球。对上了那无声无息的爆炸之力。

    很诡异的,两种毁灭之力撞在一起之叫,不但没有丝毫的声音传出,甚至就连混乱的气息都没有散发而出。好象两把钝刀砍在了一起,除了挥刀之人外,其他人根本不能感觉到情况是多么的危险。

    那两金丹修者,好象什么都没发现,一脸的疑惑。而时行,虽然感觉到了危险,却也没有看到什么奇特的情景,唯有神识之中感觉到了阵阵压迫之力。而就在此刻,白凰一声闷。多传了出来,冰剑内的爆炸一下停了下来,好象不能再坚持下去。显然,那黄松的攻击更加高明一些。而也就在此刻,黄松所放的小球好象一下清理了所有的阻挡之物,飞速旋转带着无数细小之声对着那洁白冰剑打了上去。

    就在冰剧马上要受到重创之时,之时,那白凰好像也知道现在所面对的危险,嘴巴微微张开。轻轻的吐出了一斤,“碎”字。而也就在她此字才一出口之时,那把洁白冰剑居然猛的一下“融化。开来,整个飞剑完全不见,只余无数的白雾在她身身不断的旋转徘徊,猛的一看,就好象无数洁白的雾一般,散发出阵阵危险至极的气息,无比快速的将那冰蓝小球完全包裹在了雾气之中。

    才一完全包裹小球。那雾气好象就感觉到了什么,本来洁白的气体一下变的更加白,变成了骸骨一般的颜色,寒冰之力更加猛烈,不断的侵蚀着那冰蓝颜色的小球,好象要将这小球完全冰封一般。而因为这两强大灵力的对撞,本来就已经有些不堪的宫殿上不断的出现无数细小。的裂缝。随着喀嚓之声不断冒出。本来只是细长却并不深的裂缝一下变的无数深刻,好象随时可能倒塌一般。

    而就在此刻,那黄松面色无比幽冷的道:“白凰,你这碎冰法还是和多年前一般,威力居然没有丝毫减弱。不过可惜,现在的你,没有黑凤配合、使出火力,不然我还真不是你的对手一边说着,那苍老的双手一边飞快的动了起来,好象在酝酿着什么重大的变化。

    几个呼吸时间之后;无数冰蓝色气体一下漂浮而起,好象一个巨大的铁壳一般,将黄松整个人包裹了起来,便如凡人穿上了一身盔甲一般。而这盔甲才一穿好。黄松整个人一下全力而动。好似一冰蓝色的怪手,飞速的对着白凰扑杀而去。

    白凰对此好象也有些意外,因为黄松速度实在太快,完全来不及躲闪,只能勉强抬起自己的右臂,挡住了黄松凶狠的一爪。只听一声尖锐的略嚓之声,白凰整条右臂一下断裂开来。而那黄松,好象并不满足于次,借着白凰一挡之力整个身体上约,双腿如两根巨鞭一般,一左一右对着白凰头颅两侧踢去。

    白凰怎么也没想川只,左肉身攻击之力居然如此强大。来不及做出什么抵挡  ”能浑身灵力稍微冒出,以做抵挡之用。显然,如果黄松双腿之力还是如此强大的话,白凰必死。

    而就在此时,时行动了。也不知道他心中是如何所想。只见他背后一对漆黑巨翅猛的一下冒了出来,整个人好象一道被漆黑包围的闪电一般,只是一瞬,便出现在了黄松身体之后。双手早已伸出,两团银白色火焰好象准备许久,向着黄松后备上印去。

    那黄松身为元婴上人,自然不会察觉不到所面临的危险。虽然心中极其不甘,却也只能猛的一下收回了被蓝光包裹的双腿,整个人无比诡异如同陀螺一般在空中一个旋转。放过了白凰,一下跳出了三丈之远。

    而也趁着此时机,白凰心念猛的一动,无数冰剑所化的白雾猛的一下疯狂冒了起来,疯狂的攻击着雾中的小球。只听无数破碎之声猛的一下传了出来,那小球好象终于坚持不住,被白雾完全毁灭。而在两人身前三丈的黄松,因法宝接连被损被毁,一口鲜血终于再压制不住,猛的一下从嘴中喷发出来。

    黄松此刻好象一头受伤的太古凶兽,一双本该平和的双目凶光猛冒,看着身前的白凰与时行,声音无比低沉的道:“打手

    “呵呵,前辈说笑了,晚辈修为差的很,要不是侥幸,可是绝对不能伤害到你的呢时行好象十分谦虚,直接回道,接着继续开口:“不过前辈也要小心了,晚辈到是看出来了,我这冷焰,好象十分客气前辈所修炼的功法呢

    “打手  那黄松好象真的十分忌惮冷焰,居然有些示弱的如此说道。

    “时行对吧?可不要上这老怪的当。现在有我在,他才会如此和你说话。要是你走我陨落的话。此人定会一直追杀你,在这锁妖塔内,你是绝对跑不出他的手心的。现在和我联手,要是能够灭杀此人,你能得到的好处也是十分巨大白凰生怕时行被黄松说道,着急的开口说道。

    而也增,在此刻,那另外两位金丹修看好象也下定的决心,向着白凰与时行所在的地方缓慢行来,看来是打算一同出手对付黄松了。

    “两只老鼠,还想做些什么?。黄松口中不屑的说道,双手微动,两道紫雷凭空出现,猛的一下打在了两人身上。那两人和时行比不论是修为还是法宝都差的太远太远,对这强雷没有丝毫抵抗之力。只听两声悲惨叫声,居然直接陨落在此。

    对此,白凰与时行倒也并不在意,毕竟这两人虽然修为还行,但是法宝功法实在太弱,留着也没有大用。接着,时行沉吟了片亥直接开口道:“前辈说的我倒是知道,让我走也行,只要前辈把那冥舟送给我便行

    “打手  卜子,你知道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想要冥舟?你一定是脑袋坏了,此宝我怎么可能给你?看来你是在拿我老人家开心了,这样,我就留手不得了,只能灭杀你二人了千辛万苦才从鬼界愕到的法宝,黄松自然不可能送于时行,阴冷的说道。

    “哈哈,老鬼,没想到吧?你纵横一世,倒也有被小辈威胁的时候?你别装了,想必你现在心中也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吧?好好好,今日我定当杀你,为黑凤报仇白凰一边如此说着,一边收回了冰剑所化的雾气,无数洁白烟雾好象活了过来一般,不断在她身边缓慢的流转起来。

    虽然看着白凰占据属于高小杨的身体有些奇怪,时行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浑身灵力微动,一红一紫两把强大飞剑一下冒了出来,好象两条颜色不同的飞龙一般,环绕着他的身体猛烈的旋转起来。

    “小子,宝物不少,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命继续用。”黄松知道多说也没有意义,说完此话,整个身体外的蓝光猛烈流动起来,无数冰蓝灵力混合化成的尖锐骨刺狠狠在他身体之外冒了出来,好象一只巨大的刺猬一般。

    “时行小心了,这人的蓝界法相厉害的很。我现在虽然灵力足够,但是毕竟刚刚清醒,很难用出法相。这法相,尖锐锋利无比,号称破尽此界一切,可千万不要硬挡不知走出于什么原因那白凰善意的提醒道。

    “晚了,我的速度也是很快的就在白凰此话网落之时,好象瞬移一般,黄松直接出现在了二人身边因为时行毕竟弱小一些,加上对冷焰的忌惮二他身体外无数的骨刺一下对着时行刺了过去。而时行,一直没有放松自己的警惕,没有丝毫的惊讶,一对巨大夜翅再次冒出,整斤,人好象都化为了一道剧烈黑风,猛的一下向后遁去,险之又险的闪过了那狠狠冰蓝骨刺。躲避过此击,时行没有丝毫停顿之意,心念微动打手  双剑化为红紫两道剑光,猛的杀向了黄松的身体。

    那黄松,好象全不在意两剑,浑身骨刺狂冒,猛的一下伸长,对着白凰刺了过去。也许是因为肉身并没有完全融合,那白凰的速度并不太快打手  闪避不几,只得用身边的白雾挡住了那狠狠骨刺。

    那冰剑所化白雾好象一下实体化了一般,变成了百层白罩,将她的肉身完全护了起来。只听无数道喀嚓之声冒出,只是瞬间,百层防御一下破了一半还多。而那骨刺。因为如此多的阻挡,终于也有些疲惫,缓慢的停了下来。

    而就在此刻,时行双手中出现的十道月斩,已经完全演化完毕,随着他双手急挥,全部飞快的对着黄松身体上打去。而那红卑双剑”好象也一下释放出了全部力量,剑气再谨谨四友发布,盯肌吼0”沁“才那可说是弱小的击强大了太多太多只

    十道月斩还没打上身体,便传出了几声尖锐之音,接着,黄松一声痛哼。十多道骨刺居然被直接斩断,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几声清脆,回音。最后,十道月斩终于打上了黄松的身体,虽然月斩威力不大并不能如双剑一般毁灭骨刺,却也将黄松的身体打的后退了三丈。

    黄松感觉到此,还来不及说些什么。那白凰就已经冲杀到了他的身前。只见白凤此玄浑身血肉全部苍白无比,失去了全部血色,左手之上握着一米粒大小的白球,散发出一股浓烈到黄松都觉得危险无比的凶狠气息。

    细天光华,她居然能使出此法。黄松心中如此想着,终于第一次感觉到了无比的危险。顾不得修补自己手损的法相,心念飞转,无数骨刺全部融化汇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面冰蓝颜色如同墙壁一般的盾牌。

    “砰”的一声,白凰左上了墙壁,整个人因为巨大的对冲之力一下倒飞起来。而手中那点细天光华却已经在那蓝墙只上打出了一点元,比细打手  卜的洞,穿了过去,向着黄松身体之内冲了过去。黄松自然不会察觉不动,危和如此,自然不会有丝毫的犹豫,浑身气血奔腾而起,十指之上一下长出了十道漆黑的指甲,好象个把漆黑飞剑一般,随着指头的动作,不断猛烈的打上了细天光华。

    叮叮当当一阵好似打铁之声传了出来。黄松的十指在此刻已经断了八根,八只手指全部冒出了鲜红的血液。好象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而那细天光华,在此密集的攻击之下,好象也失去了大半的锋芒,网小才那恐怖的气息一下变弱了不少。而也就在此剪,黄松最后的两根黑指一下抓上了细天光华,只见细天光华闪烁了几下,终于一下爆炸开来,虽然将黄松最后两根黑指炸飞,却也完全消失在了空中。

    “哈哈哈,白凰,你这细夭光华比起你颠峥时的实力要差的太远太远了。不过对我来说这也是好事,现在我便来收你的命了。”黄松得意的大笑道,身体微微前倾,准备向肃杀去。

    “前辈,不要忘了我。”一斤小瞬步出现在黄松身后,两只燃着无数洁白火焰的双手无比温柔的打在了黄松双肩之上。也许是因为时行的速度实在太快,也许是因为灵力的消耗实在是太过巨大,黄松终于躲闪不几。被打了个正着。

    只听一声闷口当,黄松双肩上燃着两点银焰飞了出去。又是砰的一声。撞在了身前自己所造的蓝墙之上。那冰蓝色墙壁,好象有着自己的意识。知道撞上来的是自己主人,并没有放出灵力去反击什么。虽如此。在这一撞与火焰的侵袭之下,那本来仅仅在正中哼哼一点米粒大小空洞的蓝墙一下咯嚓之声四散而起,无数道裂痕以小点为中心四散而起。只是瞬间过后,阵阵破碎之音冒了出来,整个墙壁好象一下分成了千百块,一下掉落在了地上。而那黄松。靠着这一撞,控好了身体。虽然无比痛苦。却也分出灵力,将那两团肩膀上的银焰完全消灭。

    就在黄松网一做好此事之时,那白凰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只见白凰身前漂浮着十八条血色红绫,如同十八道绸缎一般,猛的一下缠上了黄松的身体。黄松感觉到此,心中大急,整个身体的灵力狂冲而起。对着这十八道红绫打了上去。不仅如此,他还放出了两样法宝。一样法宝为一碧绿颜色的符咒,另外一样,为十颗银白色的雷球。

    这雷球,好象是专门为了时行准备。才一出现,便因为速度实在太快而化为了十道银光,对着时行冲杀而去。仅仅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打上了时行身体。感觉这雷球强大异常,很难躲过,时行没有丝毫的犹豫,双血红海螺一下放了出来。变的巨大无比,将他整个人完全包裹起来。

    接着,便是一阵阵天雷爆炸之声。从来都是坚固无比没有出现过丝毫破损的海螺在此囊出现了无数道裂缝。虽如此,时行却也来不及观察什么,马上收起了海螺,看向了黄松所在之地。只见那白凰控制的十八道红绫好象受到了巨大气息,无数血红色灵力冒了出来,更加凶狠的缠绕着黄松了而黄松放出的那道碧绿符咒此亥也是绿光大冒,好象要一下将所有的红绫完全吞噬一宝在此刻,正在一个无比微妙的僵持过程之中。

    黄松此刻,心中无比惊骇。在他心中想来,虽然时行修有冷焰诀。但是也不应该如此强大。居然有着这么多强大异宝,感觉到那红紫双剑再次向着他身体凶狠刺来,他的心中。久违的冒起了许久没有过的畏惧之意。显然,时行无数的异宝。终于让他心中害怕起来。虽如此。黄松毕竟是无数次危险中活下来的强修小有一察觉自己心性的问题。马上强行压制,再次放出了一粉红色长刀。此刀才一冒出,便猛的一下变大变成,只是瞬间,便完全挡住了想自己打来的双剑。

    又是一声巨响,黄松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时行也受了些轻伤。而在三人身边的宫殿,再次摇晃起来,好象已经坚持不住。那白凰,对于这一切。全不在意,十八道红绫好似人间最为强大的枷锁,凶狠无比的禁锢着黄松的肉身,不断的释放出腐朽之意无比浓厚的灵力。

    而时行,来不及查看自己的身体,背后的夜翅猛的一振。无数如同漆黑飞刀一般的黑羽飞速的对着被禁锢住肉身体的黄松打了过去。黄松感觉到这无数的飞刀,心如电转,知道自己逃不过一劫,立玄下定决心。舍弃自己的肉身。

    毕竟是活了漫长岁月的老妖,下定决心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只见他浑身气血流动而起,一和他肉身一模一样只是小了许多的元婴直接破身而出。而也就是在他下定如此决定之时,”叼身。终于被十八道红绫完全缠为了无数道细小心带着无数的鲜血,散落在了空中,接着被红绫飞速的吸收。

    吸收了一位元婴修者的力量。那个八道红绫变的更加凶狠,好象化为了一条条凶蛇一般,直接向着网刊飘上天空的黄松元婴上打去。

    黄松此刻心内无比后悔,怎么也没想到今日损失居然如此巨大。在他想来本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居然因为种种意外变成此种模样。到了他这个层次,想要夺舍并不太难,也没有多少限制。但是他本身的肉身,可是经过千锤百炼好不容易达到现在的层次,就这么一下被灭,就算再费百年功夫,可能都不能恢复到开始的状态了,心中怎能不怒不悔?

    虽如此,现在却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感觉到那个八道吸收了自己血肉的红绫向着自己打来,感觉到那叫宇时行修者控制着无数漆黑飞羽向着自己打来,还放出了一条如小龙一般的银焰,他清楚的知道,脱身才是关键。

    心中如此想着,行动上自然不慢,只见他那如婴儿一般的双手握在了一起,摆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势。随着他这姿势摆出。一道道无色无形的能量从身体之内散发而出。这能量散出之后,他一张脸上更加的苍白。显然消耗了巨大的本源之力。

    就在能量散发而出之时。那个八道红绫已经打了上来。好象打入了虚空之中,十八道红绫没有弄出任何声响,直接消失不见,被那无形能量瞬间毁灭。白凰法宝接连被毁,整个人已经虚弱不堪到了极点。虽如此,为了给黑凤报仇,她没有丝毫退缩之意,知道自己碰上的乃是元婴之力,马上一下也破出了高小杨的肉身,飞上了天空。

    只见白凰浑身洁白,乃是一如嫩白如玉的小女孩模样。她才一舍弃肉身,整个身体外便出现了百颗如同冰晶一般的小球小球乃是用纯,粹的元婴本源之力构成,才一看到,便让时行感觉到了阵阵深厚且危险的压力。

    时行此玄,自然不会妄动。猛的一下收回了黑羽,将一对夜翅放松下来,整个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上方。显然并不打算在情况还不清楚的时候出手做些什么,决定慢慢的等待。这倒也不是他太过谨慎,对于元婴修者的强大,他已经十分清楚的知道。在现在这种两人都开始拼命的情况之下,自然不愿出手将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那白凰,好象也知道他心中所想,没有丝毫的催促,只是看着身前同样为元婴飘飞状态的黄松恨声道:“黄松,今日如果不是你太贪心。我们本来不用走到如此地步的。现在既然已经如此,我也就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且看我二人谁的本源之力更加强大吧。”

    说完此话,她并不等黄松回话,整个元婴好象一下开始了燃烧。冰与火的感觉古怪的冒了起来,好象要抓着黄松一同进入幽冥之地一般,完全不顾及自己的存在。凶狠无比的对着黄松冲了过去。而那黄松,自然也知道到了最危险的时发,只见他整个元婴也在瞬间开始了飞速的震动,无数肉眼不可见的能量也是一下冒了出来,没有丝毫的退让,冲向了白凰。

    冰与火,光与暗,黑与白。只是瞬间,无数的能量撞在了一起。一切的一切好象都失去了声音颜色,时间好象也在此刻停止了运动,时行双目中虽然已经冒起银焰,却仍然看不清楚在这光亮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两人的战斗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瞬间,无数洁白的光亮一下凭空冒出,将整个宫殿完全照亮。在这强烈的光亮照耀之下,就算有着焰瞳,时行仍然不能坚持,双眼猛的一下闭在了一起,一股光照而产生的刺痛也在瞬间冒了上来。

    不仅如此,在他的神识感觉之中,无数恐怖到了极点的能量一下四散而起。这些能量中带满了毁灭与狂暴混合的气息,好象要将整个宫殿完全炸开一般。而也就是在宫殿完全支撑不住将要毁灭之时。整斤小宫殿内一下冒出了无数的红光。这红光没有自己的意识,只是机械的出现,将宫殿慢慢的稳了下来。

    无声却恐怖的能量持续了不知多久终于停了下来,时行终于睁开了自己的双目。果然,白凰已死,而那黄松,却还在芶活。没有丝毫的犹豫,红紫双剑再次冲出,飞速的刺向了黄松已经虚弱到只能坐在地上的元婴。

    好象刺入了虚无,两剑居然飞速的穿过了元婴,没有造成丝毫的伤害。“哈哈哈哈哈小子,你以为元婴是鬼魂?你以为元婴如此不堪?居然想用法宝消灭我?告诉你小子,就算用天寒那老匹夫的冷焰。都休想将我毁灭。等我恢复过来,直接夺了你的肉身。”

    “是嘛?”时行冷冷的说道。没有丝毫的惊讶。一对金黄色的小铃锁飘荡而出,轻轻的向着黄松元婴之上打了过去,正是煞魂铃。

    只是一瞬,铃锁便打上了黄松的元婴。只听黄松猛的一声惨叫,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小子,停手,你这是什么法宝?居然可以灭我元盈?。黄松沙哑着大声道,话语中全是不可置信。

    时行听到此话,却没有丝毫回话或停手的意思。心念急动,再次操控起煞魂铃,对着已经虚弱不堪的黄松元婴凶狠无比的打了下去。

    又是一声痛苦的吼叫传了出来,黄松本来平和的面容一下无比的狰狞,好象要生生吃了时行一般。虽如此,他还是口微微张开,想要说些什么。

    对他可能说出的话,时行没有丝毫的兴趣,面色没有丝毫的改变,再次控起煞魂铃,凶狠无比的打了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