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五章 双圣  重生的修仙之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松感觉自只整个示婴在此玄好象都开始崩溃,好象是旧仕川利所制的人像一般,不断的破碎分裂。而他自己的意识之内,除了一股剧烈的疼痛,还有一种模糊仿佛想要沉睡的感觉。心中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生死关头,黄松再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疯狂的运起本源之力来,一头碧绿颜色的婴血也一下喷了出来,浑身冒出了好似玉一般的光芒。

    时行知道此人厉害。对此没有丝毫诧异,仿佛什么都没有看到一般,全部的心念全部操控在煞魂铃之下,一对金色小铃疯狂的摇摆,不时的发出叮当之声。而也是在此熏,铃锁被一层肉眼可见的绿光所挡,虽然铃身金光大冒,却怎么也打不下去。

    黄松最后一搏的力量自然不能小看,时行心中清楚的很,无数血红颜色的剑气在左手疯狂的汇聚,带起了阵阵刺耳风声在这剑气无意的攻击之下,手边墙壁上的红光完全失去了作用,不断有无数裂缝出现在墙壁之下。

    知道时间紧迫,时行顾不上进买内的疼痛,疯狂的放出剑气。只是一瞬,那血红剑气便在他手中化成了一根血红长刀。长刀猛一看去并没有太大的特殊之处。如果不用神识感应,仅仅只是一把普通的刀而已,并不会被人在意。

    而黄松此刻,虽然全力抵挡煞魂铃的进攻不能分心,却感觉到一股无边的危险感觉冲入了他的心头。才一感觉到此,他便看到了时行手中的长刀,心中惊怒想道: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有冷焰诀已经很让人奇怪了,居然还有月神剑。月神剑此法,早就遗失多年,就算是自己,寻找多年也不可得,怎么会被这小子学道?

    显然,黄松现在虽然无比危险,却丝毫没有放下自己的骄傲。在心中仍然称呼时行为小子,好象全不知道他口中的小子,很可能是灭杀他的人。对于他心中所想。时行倒是清楚的很,没有多说哪怕一句话。左手轻轻挥动,长刀便好象活了过来一般,带着无边的血煞之力飞速度向黄松打去。因为速度实在太快,根本不能看清全部,只能模糊的看到,一道血红长线,打向了黄松。

    “啊啊啊啊啊啊!!!”黄松知道自己的生死便在此刻分出。失去了神智,疯狂的吼叫起来。随着他的吼声不断,一股股碧绿烟光冒出了身体,整个人好象真的一下变成了温润的玉佩。

    了一刻,长刀疯狂的打在了他玉光之上。好象菜刀切豆腐一般,黄松竭尽全力放出的防御根本没有丝毫的作用,只是一瞬,便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而这缺口才一出现,黄松又是一口碧血喷了出来,身体外的防御再也无法僵持。全部在片刻之间崩溃。

    而那积蓄力量已久的煞魂铃,在此刻终于失去了所有的束缚,一阵铃锁声疯狂冒出,好象化为了两把金瓜大锤一般,对着黄松身体敲了下去。

    黄松只感觉到一股黑暗一下侵蚀入了自己的意识,下一刻。便好象是被生生撕裂一般,元婴终于支撑不住。只听一声清脆的破裂声,他那元婴,一瞬间完全爆炸开来,化为了无数碧绿烟光,在空中飘荡而起。持续了大概三个呼吸,完全消失,再也看不到丝毫存在的痕迹。

    而也就在此刻,一声叮当声传了出来,正是那掉落在地板之上的冥舟。此舟虽然受了黑凤拼死一击,有着不小的损坏,但却并没失去所有的灵力。只要重新炼制修补,便可恢复完好。而时行此玄。却没有多余的力气做些什么。勉强控制神念将冥舟收入了身体之中,浑身一下失去了所有力气,一下瘫坐到了地上。非但如此,一颗颗汗珠,也在完全脱力之时冒了出来。整斤小身体一下变的无比的虚弱,神识也因为消耗太大,十分昏沉。

    虽如此,时行却也不敢在这危险之地入定修炼,更加不敢熟熟,只能勉强抵挡住疲惫,开始缓慢的修养。索性他的运气在此刻还算不错,此地一直没有其他修者出现,倒是少了不少的危险。

    而也是在此刻,在那漆黑巨大的宫殿中,混零十三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冒了起来。在这巨妖身上的八座小塔,此刻不知为何放出了微微华光:“本九,你感觉到没有?这塔内的封印好象变弱了不少,莫非有元婴修者在塔内打斗?。

    “也许吧。应该如此那名为茶九的白狐,九条巨尾好象也恢复了一丝生气,血液滴落的速度也慢了不少。虽如此,她好象也没有太多高兴的意思,很是冷淡的说道。话落之后,沉吟片废,她才再次开口道:“我等族内的高人只剩我们两人了,那些小辈虽然有心救出我等,但是实力十分虚弱。想要硬破此塔,想来是没有任何可能。这么说来,定当是那些人类修者在这塔内内订了,倒是给了我们一些机会。不过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我们现在就算得出此地,又有什么意义?。

    “至少可以带领我族内的族人重振当年雄风。如果我冲那几个棋子内所得到的情报没有出现意外的话,现在的修真界,和当年是大大的不同了。不知为何。现在的修真界,实力高强的修者无比稀少。

    我等出去了,绝对无人可挡混零十三苍老的声音因为心中所想,有些兴奋,口气也不再那么死气沉重了。

    参九听了这话,一声寒可彻骨的冷笑,接着才道:“十三,你头脑为何还是那般简单?当年那些人修,心思多么阴沉你到现在还没想明白?别说这些修者定布下什么后手了,凭你那几个棋子,能知道多少信息?。

    十三听了这话,一对乌黑巨大豹眼变成了竖形的橄榄形,凶光一下冒了出来:“本九,你说的这些我自然全部知道。但是那又如何?我等脱困,至少比现在这饰州二许等族内现在凋零到了何等地步你心中也清楚儿州,有了我二人,至少会变的好上一些

    “恩。你说的我也知道。不过现在不是说此话的时候,先等我等真的有机会出去了再说吧。现在那打斗好象已经分出胜负了,塔内的封印也重新稳定下来了。说不定我们都只是白高兴一场,没必要想太多的茶九好象本就是个消极的性子,冷冷说道。

    那黑豹十三听了此话,虽然不甘,也知道自己高兴的确实太早了些。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巨大的身体猛的一颤,闭上了獠牙四现的巨口。

    就在两人说完话之时,时行也终于恢复了不少灵力,勉强无比的站了起来。感觉身体内一股股酸痛之意,他面上唯有苦笑。这就是元婴的强大。如此多的变数。如此久的战斗,如此多的危险之后,他才好不容易灭杀黄松。

    虽如此。他倒也没有什么不愉之意。毕竟他本身最大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那鬼界之诡物冥舟已经到了他的储物袋之内。得到此舟,前往鬼界便不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当然,一切的一切,都要等到他离开了此塔才能做到。

    经历了此战之后,时行整个人更加的小心。虽然死了个黄松,但是在这塔内危险一定还有着无数。别的不说,只说那两诡异出现的妖族修者,以及带走夜一与落寒瞳的古寻,都是不可多得的高手。有这些人在此地之内,想要安全离开,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当然。时行也仅仅是警慢而已,并没有多少畏惧之意。

    时他来说,此塔内并没有什么留恋的必要,只要成功离开此地便可。而其他修者的图谋,他倒是没有太多的兴趣去知道。

    边想着,仙一边运起了焰瞳,双目中两点银火冒了出来,一道虚空小点出现在了眼中。站起身子,缓慢的向着小点靠近,浑身的灵力也微微的运了起来,做着面对危险的准备。因为小心,走的速度并不太快。百丈距离用去了半柱香的时间。

    才一接近小点。一股深邃吸引之力便向着他身体上打来。整个身体开始了微微的颤抖,好象坚持不住。虽如此。却也不急着进入其中,一双焰瞳仔细观察着身前的小点小点在他的感觉之中虽然好似十分狂乱,却也有着一种隐蔽的规律,无数看似混乱的能量都按着这规律不断的流动着,混乱却又和谐。

    观察片蓄,确定了安全之后,时行身体崭于向着小点跨出了最后三步。每一步下去,吸引之力便呈倍增加。乃至到了最后一步之时,肉身强大的力量变的渺小无比,根本不能再坚持站住身体,只是片刻变被吸入了小点之中。

    而也正在他的身体消失在宫殿之时,宫殿内那因为打斗而出现的裂缝全部疯狂爆炸起来。巨大的宫殿一下发出了巨大而凌乱的咯嚓之声,完全倒塌下来。只听“砰。的一声巨响。无数铜片砸了下来,将所有的一切完全掩埋在了宫殿内。

    时行此发,自然不知此事,而走出现在了一处玄妙无比的地方。放眼四看。一片片碧绿的草地覆盖了所有大地,好象来到了一处草原之上。心中虽然不信,时行却仍放出了神识四处观察,果然和他所想一般,自己再次进入了一片诡异的裂缝空间之内。

    巨大的夜翅猛的伸出,轻轻的拍打几下。他整个人一下穿上了天空。站的高,看的自然远,四周的情况一下尽入眼中。这空间绝对不小,而且绝对不是幻境?虽如此,他倒也发现了不少诡异之处。此地内并没有任何生命气息存在,至于修者,那就更没有了。不但如此,在这一片片草原之上,碧绿的小草虽然十分茂盛,却根本没有任何生气传出。

    这代表了什么?难道是代表此地内的所有植物,也仅仅是死物?心中虽然疑惑。时行倒也找不到答案,只能慢慢降落回地上,坐在了原地。显然。才一到一个陌生无比的地方。自然还是不要乱走的好。心中如此想着,他便也没有着急做些什么,而是仔细的观察身下一片片巨大无比碧绿的小草之上。随手拔下一根碧草,放在手心观察许久,仍然没有任何发现,时行稍微有些急噪的感觉。这到也不是因为他没有耐心。而是很明显的,此地乃是一困人大阵,如果想不到离开的办法,可能会被困上许久。

    感觉到此,时行下了决心,一团银白火焰出现在了拿草手中,尝试着用这火焰烧着此草,想要找出一些发现。结果并不太好,火焰烧上小草之后。好象什么都没有烧到,完全没有任何变化。而手中小草,好象真个完全隐蔽起来一般,没有出现丝毫改变,仿佛全不在意让黄松都忌惮无比的火焰。

    面上苦笑,心中想道:怎么总是来到这种奇怪的地方?莫非这锁妖塔真的和自己相冲不成?看来此次也不能轻易离开了,要赶快想些办法的好。那两诡异妖修出现了,塔内定当有巨大的变故,如果不早点离开此塔。危险可是多的很。

    想好。站起身子,时行再次高飞上了天空。此次。顾不上可能面对的危险了,飞速的在高空狂飞起来。全力飞行,才能看出夜翅的强大。每次翅膀只是轻轻一拍。便可飞出十几丈之远,简直是无人能及的速度。感觉到此,心中倒也开始庆幸小    幸好杀死那僵尸的速度够快,不然自己现在可能已经陨落。

    边乱想,一边观察四周,不多时,便飞出了数百里的路程。百里下来,四周好象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天空仍然是那么蓝,白云仍然是那么朦胧,地上好象永远没有尽头的小草也是一模一样。唯一的变化,便是四周的空气好象冷了一些,以他肉身的强大,都感觉到了础一寒非此地是一十曲回寒阵才一感货到温度降伯只”小,心中便想到了一些东西。

    九曲回寒阵,乃是一困人不伤人大阵。虽然阵威不错,但因实在太过烦琐,现在的修真界内已经很少可以看到。要不是时行在那秦国内时间实在太多,一一看了无数典籍,可能根本不会想出此阵。此阵布下之后,十分难破。

    虽然如此,时行心情倒也好了一些。不管难度有多大,至少有了一个大的方向。比起没有丝毫意义的胡乱尝试,总要多出了不小的把握。不但如此,还可以参考一下典籍中所记载的办法,比起面对一无名强阵,好上了太多。

    边如此想着,一边仔细观察了四周。感觉到四周死气之内所蕴涵的寒意,终于完全确定。此阵,正是九曲回寒阵。

    确定下来之后,也不再狂飞。落在地上,盘腿坐好,闭上双眼,心中飞快的思考起来。

    想了大概半柱香时间。时行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之所以如此说,却是因为现在他的身上实在是没有典籍上所说的破阵材料,只能放弃巧破之法。而除了巧破,便只能单靠自己的灵力破阵了。这破法,说起来简单的很,疯狂攻击此地一个点,将此点打穿,整个大阵自然崩溃。

    虽然看匕去好象没有多大的难度,但是时行心中也知道此事不是那么容易做到。毕竟此阵不是弱小残阵,而是上古传到现在的强阵,如果不是没有修者控阵,他根本不会想出此法。虽如此,却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浑身灵力运起,凶狠的肉身力量也一下冒了出来,整个人一下凭空长高了半丈,变的巨大无比,无数的狰狞肌肉也一下冒了出来,全不似平常面色苍白的样子。而好象化外了上古强族之人。

    好象战神一般跨步大走。随意寻了一普通之地,浑身的灵力一下下的攻击出。随着不断的疯狂攻击,四周的空气豪兴都要破碎一般,本来和煦的天空也是一下颤抖起来,好象天都要被时行的猛烈攻击而打开一般。不但如此,一地的野草好象终于有了变化。无数的小草好象感觉到了危险一般,不断的脱离的面,飘荡上了天空,绕着时行的身体旋转而起。不但如此,那些小草上还疯狂的散发出无数冰寒之力,仿佛要将他活活冻死一般。

    当然,此冰寒之力对于身怀冷焰的时行来说并不算什么。刚一感觉到肉身有些僵硬之意,一股银白火焰马上冒了出来。而就在火焰冒出之时,那无数小草所放出的寒力,一下被融化了个干净,再也不存在丝毫。而剩下的小草,似乎有着自己的意识,知道攻击对于时行没有意义,居然全部回了地面。

    而时行,对于这却并不是太过在意,而是开始疯狂无比的攻击。他所选择的地点,乃是身前的一处土地。之所以不选天空,倒是因为飞上天空后毕竟无处借力,力量可能要小一些。而且在天空之中时,如果碰上什么意外,可以闪避的空间也要小上许多。

    仿佛上古魔神,时行浑身的力量不断冒出,一双巨大了许多的拳头不断的攻击着身前的土地,发出无数巨大的声响。这些声响传出之后,因为声音实在太过巨大,不断的在四周产生了无数的回音。在这阵阵的巨大回音之中,时行更加确定,此地并不大,只是为了布阵所造出的狭小空间。

    下下的攻击,身前的土壤终于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块漆黑入墨的灵石诡异的从土地之内冒了出来。这漆黑灵石因为使用的时间实在太过久远,早就没有了当年可能充沛恐怖的灵力,而是如同一幕年老人一般,散发出阵阵腐朽的气息。

    而时行,一看到此黑色灵石。面上马上一喜。在他的印象之中,只要打出了此石。整个九曲回寒阵遍好象一块被打出了裂丝的铁门,只要对着裂缝不断的敲打,缝隙总会越变越大,一定可以完全打破。想到此,感觉到身体有些疲惫,时行飞速拿出几颗补充精气的丹药,一口吞服下去,接着整个人好象恢复了所有的疲劳,继续疯狂的攻击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细小的裂缝,终于被他打成了巨大缺口。一股冰寒到了极点的能量从那缺口之中飞快的冒了出来。这能量,和那灵石一般,也因为这实在太过漫长的时间变的弱小了许多。虽如此,这能量仍然让时行感觉到了强烈的危险之意,整个人马上运起了冷焰与此能量对抗起来。冷焰才一接触上这能量,便好象碰到了最为讨厌的东西,银火狂冒,疯狂的与寒力纠缠在了一起。不仅如此,银焰好象觉得如此不够一般,居然聚集在了一起,将犬部分的力量汇合在了一起对上了寒力。

    虽然能量危险。毕竟数量不多,也没有其他的修者控制。只是斤小没有自我意识的死物罢了。过了大概半个时辰,所有的能量全部被消灭,整个缺口一下变的温暖了许多。而时行,没有丝毫的意外,双手继续凶狠的攻击起缺口来。而那缺口,在失去了能量之后,好象也一下变的脆弱了许多,裂开的速度快上了不少,只是片亥之后,便完全崩溃。

    在时行的感觉中,一道无形的束缚一下消失不见,整个九曲回寒阵瞬间崩塌,失去了所有效果。而就在大阵崩塌之时,一道漆黑颜色的门出现在了百里之外。此门。巨大无比,有着十多丈高,三丈宽,才一冒出,便发出巨大的声响,第一时间被时行看到。此门内,一片漆黑,没有丝毫的光亮,显得有些诡异。而时行看到此门后,看了看四周已经完全变成另外一个样子的草地,再也没有犹豫,挥动夜翅,飞向了这诡异大门。

    黑,很黑,好象是世间最为深重的黑。这蜘弛沾在那巨大铁门前时行心中所想的东西。非但如。在这嚼,七内。好象还蕴涵着一股诡异的力量。这力量,和修者的力量完全不同,但是却让时行有种古怪的熟悉之意。

    在心中想了许久,时行才想起来,这力量。与那两妖族修者的力量有些接近。似乎是来自同一源头一般心有一感觉到此,时行便知道,此次所要去的地方是什么情况了。显然,这铁门内,便是封印那些真正强大妖怪的地方了。

    对于这些上古巨妖,说心中没有忌惮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时行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他现在也清楚的很,想要离开此地,必须要进入这铁门中才有可能。

    至于铁门内强大的妖物,只能去面对,不能有丝毫的退缩。

    心中如此想着,时行站在此门前想了很久。终于下定的决心。只见他恢复正常的消瘦身形微微一动,便一下进入了巨大诡异的铁门之冉。才一入门,时行便感觉到,好象整个身体都完全被压缩了一般,肉身和魂魄好象失去了全部的联系,魂魄之上,也被一种古怪的威压所笼罩。丰好,这诡异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仅仅过了一瞬,便完全消失。而他本人,也在此褒出现在了一漆黑的巨大宫殿中,两股猛烈凶狠到无法形容的气息一下冲上了他的身体。

    才一察觉到这气息,时行心内一下大惊,便要做出反抗的动作?还好。马上他克制了自己的冲动。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两股妖气,并不是冲着他而来,而是因为实在太过浓烈强大,才会被他所察觉。不但如此。在这两股妖气外,时行还感觉到了三股熟悉的气息。正是那唯我门的元婴高手古寻,与那夜一和落寒瞳。

    这三人,此刻好象正在仔细的做着一些准备,并没有分神观察四周。再加上时行来的没有丝毫声响,气息又被他全力隐,并没有发现时行的到来。时行见此,自然不会暴露自己的存在,而是悄悄的躲入了一个最为漆黑的角落中,身体内的天鱼轻轻颤动两下,强大无比的神识隐蔽而又小心的放向了四周。

    才一放出神识,他便看到了那两恐怖妖物的全貌。这两妖,一黑豹一白狐。身体都是无比巨大,远远一看。便如两座小山一般。两妖身上。各有禁制,且十分强大。这一点,从那时亥传来的滴血声,与那黑豹身上时常闪亮的宝塔之上便可以清楚的看出。

    而那古寻三人,却好象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他们又没出手攻击两妖,又没有去破坏禁制,更没有去和两妖沟通说话,而是三人同时飞快的拿出无数古怪的东西。这些东西里,有怪异的法宝,有闪耀着奇特光芒的灵药。有一看上去便坚硬无比的钢铁,有才一冒出便散发出阵阵恐怖威压的符咒。这些物品。很是杂乱的落在三人身前,让时行怎么也想不明白三人到底有何目的。

    就在时行迷惑的时候,那黑豹突然用一种苍老的声音开口说话了:“松卜子,你这百年,来了十几次了。我一直懒得理会于你。现在,倒是对你有些兴趣了,你那些法宝灵药,好象不错,就是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了?”

    古寻听了此话,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呵呵,十三,你的傲慢还是那么强烈啊。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很了解你了,却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自大。我这些法宝灵药,用了无数年月才全部准备好一边说着,古寻一边拿出了一片看上去十分普通的枯黄色树叶,摸了摸继续道:“这天黄叶,有迷魂之用,就算是你与本九,如果不反抗而且吸入太多的话。神智也会有些恍惚的呢。此叶我经历三百年,才弄到了十片。不过如果十片全部被你二人吸收,你说会有些什么效果?”

    “哦?古小子,看来你是打算对我与本九做些不好的事情了?”十三很快回道。一条被压制的很难移动的巨大豹尾甩了一甩接着说:“这样,我大概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了。你想控制住我与芥九?或者是将我和箜九炼成某种法宝?你的胃口倒真是不小。我确实有些小看你了。不过怎么说呢,我觉得你实在是太过天真。凭借这些外物,就想达到你的目的?那天黄叶,当年我也听说过,效果也大概清楚。不过显然你不知道。此叶在上古之时,多到随处都是,你凭借此叶想要惑住我二人?我只能对你说,你太过幼稚了

    “好好好,十三,果然是上古妖圣,口气倒真不小。”出奇的,古寻并没有多少生气的意思,非但不生气。面上还现出了一丝微笑道:没有他来守护你二人,你们二位被禁制困住的身体,可是不能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呢。而且你真的以为,我只会准备天黄叶这种简单的东西嘛?。

    “哦?是嘛?黄松居然死了?那倒是真让我意外呢,好吧,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看看你到底能做出些什么吧。最好你是经过周密的计划。不要让我太过失望十三听到黄松可能陨落,倒真的有些惊讶,不过却也并不将古寻放在眼中,丝毫不在意的说道。

    “好了,十三,不要多话。我等现在该做的事情是等我族之人赶到此地茶九用神念对着十三道,好象并不愿意让他如此多话。而十三。好象也十分听本九的话。听到她这话后。也就不肴多说什么,巨大如山的身体微微一动。接着。脊背上各处的宝塔全部闪出阵阵红光,接着。他便好象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压力,身体一下躺在了地上。

    等族人到来?这话是什么意思?这两妖心中到底有些什么打算?因为天鱼的缘故,时行很清楚的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听到对话之后,虽

    月枣疑惑。却也想不出什么头绪六想了片玄。索性坐在卫气一咒中,仔细的观察着宫殿内的情况来。

    而那古寻三人,好象也没有太多说话的意思。只是飞快却又有着一定条理的不断从储物袋内拿出无数的琐碎之物。虽然物品十分之多,时行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无数物品,件件都是上好的法宝丹药,不论拿出其中哪一样,出现在了大楚之内,都会引起无数的杀戮。

    虽然心中有些意动。却也知道不走动手之时,时行便将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两被禁制的妖物之上。那名叫十三黑豹,浑身尽是血腥之气,不知杀了多少的修者。让时行心内都有些畏惧之意。而那芥九,乃是无比稀少,上古之时也很难出现的九尾白狐,虽然法力全部被禁,但是一股浓烈的诱惑之气仍然是一下冒了出来。才一无意的污染到时行的神识,都让时行感觉到阵阵恍惚。感觉到此,时行心中不禁有些骇然,显然,号称妖圣的二妖。绝对是异常强大的存在,就算他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和这两妖相比。仍然有着巨大差距。

    真不知道上古修者是怎样打败此两妖,最后将这两妖困在此地的。心中如此想着,网想继续观察什么,却猛的感觉到,又有两股气息出现在了宫殿之两股气息。让时行有些熟悉之感,加上那与人类修者完全不同的灵力,倒是一下便被他判断出,正是那两妖族修者。

    那两妖族修者出现之后,好象也感觉到了古寻三人的存在。没有丝毫的异动,与时行一般。隐蔽在了角落之中。接着,两妖中青衣少女模样妖物轻声道:“空力。那古寻三人,显然是有什么目的,我等不要急着出手做些什么。说不定这三人所做的东西可以做为我等的助力

    “月儿,你可别太过小看我了。你说的这些很明显。我自然不会不知。不过万一这三人真的可以伤害我族圣者怎么办?”那空力对于少女的嘱咐并不太乐意。口气中带着一些不愉之色道。

    “我族圣者怎么可能被这三人伤害?那古寻虽然有元婴实力,但是比起圣者们还要差的太远太远,想要伤害到圣者仅仅只是妄想而已。还有,既然你同意做我的手下,和我说话的态度就最好好上一些,不要让我为难,让自己难看。”月儿好象一下变了一个人一般,声音一下变的冷淡无比,清冷的说道。话中还有着一丝隐藏的十分隐蔽的杀意。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你不用多说什么了,那我们就先等等吧,等到时候情况有变的时候再出手。不过月儿,你的法宝应该已经准备好了吧。我豹族内。为了此事已经全族准备了百多年,付出了不知道多少血汗小有炼出了宝物。

    你们狐族小一向战力弱小,法宝准备上应该有些困难吧?”空力与青衣虽然同为妖物。但是一狐族一豹足,并不是完全没有隔阂。

    青衣听了此话。面色一冷,却也没有发作,只是淡淡开口道:“该我准备的东西小我自然全部准备好了,这点你完全不用担心

    空力见此小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停下了话头,不再多说什么。而月儿,好象也不愿在此关键时玄多说什么,面沉如水,一双弯而细长的眉毛轻轻的皱了起来,在心中想着什么。

    就在二人沉默的时刻。十三的话语突然出现在了二人耳中:“!、辈,你等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你们知道不知道古寻是谁?是你们可以小看的嘛?如果不是我与茶九在你等才一进入之时便用气息掩盖住你二人,你们早就被他发现。被他发现,你们二人什么都做不了,直接便会被灭杀。难怪我等族内这么多年来每每变的更加弱小。原来是你等实在是太过不堪

    空力才一听到此话。马上惶恐道:“圣者,我等不是有心,只是实在不知这古寻居然如此强大,让圣看见笑了。不过圣者可以放心,我等现在绝对不会大意了。”

    而那月儿。听到此话。面上不知怎得有些不忿,忍了一忍,终于忍不住开口说道:“圣者。如果不是你等当年战败,我等怎会落到如此下场?现在我族。想要生存下去都是无比困难,自然没有多少高手。”

    那个三一听此话。心中也是黯然,长叹一声,轻声道:“恩,你等苦衷,我知道了,这些现在说来也没有多少意义。有我与茶九保护,你二人应该不会败露。等那古寻做出他想做的事情之后,你等否出手吧

    听到这话后,空力与月儿好象也被感染了黯然之意,不再多说什么,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而在此刻。远方的时行看着古寻三人的动作,疑惑之意更加明显。之所以如此,乃是古寻三人拿出的物品实在太多。随便一扫。至少有着千种之多,看上去玲琅满目无比繁复根本不能判断他们到底有何目的。

    如此,他便也不再多看多想,缓慢的收回了神识,盘腿坐在原地,准备等古寻自己解出答案来。

    时间在一片漆黑中慢慢过去,整个宫殿除了本九九条巨尾不断滴落的鲜血之声,再也没有了其他声音存在。

    不知道过了多久。古寻三人好象终于做好了准备,将所有要用的物品全部拿了出来。停止了继续的动作。三人一下拿出如此物品,还按照某种规律摆放完毕。好象也有些疲惫,并不急着马上开始做些什么,而是三人按照三角形的方向坐好,开始缓慢的调养自己身体内的气

    。

    而也就是在此匆。一阵狂妄的大笑声突然传了出来,打破了四周的寂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