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六章 乾寻  重生的修仙之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犬然传出的大笑声不但狂妄。而且十分陌生。在时行的儿。小中从来没有听到过,自然不真来人是谁。心中疑惑,自然要将神识放出感应一下,天鱼再次在身体内缓缓震动几下,一股柔和隐蔽却又强大的神识顺着笑声发出之地打了过去。

    而古寻三人,好象并不意外这笑声的出现,没有丝毫紧张。不仅如此,那夜一还大声说道:“乾。你果然来了,你那两斤,手下,可是已经被灭了呢,来的是否太晚了?。听到此话,时行心中惊讶无比,怎么也没想到唯我门之人居然知道易的存在,而且显然知道的东西还不

    。

    那乾,仍然是一身残月黑泡。面上挂着狰狞鬼魂面具,听到夜一之后,狂笑声渐渐停了下来,用一种十分低沉的声音开口道:“古寻,你就这么约束自己的门人嘛?一点礼数都没有,看来我必须要帮你教一下他们了说完,一双枯瘦的手轻挥几下,两道无色无声无形的诡异能量飞速向着夜一与落寒瞳打了过去。

    在时行的感觉之中,这两道能量已经快到了极点,就算是他自己,如果不用瞬步的话,也绝对不能躲过。如此,那夜一与落寒瞳自然是躲避不了。至于古寻,好象也觉的自己的后辈太过放肆,没有出手解救两人之意。只是一刹那,两能量便飞速打入了两人眉心之中。一股猛烈无比仿佛万虫噬脑的疼痛一下冒了出来。这疼痛,来的太猛太深,就算夜一与落寒瞳已经有着金丹修为也不能抵挡,浑身一下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其实只是三个呼吸的时间。在两人的感觉中却好象已经过了万年,古寻终于出手。只见古寻双手放出两点金光灿烂的小球,猛的一下打入了两人眉心之内。金光有一进入身体,让两人差点崩溃的疼痛终于在瞬间停了下来,身体终于不再颤抖。虽如此,却毕竟受了不小的打击,两人浑身瘫软的倒在了的上。一动都不想动?夜一从来都是温和的双目中,终于有了些后怕之意。至于落寒瞳,阴冷的双目内。也充满了一种名为畏惧的情绪。

    见此,乾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几个起落来到了古寻身前,貌似随意的扫了一眼古寻身前的烦琐物品,最后好象发现了什么道:“古寻,少了三样东西,莫非是你没有准备好?。

    “怎么可能,三样着西还在我的储物袋内,你想看的话,先把你应该带过来的东西带出来吧。”古寻在乾面前没有什么元婴期高手的骄傲,好象把他当成了和自己平等的交易对象。这倒可以明显的看出,这易中老大,必定是个修为和他差不多的修者。

    时行刚一想到此点的时候,心中无比的惊讶。他怎么也没想到,乾居然也是元婴高手,这简单完全颠覆了他心内对于易的判断。至于易为何会与唯我门勾结,他倒是不太惊讶也没有多少好奇了唯我门的性子,就是无所顾忌,只要易不要侵到头上,两伙人勾结在一起,自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就在他心中仔细想着的时候,乾哈哈大笑出来道:“好你个古寻,我现在都到了这里,你莫非还会怕我反悔?罢了,我不和你浪费时间,这便把我应该带的东西拿出来说完,似乎真的不愿意多说什么,心念微动,一枚漆黑颜色的小球出现在了他的手  球似乎有着自己的生命一般,才一出现,便慢慢的飞了起来,环绕着乾的身体慢慢的飘荡起来,仿佛顽童嬉戏一般。

    “圣者,此是何物?以我强豹之身居然都会感到畏惧,绝对不是几物那空力性子最为粗旷。不等其他三人说话,立玄开口问道。话中对着那诡异物品有着深亥的忌惮。好象是身体的本能一般,不为他自己的意志所转移。

    “打手  卜子,你到是敏锐。没想到此界内现在居然还有此物,还是我来告诉你吧那苍九十分平淡却又带着不可压抑的妩媚之意的声音传了出来,接着继续道:“此物为蔡妖散,是我妖族最为忌惮的毒药。说是毒药,也不太准确。此物我族之人如果服用,很容易陷入沉睡之中,而且自我的意识也会暂时失去,很是可怕”

    “恩,茶九说的没错。当年我族与人类修者大战之时,此物便被人类修者拿出起了很大的作用。依靠此物,人类修者不知灭杀了多少我族之人。如果不是此物太过稀少,打到后期完全消耗干净,我和本九可能也已经陨落,根本活不到今天。”十三轻声开口道,但是话中不知为何没有多大的畏惧之意,仿佛并不太害怕这蔡妖散。

    “什么?!他们居然有此物?那圣者我们不能再耽误了,得快快出手才行。万一两位圣看中了此毒,定会成为他等鱼肉,必须开始动作了月儿听到此,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开口道。

    那个三听到此话,轻轻笑了起来,继续道:小狐狸,你的心意倒是不错,不过你也太小看我等了。我与茶九,可不是普通的妖修,已经达到了圣者的地步。就凭那乾手中如此小的一团荟妖散,想要迷住我等,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但如此,别看我等现在被封印,但是身上的封印也可以说是一层保护之力,他们几人,能否打破封印都是不确定的事情,不用心中着急的。你们两斤”就好好的呆在我等庇护之下,等到最好的时机再行出手。

    听到这话,空力心中一下放松下来,那月儿却还不依不饶的道:“二位圣者,你等现在可是肩负我族内最后的希望,可不应该如此大意。那几人,都是现在修真界真出类拔萃的修者,显然不是那么愚笨的人,既然来了此地,自然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不说有曰一尧把握。心内至少也有着大半成功的可能,不然绝对不膘”说,小我等是否有胜利的可能?现在等待的话,那几人的后手便会全部显露出来,我们几人也好做些准备,还可以借用他们的力量,难道不是最好的办法?。十三对于月儿的感觉好象好了许多,没有开口斥,而是温和的解释道,似乎是一定要将月儿说服。

    听了这话,月儿也知自己想法出了问题,也许是因为太过焦急的原因。心中想了一想。月儿只得点头认可十三的话,也不再多说什么,与空力站在一起。仔细的看着那四位有着不小图谋的修者。

    而时行,在此刻心中倒也有着不少疑惑。因为自己所知道的东西实在太少,没有办法想出结果,只得一动不动仔细观察着乾的动作。在他的神识感应中。不论是乾还是古寻三人还是那四只妖物,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这便是他现在还呆在此地最大最大的依仗,如果不是如此,他可能早就下定决心不出手做些什么。

    就在此时,古寻好象确认了什么,本来还有些警惕的神色完全放松了下来。不仅是如此。温和的面上也浮现出了一丝笑容道:“好,乾你果然厉害,居然真的能够找到如此多的蔡妖散,和你合作,倒是我找对了人了。”说完,随手一动,三样异宝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这三样异宝,才一出现。便放出了金、红、绿三色光芒。三色光芒才一出现,便好象互相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一般,三光纠缠在了一起,好象要比出斤,高低一般。

    顺着金光看去,一片圆形的薄片出现在了时行脑海之内。这金片不大,直接不过三尺,仔细一看,宝光十分浓郁。在这圆片的正中心,用一血红色的长线将圆片风成了两半。这一分,好象让两种不同的灵力融洽的存在了一个地方。圆片的左边,刻画着无数古怪的花纹,一朵朵金色的花朵好象活了过来一般,不断的放出金光。而在另一边,却是玄着无数古怪上古文字,猛一看上去,一个个蚂蚁大小的文字正按照一个古怪的顺序不断的流动,才一看上去,时行便觉得自己的神智有些恍惚,好象有些昏沉的意思,才一察觉此,他便马上收回了神识,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那红光异宝之上。

    这红光,并不是一件法宝,而是一样灵药。更准确的说,乃是一朵巨大的血色红花。这花很大,开的十分茂盛,花香之气也是十分浓厚,让躲在百多丈之外的时行都可以闻到一股清新香味。看到此花后,时行心中突然觉得有些熟悉,马上飞速的回忆起来。想了片刻,突然想起了此花的名字。此花有个十分古怪的名字,为“恭挲默花此花,在修真界内十分稀少,时行也仅仅是在典籍上看过一次,从来没有真正的见到过。至于此花的效果,时行自然也是清楚的很。这恭挲缺花,唯一的作用便是分魂。所谓分魂,便是攻击之时打出此花,让敌人的魂魄分裂开来。

    至于恭挲戳花的效果,并不能一概而论,必须要看花的年份药力与攻击者的实力。古寻的实力,暂时不用多说。仅仅看此花的外形,与花内所散发出的香气。便至少是五百年以上的药力。有如此强的药力,这朵恭挲貌花能够产生的效果自然不用去怀疑,就算是打向那两妖族圣者,也定然会产生不小的效果。

    而那最后一样异宝,被绿光所笼罩的东西,乃是一座雕像。这雕像,仔细一看乃是一面像憨厚无比的小人。打手  人的面上。一眼看去,好象并没有多少危险。虽如此。时行却也没有丝毫的小看之意。显然,这三样此袁才被古寻拿出的异宝,都是稀少无比十分厉害之物。就算表面上看去十分的平凡,但是也绝对不能去小看。

    “哈哈,古兄果然痛快。好好好,你这三样异宝都是十分强大。再配合上我的毫妖散与定寂分魂诀,绝对可以完成我等的目等也就不要浪费时间了,现在便直接开始吧乾好象十分的高兴,迫不及待的说道,隐藏在面具下的双目不断的放出闪烁着的精光。

    古寻听了此话。却并不急着出手,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乾兄,你的性子不应该这么急的。我的千宝阵还没有布好,现在怎么能出手呢?还有,现在在这宫殿中,还有三只蚂蚁的存在,不把这三只蝼蚁清扫干净,等下可是会有不少麻烦的。不知道乾兄怎么认为?”

    “哈哈哈哈哈

    。乾不知是故意还是天性如此,十分喜欢大笑,十分的狂放。笑完,才接口道:“古兄,你说的三只蝼蚁,我也早就发现了,只是故意考考你而果你这都发现不了,我等确实没有必要合作下去了,这蔡妖散,可也是十分珍贵的东西呢,自然不能浪费。”

    说完此话,他整个身体好象一下完全融入了黑暗之中,下一瞬间便出现在了百丈之外,双手微动,灵力轻放,打下了一片看上去是为虚空的地方。随着他双。一声肉体碰撞之声一下冒了出来。接着,便是一声闷哼传了出来,一面容丑陋身材矮小的修者被乾单手体在了空中。那矮小修者。好象被乾一下打晕过去,一动也不动,完全没有丝毫反抗之意。

    乾仔细看了看手中之人,面上显露出讽刺之意道:“鬼修居然也敢来此地,倒真是个胆大之人,也好,我这便送你上路吧。”说完,双手中红光一冒,打入了矮小修者身体之内。红光一入身体,那矮小修者好象因为痛苦一下清醒了过来,四肢

    ,”      一“浮由搐起来0乾对此,柜毫没卑意思右腿如石龙,般。打手  公。踢。

    接着,只听一声脊柱破碎的咯嚓声,马上又是一声痛苦无比的惨叫。一切都只持续了片玄。接着那丑陋鬼修整斤,人一下失去了所有声气。被乾仿佛丢垃圾一般丢在了地上。做好这一切,好象只是做了一件十分简单且没有意义的事情,乾并没有开口说些什么,再次融入了黑暗之中,下一瞬,回到了古寻三人身边。

    见此,古寻还好,夜一与落寒瞳面上终于抑制不住的冒出了畏惧之色。从那鬼修的气息中,二人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人至少有着金丹中期的修为。对于鬼修来说,已经算是很高的境界,而且必然有着一身诡异恐怖的神通。结果,此人居然就这么简单,好象一只小鸡一般,被乾瞬间灭杀,连徒劳的反抗都做不出来,怎能不让他两人畏惧?

    虽如此,二人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反正,一切都有古寻去面对,他们二人只要跟在古寻身边就够了。而就在这时,古寻开口道:“乾,你这黑融之术越发厉害了,我都有些跟不上你的动作了呢说到这,好象想到了什么。带着讽刺之意开口道:“那鬼修倒真是可恰,如果不是碰到你,怎么也不可能一招都挡不住便陨落呢。”

    “呵呵小事一件而已。我这黑融之术,可是比不上古寻的吞天之术呢,如果古兄出手,那小子,也是一招都走不过的呢乾并没有太过开心,只是淡淡的说道。而古寻,听了此话,也没有出言反驳什么,而是双手轻动,划出了一道古怪的弧线,整个身体一下变的左大右小,十分的诡异。

    而就在此刻,十三大喊道:“两小辈小心,这古寻要来灭杀你等了说完,也不等待。两道乌黑光芒从他那巨大的身体中释放而出,一下就月儿与空力包裹起来。

    乌黑光芒才一包裹二人。古寻便已经出现在了空力与月儿身前。只见古寻整斤,人好象是一团古怪的肉体构成。左手有一丈多长,右手却已经完全不见踪影。整条左臂,好象化为了一根粗大的坚棍一般,横向对着空力与月儿身外的黑光打了上去,带起了阵阵恐怖的锐风,刮过了整个宫殿。而月儿与空力。与古寻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根本做不出丝毫反映。两人都好象已经呆滞了一般,楞楞的站在原地,透过黑光看着身前飞速接近的巨大手臂。

    “砰”的一声后,又是无数破碎咯嚓之声,那乌黑光芒好象坚持不住,但却没有破碎开来,仍然罩在两人身体之外。虽然如此,月儿与空力的身体也站不稳,一下到在了地上。仅仅是透过光罩的一丝余力便让他们二人如此狼狈。如果真的被打在了身上,那会是多么的恐怖?二人心中全部十分清楚。面上也一下苍白起来,血色因为恐惧完全消失。

    凤时,二人心中都是不可阻挡的想到,这一次,心中的目标到底能不能实现?

    时行此刻,也是无比的惊讶。在他看来,这古寻真的是强大秀,比,比起黄松,甚至要强上许多。这,可能也是黄松在古寻面前愿意退让的原因吧。时行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在古寻身体之内,无数的灵力仿佛从来不会停留一般,用一种不可用语言描述的速度飞快的旋转流动着。这便也就是古寻那恐怖巨力的来源。

    就在他心中如此想着之时,乾整个身体再次融入了黑暗之中,瞬间出现在了古寻身边,整个身体金光大冒,身体一下倾斜向前,双手呈鹰爪状对着那乌黑护罩上凶狠抓去。在这恐怖一抓之下,光罩终于支撑不住,完全破碎开来,失去了所有的作用。

    而也是在此刻,留在原地的夜一与落寒瞳好象收到了什么命令。只见两人全部飞快的放出本身的灵力。随着灵力不断的流出,无数规律摆在地上的法宝,丹药。符咒,灵物全部飞了起来,按照某种不可用言语表达出的规律在空中不断的旋转起来。

    而那古寻最后拿出的三宝,与乾带来的蔡妖散,也被二人有意留在了原地。一圆片一红花一绿像一黑球虽然没有人在控制,仍然在空中安静的漂浮着,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般。时行看的十分清楚,心内自然也马上知道。这几人,所图的东西必然是十分巨大。

    “空力,拼了,再不拼,就死了?”月儿尖锐的声音在光罩破裂的那一瞬间冒了出来。接着只见她浑身妖力疯狂的流动起来,在这一下下的妖力流动之中。本来是为人形的她一下化为了一只洁白无暇的白狐,与那本九十分相似,除了背后的尾巴小了一些而且仅仅只有四条之外。随着她化为妖形,一颗雪白颜色的妖丹一下冒了出来。

    让时行意外的是,妖丹并没有打想乾或者古寻,而是打向了茶九被钉在墙壁之上的巨尾。而那空力。也没有丝毫的犹豫,猛的一声怒吼,整个人化为了和十三一般的漆黑猎豹,一颗拳头大小的乌黑妖丹也在瞬间冒了出来,同时打向了十三脊背之上的压制之塔。

    几道骨脆之声,两声惨叫,两声爆炸,在这一刻诡异的融合在了一起。那空力和月儿,在古寻与乾的攻击之下,虽然有着十三的保护,却也没有支撑多久,肉身体在此亥完全破碎。而就在此亥,两妖的魂魄被一团白光包裹在了其中,下一个瞬间,凭空消失不见。时行看的十分清楚,正是被那鉴九吸入了身体之中。看来,茶九与十三,还是十分看重两人的。时行还清楚的看到,刚才两妖放出的妖丹,爆在压钉与小塔之上后,效果十分明显。本就因为久远年岁而变的稀松的禁制在此玄变的更加的虚弱,虽然还可以压制住两妖,但是明显效果差了许多。

    只听整个宫殿又是一声轰天巨响六钾叭被钉在墙壁卜的一条大尾居然挣脱了束缚,一下从墙哺飞引了下来,直冲古寻的身体。感觉到一股妖风侵上了自己的面庞,古寻没有丝毫的畏惧,面上反而是欢喜的笑了出来。也不见他有多少东西,那金色圆盘猛的一下出现在了他的身体之前。不但如此,圆盘还在瞬间变的巨大无比,完全将他的身体保护下来。

    “当,当,当。当。当!!!”好象是敲钟一般的声音一下传出,巨尾猛的一下在圆盘之上打了五次,虽然没有打落圆盘。整个圆盘却已经光芒暗淡,好象随时都可能崩溃一般。虽如此,那苍九不知感觉到了什么,居然一下收回了巨尾。

    时行此刻才发现。那本来在圆盘之上的古怪花纹与神秘文子,好象会流动一般,全部流入了芥九的那一条巨尾之上。也正是因为如此,圆盘上的宝光灵力才会如此快速的消失。也正是因为如此,茶九才会感觉到不对收回自己的尾巴。

    就在这时,那古寻口中不断的念起晦涩的法诀,随着他法诀不断的念动,那本来安静呆在答九巨尾之上的金色花纹也文字全部猛烈的爆炸开来。每一次的爆炸之后,时行都会感觉到一股不可形容的毁灭之力冒了出来。爆炸的时间不长,爆炸的次数极多。仅仅只是三个呼吸的时间,千次爆炸就这么完成。而那茶九,一下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只见她那巨大洁白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刚刚脱困的巨尾一下从她的身体上分离开来。掉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巨尾落地之时。无数的妖力从尾内冒了出来。这妖力颜色洁白,十分的精纯。才一出现在宫殿之内,便飞速的在宫殿之内流转而起,充满了整个宫殿。时行也十分敏感的感觉到,这妖力的能量小实在是太强,只是如此,便好象要将宫殿整个打破一般。虽然知道宫殿可以支撑,时行心中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安之意。

    白色妖力不断冒出之时,举九一直详和的面容一下狰狞起来,一张巨口在此刻猛的一下张的老大。口内十根尖锐的雪白獠牙一下露了出来,仿佛要将二人生吞一般。这也不怪茶九克制不住自己的怒意。要知道,她那九条巨尾,经过如此多年的修炼,已经为她全身最为重要的东西,不但可以决定她的实力,甚至可以决定她的境界,就好象是漆类修者的本命法宝一般。现在,本命法宝被毁,怎能不怒如狂?

    而那乾,也在此玄打上了十三的巨大豹头。他的双手之中,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数十根洁白的骨针。骨针在他的控制之下,化为了狭长的白线。猛的一下打了上去。就在骨针快要打上十三那巨大如山的豹头之时,远处的夜一与落寒瞳终于放出了千宝阵,阵才一完成。无数颜色各异的宝光瞬间从阵内冒了出来。而也就在阵网起之时,古寻与乾不约而同的身形一暗,一下脱离了战场,回到了夜一身边。两妖见此,虽然心怒如狂,但因为封印的存在,根本不能做出什么追击的东西。

    “茶九。这几人准备的真是太过充分了,实力也十分强大。我等这次,可能真的会有不少的危险呢。那古寻刚才放出的法宝,居然可以打落你的狐尾,怎么可能?莫非你太过大意了?。十三趁着千宝阵还没有向他打来,急切的传音道。

    “你以为我会这么大意?网我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但是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不但如此,我还放出了我自己的本命妖源,才勉强见那能量消灭在了尾上。不然身体都要受到侵蚀。小芥九冷冷的说道。

    听了这话,十三不灾多想什么,一对巨大豹眼死死的盯着已经退到千宝阵之后的古寻与乾。眼中除非冷冷的杀意,还有着一丝浓烈的忌

    。

    而时行,在这一下下的变化之中,早就绝了出手的念头。这几人的实力,都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抗衡的。如果勉强出手,陨落基本上是一定的事情。心中如此想,整个身体内的灵力也更加隐蔽的收敛起来,整个人好象完全失去了痕迹,在这漆黑的帮助之下,真正的失去了所有的存在。

    古寻与乾闪回千宝阵之后,互相看了一眼,好象同时确定了什么一般,一头。接着,古寻便对着夜一道:“你等二人现在起阵,按照我告诉你们的方法运阵,千万不要犹豫,有我和乾在你等背后压阵,不会出现意外的说到这,顿了顿声音严肃了些继续道:“还有,千万不要因为灵力不够停止动作。有我在此,你等二人的灵力绝对不会枯竭。

    听到古寻此话。二人虽然心中有些不安,但也没有反驳的办法,点头答应下来。接着。那乾随意的说道:“古兄,这两妖果然和我等估计的差不多。虽然因为时间缘故封印弱了不少,但是自身的实力也差了许多,看来可以一搏。”

    “恩,我也感觉到了。当年芥九可是白狐一族最为强大之人。比起现在的我,可要强上许照正常的道理来说,就算被我法相金轮暗算,也不应该如此虚弱。定然是实力下降的太多了,才会如此。那混零十三,当年也是黑豹一族的族长,刚才居然救援之法都来不及放出,也是一样的虚弱古寻一口起说了长长一段话。

    也就在他如此说的时候,夜一与落寒瞳终于控制起大阵攻向了二妖。只见无数颜色各异的宝光在阵起的片玄后一下达到了一个完美的平衡,无数宝光混合在了一起,化为了璀璨的光条,一道道向着二妖打了过去。随着光条不断的攻击,无数的宝物内灵光也在瞬间暗淡了不少,显然不能坚持太久。

    因为位置的观察。宝光全部打向了十;。十三本来也是严阵以待做好了全部准备,却在宝光打手  塔。感觉到此,十三心中虽然疑惑,却也没有勉强放出妖力抵挡。在他的感觉中,现在的禁制已经弱了许多许多。如果放任这宝光攻击的话,很有可能继续松动。等到松动到了某个标点,便可脱困。

    颜色灿烂的宝光猛的一乍触上了最前的一座小塔。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宝光并没有疯狂的攻击小塔,而是慢慢的融入了小塔之中,好象是为了修补小塔一般。因为速度实在太快,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所有的宝光完全进入了小塔之内。全部消失不见。

    而就在宝贝全部进入小塔之时,夜一冷声道:“爆!!”随着他网落的话语,那本来安静如同平湖的宝光一下在小塔之内爆炸开来。虽然因为小塔的阻挡,时行不能清楚的看到爆炸的过程,却也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股股巨大的压力猛烈的释放出来。那打手  塔外金光大冒,无数的裂缝出现在了塔身之上。又是三个呼吸之后。卜塔好象是一块寒冰一般,猛的一下四分五裂,完全融解在了十三宽广的脊背之上。

    就在此塔破碎之时。那无数的宝光好象脱离了束缚的顽童,疯狂的进入了下一座小塔之内。而在那千宝阵之上。无数的宝光再次冒了出来。这一次冒出宝光之后。那无数珍贵的法宝丹药全部失去了先,泽,灵力大打折扣口有的更加不堪。居然化成了漆黑色灰烬,完全失去了作用。

    接下来,这无数的宝光一直在重复最开始的过程。随着夜一与落寒瞳身体内不断消耗的灵力,宝光不断的炸碎十三脊背上的小塔。仅仅过了半柱香时间。八座小塔已经被毁灭了七座,只剩下最后一座主塔,仍然存在在十三的脊背之上。

    摧毁了如此多的小塔。那千宝阵好象也如人一般感觉到了疲惫。本来光亮灿烂的宝光也暗淡了不少,虽然数量仍然不少,但是已经失去了最开始凶猛的气势。而十三此玄”中已经是十分疑惑,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四人为何会帮他摧毁身上的禁制。虽然疑惑万分,但是毕竟此事对他来说是一件好事,自然不会对嘴说些什么,而是冷眼旁观,好象发现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一般。

    而那茶九。此刻也在飞速的想着些什么。在她想来,这几人之所以如此,一定有更大的图谋。完全释放出十三,最后能够得到什么?能够得到的东西很多很多。但是没有一样是可以肯定下来的。虽然她乃当年白狐族中的智者。一时却也想不明白。

    而时行此废,好象一只潜伏在黑暗巾的凶兽,一直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在他的观察之下,也没有太多的发现。

    虽然心中有不少模糊的猜想,却也没有任何可以肯定的东西。如此,自然不会胡乱做些什么,仍然隐藏在原地。

    而古寻此拜,不知怎得与那乾对望了一眼,互相下了什么决定。就在二人眼才网分开之刻。乾身体一下出现在了夜一与落寒瞳身后,双手如刀锋一般,刺入了两人的胸膛了

    两人感觉到一股剧痛。网、想回头看看之时,乾插入两人胸膛的双手无数锋锐灵力冒了起来。将两人整个胸膛完全破坏。两人便也同时感觉到一阵黑暗侵袭上来。就此陨落。

    做好此事之后。乾并不急着收手,双手一下变的狭长无比,在已经死去的两人身体内摸索了片衷。过了一瞬,终于带着无数的鲜血收回了自己的双手,手中此复已经握住了两颗拳头大小放着金色光芒的东西,正是两人的金丹。看到此,时行心中不禁微微叹息。这两人逃出了黄松的魔爪小却仍落了个人死丹失的下场,莫非真的是命数?

    “好了。乾兄。速速开阵。将最后一座小塔毁灭古寻后辈被杀,心中却没有丝毫的怒意,而是毫不在意的开口道。

    乾听了此话,笑着道:“好,就听古兄你的意见,这便起阵。”说完,双手微动,将两颗金丹打入了千宝阵中。阵内一下有了如此多的灵力,一下光芒闪耀,重新恢复了正常。而那无数的宝光,好象也一下恢复了活力小全部疯狂的动了起来,不断的进入那最后一座高塔之中。

    也就是在此亥。乾大声道:“古兄,速速用出蛛雕?”声音中不知怎得少有的有了一些焦急。

    而古寻听了此话后。也没有丝毫犹豫,心念微微一动,那碧绿颜色的雕像一下飞了起来,向着那最后一座小塔上打去。这一次,那小塔好象感觉到了什么,不再一动不动,而是猛的一下放出了无数灵力,打上了那名叫味雕的古怪雕像习

    灵力虽猛。对于这嵘雕好象根本没有任何作用。在时行的观察之下,那妹雕飞快的穿越了无数的灵力。不断没有被阻挡丝毫,甚至连一丝的停顿都没有产生。因为飞行的速度不是太快,这个过程被所有人都看了斤分明。

    最后,那蛛雕终于飞到了最后一座小塔面前。只见这味雕在古寻的控制之下一下停了下来。安静的漂浮在了小塔面前,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一般。

    而也就在此刻。古寻全部的神识释放而出,一瞬间将小塔四周的情况完全确认下来。接着。好象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嗦雕竞分,天时裂地

    随着他这一句古怪的话语落地,那味雕一下爆炸开来,无数的碧绿灵光疯狂的冒了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