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二百六十七章 十三灭  重生的修仙之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味雕的爆炸并没有发出犬多的声音。好象本来就应该分裂从,至数绿光放出。绿光没有太多的凶狠气息,反而显出了一种诡异的温和之意,仿佛是滋润那最后一座小塔一般,慢慢的进入了塔身之内。

    这一切,时行看的分明。对于古寻与乾的所作所为,没有太多的想法。那夜一与落寒瞳,可能利死也不能瞑目吧。仅仅是因为阵法需要能量,便将他们二人杀死。也许在古寻看来,金丹期的修者,和他也根本不是同一种存在了。就算是自己的晚辈,也是一样。

    那绿光不断的进入小塔之内。因为研究禁制不知多少年月,十三的感觉最为清晰敏锐。在他的神识中,随着绿光不断的进入,那小塔内的能量开始了缓慢的改变。这改变并不激烈也不迅速,但却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那塔内本来磅礴苍凉的能量在绿光的侵袭之下,渐渐变的模糊起来。用模糊形容,也许有些奇怪。但是在十三心中,就是如此感觉。之所以会觉得模糊。却是因为在那绿光的干扰下,塔内的能量,渐渐变的迟缓,渐渐变的虚弱。

    虽然知道古寻与乾必定有极大的图谋,他却也没有丝毫反抗之意。对于自己的实力,十三十分有信心。在他想来,就算二人有什么计戈,凭借他本身强大的力量,也一定可以将此番危险完美的化解。不仅是如此,他还在心中想好了许多应对的办法。虽然因为被困在此地多年他的实力有些下降,但是毕竟是上古妖族中的佼佼者,应对的办法很快便想出了许多。

    而古寻与乾,此刻倒是闲了下来  二人都将注意力完全集中到了被绿光渐渐侵袭的小塔之内。看了片刻,乾好象想到了什么道:“古兄,这味雕的效果我绝对不会去怀疑。但是万一,万一出了什么变故,没有完全破掉这塔禁该如何?。

    “呵呵,乾兄你多心了。你为易之主人,想必见过的稀奇之事很多很多,不过对于我这味雕。你还不是太了解了。”说到这,古寻沉吟片玄,想了一下该怎么表达才继续道:“这烁雕,是我才金丹之时便得到的异宝。关于此宝,当年的我也不是太过了解。得到之后,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研究通透。此物,简单来说便是专门破阵之物。宝物的威力,需要看使用者自身的实力加上味雕内的灵力充沛程度已经炼化的年月。我的实力,就不用多说了。至于味雕内的灵力,我这么多年可是从来没有停止灌注入内,再加上此宝已经被我仔细温养多年。不夸张的说,在这一界没有它破不掉的阵

    说到这,一丝自得之色不可抑制的冒了出幕。因为在二人看来现在宫殿内已经没有隐藏起来的修者,二人也就不再过于警惧四周,时行的神识便也大胆的放了出来,将两人的对话听了个分明。听到古寻此话后,时行心内也是十分震惊。他倒是从来没有想到,这看上去没有太多异常的妹雕居然如此厉害。也难怪古寻对于破除禁制有着如此强烈的信心。看来,这两人。为了今天所做的事情已经做了无数年的谋戈了。就是不知道两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图谋,才会甘愿浪费如此多的时间。

    时行心中飞速的思考之时,那味雕的绿光不断的进入小塔之内。也是在此刻,时行才真正的了解到,这妹雕内所蕴涵的灵力是多么的充

    。

    在他的感觉之中,无数的绿光进入小塔后,味雕本身所放的绿光却好象没有多大的损失。绿光仍是那么浓烈,给人的感觉仍然是那么的温和。而那小塔,因为这无数的绿光疯狂的进入,精致的塔身之外已经浮现出了一层碧绿的隔膜。这隔膜并不明显,但却实在的存在。也许,这便也象征着小塔内对于这疯狂进入的能量已经失去了控制。崩溃,也许只是时间的问题吧。

    现在的混零十三心中无比的兴奋,不知道多少年,他只能悲愤的呆在这仿佛永远不会改变的宫殿中。感觉着自己的身体渐渐的虚弱下去,感觉着身体内的灵力缓慢却又不可阻挡的流逝。偶尔用某些独特的方法了解一些族人现在悲惨的生活,心中早就积攒了无数的愤怒。这些愤怒,句好象一狠狠在他心内的锐针,时刻侵袭着他的心灵。无奈到无力的绝望已经在他心内徘徊了许多年许多年。曾经他以为,一切也就是这样了,已经有些认命。直到最近,因为族人给自己的信息,心中才重新有了一些希望。

    没想到的是,这希望来的这么快。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再过一柱香的时间,一直压在他强壮而宽阔脊背之上的八塔空痕阵便会完全失去效果。到了那时,他便可以恢复自由。恢复自由之后,杀死这两个一看便不怀好意的修者。再用一段时间将茶九解救而出,凭借他们二妖的实力,想要将妖族重新振起,绝对不是问题。

    就在他心里想着许多事情之时,举九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十三,你心中想的什么,我大概能够知道。但是你有没有想到,既然这两人敢将你解救出来,他们便一定不会畏惧你的攻击。说不定早就做好了无数的准备,就等着你脱困之时灭杀你呢。”

    “你的话我都知道,但是我能怎么办?难道放出自己好不容易自由的灵力去保护那禁制不成?本九。我们被困在此地多少年了?你心了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是已经不能再忍不能在等了。莫非你还愿意再在这地方呆上几百年上千年?虽然我族之人寿元悠长,但是也不是没有尽头可以永恒的寿命。而且托我族内两小辈的福,我等的禁制都松了不少。说不定,可以打他们二人一个措手不及呢?”十三对于现在的情况早就想的清楚的很,没有丝毫的大意。

    茶九听了此话,冷淡的声音中也有了许多的无奈。丁实就是如此。他和十三虽然明知道古寻二人有着巨大的缺刊。却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去反抗。不但如此。还会尽自己的力去配合二人的动作。毕竟对于他们两人来说,脱困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事情。芥九虽然心中有些不安,但是在如此情况之下,也没有了其他的想法。

    时行此刻,却是被所有人忽略的人。隐藏在二人二妖身后几十丈远的地方,心中也在飞速的想着些什么。显然,在现在这个关键的时玄,最好是不要出现的好。不然很可能被几人联合攻击,如果真的如此。就算他有再多的准备,也只是个陨落的下场。也是因为如此,时行十分的小心,仔细的观察着绿光不断侵袭着最后一座小塔。

    一时间,众人因为各自的心思全部安静了下来,时间在这因为茶九一条巨尾而被洁白雾气笼罩的宫殿中慢慢的过去。也许是因为气氛实在是太过紧张,几人都觉得时间过的特别的快。好象只是一刹,一狂香的时间就这么过去。而那好象永远没有尽头的绿光终于完全消失不见,全部进入了小塔之内。随着那绿光完全的进入,那本来还显得有显模糊的绿光隔膜,已经变的无比清晰,释放的光芒也是十分巨大。

    不但是如此,一股股灵力也全部冒了出来,让远方的时行也感觉到了阵阵压迫之力,浑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

    而古寻此刻,却是十分兴奋,看了看身边的乾,面上笑着道:“乾兄。我这便要破掉大阵了。你应该做的事情也准备好了吧?这样我等便该直接开始动作了。”

    乾隐藏在狰狞鬼魂面具的面容看不到表情,语气也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淡淡的说道:“好,那就看古兄你的了。该我做的事情,我自然会做好。”说玩。神识一动,一直漂浮在他身前如漆黑小球一般的蔡妖散极速的旋转起来,带起了阵阵大风。

    古寻听到此话,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声音一下变的十分冷静从容。开口道:“雕落长河,断河枯流。”话才刚落,一股灵力也被他猛的打了出来,飞速的进入了那小塔之内。

    好象在沸腾的水面中丢入了无数的病快,本来稳定的绿光一下疯狂的流动起来。因为声势实在是太过夸张,时行也是清楚的感觉到。那无数条绿光进入塔之内后,好象有着自己的意识一般,分成了整齐的九百九十一道光芒,以一下十分玄妙的状态盘踞在小塔之内。而在此亥,那九百九十一道光芒好象都是瞬间活了过来,如同一条条碧绿颜色的苍蛇。在塔内飞快的运动起来。虽然没有爆炸没有攻击小塔,但是还是让小塔内本就有些虚弱的能量变的更加弱

    不但如此,在他的感觉之中,这九百九十一道光芒好象在不断的移动中组合成了一个类似阵法的东西。这一发现,可是要他吃惊不这塔虽然威力巨大,但是体积十分的狭窄。在这种情况之下,想要组成阵法,难度可不是一般的高。而也是在有此发现之后。时行才终于理解了这味雕的强大,确定在嵘雕的攻击之下,这古老而强大阵法定会被破。

    接下来的时间,时行的神识中不断的感觉小塔渐渐的虚弱。这一次。虚弱的速度极快,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古寻感觉到小塔已经虚弱到了一个极限。他不再等待,而是双手不断结出玄幻的法印。因为速度实在太快。只是几个呼吸,便结出了百多个法印。而就在他法印才一结完之时,那九百九十一道光芒一下汇合在了一起。就好象无数碧绿的小蛇融合在了一起,瞬间变为了一条上古苍龙一般。

    碧绿苍龙才一出现,一下活了过来,疯狂的咆哮起来。随着他不断的咆哮,无数的能量没有一丝温和的攻向了小塔内最后的一点能量。就好象一条巨龙吞食一块巨大的生肉一般,它每一口下去,便有无数的血肉进入了它的嘴中。虽然吞食之后巨龙本身的能量也会虚弱一些。但它却丝毫没有在意,只是疯狂无典的继续攻击吞食着。

    这过程,说来复杂其实简单。仅仅过了一瞬,只见那小塔一下从实物变成了虚幻的存在。本来坚硬的塔身一下化为了如雾气一般的存在。显得十分的飘渺。而那绿光,光芒闪耀的更加耀眼,好象要将一切全部遮拦住一般。

    最后的最后,那小塔因为绿光的凶狠攻击。一下如幻影一般,完全消失不见,再也见不到一丝踪迹。好象从来不曾真实的存在过一般。而也就在此刻,一声快意无比的巨大豹吼声传了出来,好象在告诉几人。一切都不是幻觉,而是真正的存在。

    只见十三那如同小山一般的身体一朝脱困,疯狂的动了起来,只是一扑,便从到了古寻身前,想要将他直接扑杀。古寻与乾,没有丝毫的慌乱,对此早有预料。只见古寻身体再次变的无比畸形,猛的一下危后狂遁。而乾。手中的蔡妖散疯狂的分散开来。化为了无数漆黑颜色的烟雾,对着十三那巨大的头颅上打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小子们,你这葵妖散厉害是厉害,但是怎么能打的到我?”嚣张的话语才落,十三大口一张,一团也是漆黑颜色的妖力向着整妖散所化的烟雾上打了过去。显然,是想要靠者自己的妖力吹散那巨大一团的馨妖散。

    事实却出了一些偏差,十三的妖力虽然强大无比,但是打上了蔡妖散时,却好象全然没有作用。不但没有将蔡妖散打散,甚至连一瞬的阻挡都没有成功的做到。只见那一团团的整妖散烟雾如同一条条漆黑的大手,猛烈的打上了十三那巨大的头颅。

    烟雾才一打上十三头颅,便如互相吸引一般,一下进入了十三头颅之中。十三的身体。好象一下迟疑了片刻,变的有了一些迟催…自然,是因为吸入了蔡妖散的缘古寻此玄。哈哈尺大道:“混零十三,你以为我等不知你心性?你会做的事情,我等早就算好。现在就看看你还有什么办法了。”一边说,一杆金色长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释放出了无比强大的灵力,挥手变对着十三刺了过去。

    那十三。心神之上虽然十分恍惚,却也不会坐以待毙。在他那巨大的身体之内。一人大小的漆黑妖丹飞快的旋转起来。随着这一下下的旋转,无数精纯无比的妖力从丹内冒了出来,传到了浑身各处。妖力才一出,便好象阵阵清泉,将他那有些恍惚的心神定了一定。虽然不能完全解决,却也足够他做出反抗。

    只见他一对巨大的前爪疯狂的伸长,爪上尖好象化为了一狠狠巨大的钢刺,十爪汇合,对着那金色长枪抓了过去。一耸巨响之后,没有丝毫的意外。那金枪完全破碎开来,直接被打成了无数金色灵力,完全消失在了时行眼中。而就在十三心中得意准备再次扑杀之时,那乾拿出了一块木头,一块很普通的木头,对着十三丢了过去。

    那普通小木。为淡黑色,木内有些灵力的存在。却并不强烈,显得十分微弱。十三感觉到此,虽然知道此木应该有些诡异之处,却也全然不放在心上。在他想来。此木就算有什么奇妙之处,但因为此虚弱的灵力,不可能对自己造成多大的伤害。也因为此,他那巨大的身体也没有做出什么躲避动作,继续向着古寻扑了过去。

    时行见此。微微摇头,显然,那乾一定不会做这么没有意义的事情。那古怪木头。一定有着巨大的作用。那十三,也不知道是天性狂放,还是因为被关了如此多年,居然不懂躲闪,这一下,定要吃个不

    。

    时行所不知道的是,那茶九在此办,早就传音道:“十三,你怎么搞的?还不快躲?此木虽看上去没有多大危险,但是必定不是凡物,一定有着某种我们不知道的效果。”说话的口气十分的焦急,显然是为十三在担心。

    十三听了此话。一道传音马上打了回来:“茶九,你以为我不懂?你以为我不想躲?”才说完这两句话,那淡黑小木便已经打在了他那巨大如山的身体之上0十三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无比的束缚之力出现在了身体之上。身不由己的,巨大身体居然在这束缚之下以飞快的速度渐渐变而那本来凶狠的一爪。因为身体一下变自然打不到古寻了。

    只是几个呼吸过后,十三那本如小山一般的身体因为那诡异小木的关系变成了两人长,半人高的大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化,十三没有恐惧没有怒吼。反而台头笑着看了看身前的古寻与乾,苍老的声音传了出来:“两位原来是打的这种主意,不过你们想的好象太简单了一些。将我肉身变确实是个不错的办法。我也感觉到,我不能突破那一层封印。不过,我还有许多办法呢。”

    “哈哈。混零十三,中了葵妖散,你的肉身速度本来就慢了不少。现在还中了定身灵木,身体的优势也变弱了不少。再加上你被困了这么多年。修为下降了不少,怎么可能是我们两人的对手?”古寻不知是真心还是故意,十分嚣张的说道。话才落下。他的身体再次消失不见,瞬间出现在了十三身前,双手如刀,凶狠的向着十三的豹头击去。

    “哦,是嘛?那你就好好看着吧。”对于古寻的攻击,十三丝毫没有在意,身体飞快一个倒跃,躲过了两下手刀。一条粗壮的尾巴竖直如刚鞭,一下反抽过去。

    只着在他那条粗尾边不断破裂的空间,便可清楚的知道,如果被这一鞭抽到身子。就算古寻的元婴修为,也定会受到不小的伤害,就此陨落都不是没有可能。

    古寻此刻。很好的诠释了一个元婴老怪的心性。对这无比凶险的一击,他没有丝毫的退缩。在他心里看的分明,如果自己退,便会一直受到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迎险而上,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只见他那古怪的身体一个横移,双手上冒出阵阵如同金属一般的光芒,对着那条粗大黑尾打了过去。

    手尾相撞之时,两人都同时感觉到了对方的强大。不仅如此,两人还同时了解,这一击,从力量上来说,是古寻输了。只要僵持的情况再持续片刻,古寻便要支持不住。古寻心中知道危险,分神大喊道;“乾,你还不出手?我死了,你也得不到好处了。”声音虽然有些焦急,但却并没有多少畏惧,显然是对乾出手有着很大的信心。

    而乾,果然立刻出手了。只将他手中不知何时握了一对形状古怪的淡蓝色长鞭。身体一下融化在了原地,下一个瞬间便出现在了十三身边,一对淡蓝长鞭好象是两条枷锁一般,想将十三困在鞭内。远处的时行对这一切看的十分清楚,而在他的神识感应中。这两条长鞭之上,带着一股深深的束缚之力。这束缚之力是如此的强大。在时行几百年的修行中,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显然,此宝也是二人悉心准备的东西。就是为了在此亥困住十三。

    十三此刻。也将一切感觉的分明。没有丝毫的犹豫,一下将身体放松。将整个身体向后移去。接着,两道裂风之鞭狠狠的抽打在了宫殿之地上,居然直接将坚硬的地板抽出了两条长长的裂痕。不仅仅是如此。还出现了两道风刃,从鞭内放出,打向了躲过一劫的十三双爪。只见两道飘血一下飞舞而起,落在了地下,十三那看不出表情的豹头,也有了一丝痛苦之色。

    二人一妖。在此刻,有着默契似的停了下来。隔着三丈距离对峙起来。还是十三打破了沉默:“你们人类修者,还是这么喜欢依靠法宝,所以才会这么多年都皮,歹大的讲步六你们到底懂不懂我等修者,自身才是数狸罚入的法宝”。

    “哈哈。十三兄说笑了。我等和你等妖物可不是一类。我等人修,在最开始的时候,肉身无比的孱弱。比起你等妖物要差了太多太多。如果不是靠着法宝,现在在整个修真界的主宰怎么会是我等人修?你也不用多废口舌了,说这些东西,都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很少有的。不是古寻开口反驳,而是乾淡淡的开口。

    十三听了此话,知道自己比起口舌之利绝对不是这两人的对手,也就不再说话。而是在心中默默的念起了一道法诀。这道法诀才一念起,古寻与乾同时面色大变,再也没有一丝安逸。全部向着十三冲了过去。古寻面上怒容十分明显,一边冲一边道:“混零十三,想用化妖分血诀?你以为你能用出来?”

    随着他这句话落下,二人已经冲到了十三身前。乾手中的长鞭再次抽了下去。而古寻,放出了一片洁白无暇的龟甲。一下变成了磨盘大下,对着十三缩小的身体压了下去。而十三,因为在运行那化妖分血诀,身体不能移动,只能在原地阻挡这两凶险的攻击。虽如此。他还是做出了一些防御。只见他浑身黝黑如墨的豹毛全部竖立而起,就好象一狠狠钢针一般,一下变成了好似刺猬的东西。

    攻击之声实在太大,将时行两耳全部阻塞,根本不能听到什么多余的东西。而在双目之中。一切也好象全部模糊了一般。只见无数凌乱的黑羽飘飞而出,变成了空中的柳絮。而在黑羽之下,二人一妖全部不见踪影。似乎一下全都消失不见了一般。

    “这位道友,在旁边看了这么久了,现在也应该出现了吧一声冷淡的女声出现在了时行耳内。正是那九尾天狐苍九。也不知道她多久前便发现了时行的存在,却一直没有将此说破,直到现在,二人一妖全部诡异的不见之后,才终于对时行说话。

    时行听到此话,知道茶九早就发现了自己,也就没有装傻,几个起落便从自己所躲藏的地方跳了出来,站在了茶九身前。看着这巨大如山的洁白狐狸。听着那不停滴落的血滴,时行没有丝毫的畏惧,同样淡淡的开口道:“茶九前辈,原来你早发现我了。难怪我总有种怪怪的感觉呢。就是不知道前辈现在叫破我的行藏有何用意?。

    “你不用怕,我的封印现在还很完好。就算勉强攻击你,也会被你那一对僵尸翅膀躲过去的。”茶九淡淡的说道,好象为了表达什么,说破了时行的夜翅。要知道。进入此地之后,时行一直没有放出夜翅,却仍被茶九叫破,自然,是茶九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有意为之。

    时行知道此妖厉害,心中也不惊讶,只是冷然开口:“前辈,有什么话可以直说。如果对手我有利,我自然会帮你去做。如果没有好处,你怎么说我也不会出手的。大不了我现在一走了知,不管你们在此地的争斗了。”

    “是嘛?我叫举九。你叫什么名字?”茶九中好象觉得有些好笑,却也不急着说出,而是问起了时行的名字。显然,是打算和时行好好的沟通片刻。不然,也不会费这么多工夫。

    “宇时行。”时行没有再隐藏什么,十分痛快的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并不害怕这白狐做些什么。这倒不是他盲目自然,而是现在的情况决定的。那本九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却并没有出手偷袭自己,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乃是茶九有事需要时行帮助。第二个可能,便是茶九现在根本没有出手的能力。或者像她自己所说的一样。就算出手。也杀不死时行。

    “哦。宇时行对吧?这名字好象还不错呢答九好象并不急,随意的废话道。而时行,倒更是不急,也不说话。站在茶九身前冷冷的看着她。芥九见此,知道时行心性绝对没有丝毫的破绽,也就不再故意多说废话。而是直接道:“宇兄,你现在可是不能一走了事了呢。你可知道。此地是为何处?”

    “锁妖塔。专锁你这等巨妖的地方不知为何,时行的口气并不是太好。和他的性格比,好象有写奇怪。似乎是为了故意激怒这茶九一般,不知心里在打什么算盘。

    “呵呵。是啊,是专门锁我等妖物的地方呢。原来这么多年过去,现在的修者。都是这么以为的呢。”说到这,茶九好象想起了什么,笑了笑道:“这个,没有多大意义,我也就不多说了。宇兄,这锁妖塔有个最大的特性,你可知道是什么嘛?。

    “不知道,你想说的话就说。不想的话,什么都不说也可以时行似乎铁了心做出一副嚣张的样子,很是冷酷的说道,似乎全不在意此事一般。

    芥九对此。似乎并不在意。也许是本性如此。也许是被压的太久已经不太容易生气。巨大的狐头稍微动了一动道:“这锁妖塔内,只有一条规则。便是许进不许出说到这,茶九故意停住了话语,看了看时行的表情。

    见时行好象根本不在意,心中倒也不意外,继续道:“这条特性,是当年上古修者定下来的。你可能也有所察觉,才一进入此塔的时候,不论是修为还是神识都被压制了不少吧?这便是因为你在通过此塔内的一些禁制。在这些禁制还存在的时候,如果你愿意舍弃自己大半的修为,还有可能退出此地。而等到你的修为又完全恢复的时候,就算想走,也已经晚了,根本不能离开此地。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感觉一下,看看这宫殿内,有没有哪怕一个出口

    听了此话。时行虽然早有猜测,心中仍然吃惊不虽如此,面色却没有丝毫改变,好象并不在意这一点一般开口道:“如此又怎样?那古寻与乾,必入口出去的办法,如果跟着他们二人走,绝对不会被困在此牦”

    “呵呵,你想的太简单了。那古寻与乾,都有元婴的修为。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有离开的办法。但是宇兄你,如果我没看错,仅仅只有金丹的修为吧?不是我看不起宇兄你,如果你跟着他们二人走,可是自己进入了一条死路之中呢。”茶九笑着说道,语气十分平缓,让时行根本分辨不出真假。

    “哦,原来是这样?那你现在把我喊出来,到底有什么目的呢?想要我帮你做什么事情?还有,你又如何可以帮助我离开此地?要知道,现在的情况,可是你自己连自身都保护不了呢。想要我答应你的话。你需要拿出更多的诚意才行。”时行很直接的说道。

    茶九听了这话,笑意更浓:“宇兄说的,我当然全部考虑到了。这一点,说的倒是很符合我的,意。我想要宇兄帮助的。说来也很简单。在那古寻与乾回到这宫殿之时,将我的力量还给我就行。”说到这。好象知道时行听不懂,打出了一团洁白的灵力,漂浮到了时行身前。接着继续道:“宇兄想要怎么控制这团能量都行,只要在我说出风落两字之时,将这一团能量打入我的身体便可。宇兄尽管放心,在这团能量中,没有任何隐藏的危险。如果宇兄你不信的话,可以自己仔细观察一下。不过速度要快一些。十三现在可能已经陨落,他那分妖化血诀,最多也只能再坚持半柱香的时间了。”

    时行听到此。马上放出了神识感觉着身前的洁白灵力。果然与那鉴九一般,灵力十分纯粹,没有丝毫危险存在。确定此,时行十分果断,放出了一团银焰将洁白灵力包裹起来。接着控制着银焰压缩了洁白灵力,最后放在了一碧绿小盒之内。接着才开口道:“哦?那只豹子已经死了?他可是妖族双圣之一,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去?难道他的实力这么差?还有。那所有的分妖化血诀到底有什么用?我看你好象很了解的样子。”

    茶九见时行答应帮忙,十分开心,马上回道:“十三实力绝对不弱,但是因为这二人所放的连环法宝,加上被困的时间实在太久,到真不是他们二人的对手。至于那分妖化血诀,乃是一拼命法诀。可以创造一虚幻的真实空间。将自己与敌人全部拉入空间之内。在那空间中,十三的实力可以提升不少。不过我觉得,仍然没有太大的作用。显然那两人早就有所防备。不知宇兄你发现没有,那古寻第三样法宝,那名为恭挲缺花的血花,已经消失不见了?”

    时行听到此话。心中一动道:“哦?那恭挲琰花不见,我早就发现了。这恭挲琰花。我也知道。有着分魂的作用,不过对于那黑豹子来说,应该没有太大的作用吧?我到是不剿理解,你怎会如此的忌惮?甚至对自己的同伴都失去了信心?”

    “这恭挲蹲花。对于十三来说,在平常的时亥确实没有多大的作用。但在分妖化血诀的空间内,却是致命的打击。对于这点,我相信十三自己也清楚。

    但是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办法,只能拼死一搏,看看运数如何。”茶九好象并不想说太多,简单的说道。

    时行听了这话,知道茶九不愿多说,便也没有再问此事,而是岔开话题道:“这样。那你就说说,你到底想要怎么让我离开这古怪的高塔吧。这一点,也很重要呢。如果你不好好说出来。说不定你需要我放出你的灵力时,我的手会慢一些呢?”

    “宇兄真会说笑。这一点,我当然有着完美的计划。就是不知,宇兄你知道不知道三界的存在了?”答九说到这,看了看时行,好象知道时行不会懂三界的意思一般,解释道:“所谓三界,我们现在所在的,便是第一界。妖界。当然,这是很多年前的称呼了,现在也许叫人界更好一些。而另外两界。一是鬼界,另一是魂界。至于这两界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也没有去过,便也不是太了解。宇时只要知道,最后时刻。我会打开赛三界之门。只要宇兄进入另外再界中的一界,便可离开此地。”

    茶九这话,倒不是假话。只是有许多危险,被她可以的忽略了。显然。想要进入另外两界,绝对不是那么简单便可做到的事情。而时行,此刻却完全不在意这些,心中欣喜的很一为了救活璜儿,他早就想入鬼界一行,却一直没有找到进入的办法。现在大好的机会自己送上门,怎么可能不喜?而且现在的他,可是从黄松那得到了鬼界强宝冥舟。他心中很有自信。只要找到了进入的办法,便绝对可以成功。

    心中如此想着,时行立刻开口道:“三界?倒是个奇怪的说法,还真的没有听说过呢。不过既然你如此确定,那我也就答应下来了。不过你倒是要好好和我说说,这三界到底都有些什么故事呢。”

    “这故事太长了。现在实在是没有时间说。以后有机会的话,我再慢慢说给你听吧。”芥九马上回道。时行听了,倒也觉得有理,便不再多问。一时间,两人互相间沉默了下来,好象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去说的东西。

    “好了,既然该说的都说了,我也该躲好了。半柱香的时间可是快到了。风落,我了解的。”时行一边如此说着,身后的夜翅也飞快的张了开了,几下回到了自己隐蔽的藏身之地。

    而就在他刚刚藏好不过一会,一声空间破裂的古怪声音冒了出来。古寻与乾同时出现在了离开之地。而那十三,却再也没有出现,显然,是已经陨落。

    茶九见此,虽然早有预料,仍然深深的叹了口气。,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