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329章 女人的战争  星临诸天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内书房中。

    锡胧族文明的特使、至高星尊星羽鸾端坐在客位上,神色复杂地看着华美宝座上如璀璨星辰般耀眼的美少年,心底百味杂陈。

    早在当年还是极星武神时,这位就敢从她手中抢走那块珍贵的幽空圣晶,尽管当初的自己只是化身降临,但也绝不是寻常强者能够对付的。

    真是可惜了,早知道今时今日的局面,当初她就该不惜一切代价将这位时空之子抓住的,只要得到了他身上的全部气运和机缘,现在的锡胧族文明怕是早就推平其他上位种族、称霸星海了吧?

    如今秦烽大势已成,身为威能深不可测的不朽星尊,整个人类文明阵营的共主,无论是哪个上位种族的高层,都不敢再轻视他的存在。

    纵然百般不情愿,面对已经拥有了不朽星尊坐镇的人类文明,众神之启也只能承认这个新生种族的地位,并给予应有的尊重。

    所以,锡胧族高层经过反复讨论商议,才决定派出星羽鸾为特使拜访秦烽,试探虚实的同时,看看有没有结盟合作的可能。

    秦烽自然猜得出她的来意,众神之启前段时间对那些太古遗迹的发掘行动还是有效果的,尽管付出了堪称惨重的代价,但依旧带回了足够数量的不朽粒子。

    因此现在除了败落的暗冥族文明,剩余的六大上位种族都已经有不朽星尊顺利复苏,包括一定数量的至高星尊。

    是以站在人类文明阵营的立场上,同时与所有上位种族为敌也不是明智的选择,拉拢一派打压一派显然更符合自身的战略利益。

    “尊敬的冕下……”

    酝酿了一下措辞,星羽鸾终于开口道:“本座这次代表伟大的锡胧族文明过来,是想询问下人类文明对于目前星海大势的看法,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在不少方面都应该存在合作共赢的空间,您觉得呢?”

    秦烽淡然一笑:“我明白贵方的意思,合作当然可以有,不过怎么个合作法,这里面可就大有文章可做了,嗯,虫族文明的那三位老牌不朽星尊,对于贵方的压力确实有点夸张吧?”

    星羽鸾黛眉微挑,深深地盯了秦烽一眼:“您知晓的东西似乎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多些,既然如此,多余的话就不用说了,就问您一句,人类文明愿不愿意加入我们、共同对抗虫族文明?”

    “我们?”

    “准确地说,是吾族和元佤族,”

    星羽鸾进一步说明着:“我们两族高层已经达成一致,并且在继续游说其他几家上位种族,无论过去彼此之间有多少恩怨,大家理应先放下争执矛盾,合力摧毁了虫族文明再说,这同样符合人类文明的战略利益,您觉得呢?”

    她的本意是想先旁敲侧击一番,再视情况决定要不要亮明真实态度,不过秦烽掌握的讯息显然比她事先认为的要充分多了,看来传闻确有其事,这位时空之子在天机术数领域同样有着深不可测的造诣,所以诺大的星海宇宙、已经很难有什么事情瞒得过他的感知。

    一念及此,星羽鸾索性省略了那些前戏,直奔主题,就看秦烽接不接招了。

    秦烽沉吟不语,旁边的流影冰璇悠然开口道:“贵方急于构建这样的同盟,甚至摒弃了众神之启这个现成的平台,最主要的缘由:应该是虫族文明对于锡胧族文明的特殊威胁吧?”

    星羽鸾迟疑一瞬,坦然点点头。

    锡胧族文明以擅长操控运用精神能量著称,而锡胧族强者修炼出的精神能量对于高阶虫族个体成长蜕变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因此虫族文明的那些母皇们都喜欢狩猎锡胧族的强者,吞噬掠夺它们的精神能量以供养自身。

    虫族文明高层不止一次动过圈养锡胧族的心思,将这个智慧种族完全变成自家的奴隶,这样就可以源源不断地收割到足够的精神能量、培育出更多的高阶虫族了。

    只因锡胧族文明的实力足够强大,虫族文明才一直都未能得逞,不过两大强族历史上发生过的举族血战次数早就多得难以统计,彼此间的血仇远甚于其他几大上位种族。

    因着过往的底蕴太过丰厚的缘故,虫族文明此番一下子复苏了三位不朽星尊,将所有的上位种族都压了下去,想要不被虫族各个击破,这些上位种族就只能联合起来才能保证安全。

    秦烽不动声色地道:“你们五个上位种族若是联合起来,就有五位不朽星尊可用了,足以确立起对虫族文明的战略优势,为什么还要找上我们人类文明阵营呢?”

    星羽鸾叹了口气:“我们这五族之间过去爆发的战争同样不少了,根本没法做到相互信任,打交道时总免不了要留一手,使绊子扯后腿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相较之下,你们人类文明阵营和我们的那点仇恨,根本就不值一提。”

    流影冰璇蹙眉道:“既然是这样,哪怕我们之间能够达成盟约,又能有几分作用呢?”

    这种勉强成立的结盟关系实在是太脆弱了,随便什么风吹草动,都有可能导致盟友之间翻脸成仇,所以站在人类文明的立场上,答应这样的盟约并无实际意义。

    星羽鸾道:“我能理解贵方的顾虑,不过只要虫族的那三位不朽星尊还在,各族高层无论有什么打算,都得三思而后行,如果它们不想被虫族文明率先吃掉的话,您以为呢?”

    以不朽星尊那足以改天换地、倾覆星河的恐怖威能,仅仅一位就足以决定某个上位种族的生死存亡了,何况还是三位?

    如果虫族文明高层下定决心,以一位不朽星尊留守老巢,剩下的两位不朽星尊快速突袭某个上位种族的根基重地,其中一位负责拖住对方的不朽星尊,另一位全力出手,完全可以在极短时间里屠灭那个上位种族的所有高层,杀光全部数量的至高星尊,摧毁其圣地,给对方造成难以挽回的惨痛损失!

    这样的局面,相信没有哪个上位种族愿意看到,然而以虫族文明贪婪凶残的本性,这种事情它们完全干得出来。

    有实力,有决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不用多说了,不想面临死局,几大上位种族就只能以结盟的方式来保证安全。

    秦烽缓缓道:“两个问题,其一,当未来的某个时间点,虫族文明的不朽星尊真的偷袭某一族的圣地时,其他上位种族的不朽星尊会履行盟约出手支援吗?或者说,它们放心让其它种族的不朽星尊来支援吗?”

    “其二,我知道你们锡胧族的圣地里还有别的不朽星尊在沉眠,那么究竟需要多久,你们才会成功唤醒第二位不朽星尊?”

    这个问题过于敏感,无论在哪一族都属于绝对机密,秦烽不觉得对方会给出答复。

    殊不知星羽鸾并未犹豫,神色平静地回应道:“按照你们人类文明的母星时间来计算,大概是一年左右吧。”

    秦烽惊讶地看了看她的表情,天机秘术反馈回来的讯息,可以证明她并未说谎。

    “这个时间,比我起初认为的要短得多了。”

    “是的,只不过……”

    星羽鸾的神色有些苦涩:“虫族文明的高层同样明白这一点,所以它们不会给我们这个时间,必定会趁着战略优势还在的时候,对我们各个击破,一举奠定虫族文明称霸星海宇宙的大业!”

    秦烽点点头:“确实如此,换成我是虫族文明的最高决策者,我也不会就这样拖下去,必然是杀伐果断,提前翦除所有的战略对手。”

    别说一年时间了,只要能够有十几天的战略优势期,他秦烽就敢放手一搏,哪怕来不及灭掉所有的上位种族,那也是干掉一个算一个。

    站在虫族文明高层的立场上,时间拖得久了,那五大上位种族里都会有新的不朽星尊复苏,只要再多出一位,自家的战略优势就难以保证了,所以当然是越早动手越有利。

    而且直觉告诉秦烽,在虫族文明的圣地里,肯定还有更多的不朽星尊即将复苏,因此那些上位种族面临的局势确实很凶险,否则星羽鸾也不会打破过往的惯例,眼巴巴地跑来和人类文明阵营讨论结盟了。

    “关于此事,我们原则上可以同意,”

    思虑良久,秦烽终于道:“相信另外几族也不会有异议,等到盟约达成时,就立即动手吗?”

    星羽鸾沉声道:“当然是这样,我们六族加起来是六位不朽星尊,对上它们的三位不朽星尊已占据绝对优势,只要击杀了它们,再顺势摧毁虫族文明的根基重地,消灭掉所有的至高星尊,以后的虫族文明就再也成不了气候了。”

    秦烽终于松口:“甚好,就这么定了,等到诸位至尊启程出发的那一天,本皇必不会失约。”

    如果真能够剿灭虫族文明的全部高层,那么虫族拥有的超过两万个大星云的广袤领地,比起人类文明以及几大上位种族的全部地盘加起来都要大得多,足够大家瓜分的了,且能保证各族未来的数千万个星际年都不会再缺发展空间和资源。

    所以现在的结盟确实符合各方的根本利益,至于虫族文明高层不复存在之后,几大上位种族会不会翻脸不认账,秦烽心知肚明,自然是要防着一手的。

    ……

    姹紫嫣红的后花园里。

    八角凉亭下,光仪淑穆、端丽冠绝的伊莎贝拉正在与纪雨樱对弈,萨伦黛儿在一旁观战。

    眼见盛装打扮、高贵妩媚的独孤离凰再一次迈着小碎步,带着独孤雪寰和几个心腹侍女昂首挺胸地自远处款款走来,伊莎贝拉终于忍不住了,把棋盘一推,俏脸微寒地喝道:

    “你有完没完?从早到现在,你借着路过的名义都出现在我们面前七八回了,不就是侥幸怀上了他的孩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要天天在本宫面前炫耀?”

    独孤离凰神色如常,巧笑嫣然地道:“想炫耀也得有资本才行啊!当初姐姐你刚晋升至高星尊时,不一样是在妹妹面前成天晃荡吗?无非是你巧言令色、不顾廉耻地勾引秦烽,甚至连自己的皇后和公主一块奉上,才迷惑住了他,让他答应出手替你们续命,提升修为,只是这名声说出去不太好听就是了,未免惹人耻笑。”

    早在极星联盟时期,这两位女皇就一直不对付,明里暗里的过节不少,逮着机会就要相互上眼药、使绊子,如今虽说同侍一夫,彼此见面了仍会仍不住夹枪带棒斗上几句嘴。

    伊莎贝拉冷笑:“是吗?那你又能好到哪里去?秦烽终归是我们唯一的男人,你这个死了皇夫的寡妇有什么资格说我们?”

    文静温婉、满身书香气质的纪雨樱抬起螓首,笑吟吟地道:“本宫似乎记得,分明是你的女儿肚子一直不争气,才让你这个当母亲的按捺不住、亲自下场,纵然是得偿所愿,这名声怕不是更难听了吧?”

    萨伦黛儿小声嘀咕着:“她那个皇夫都死了多久了,这些年过去,她娶了多少男人我们也不知道,如今又寡廉鲜耻地不顾身份、亲自下场替女儿勾引秦烽,真不知她哪来的脸面。”

    “你懂什么!”

    独孤离凰不曾想萨伦黛儿竟然会如此不留情面地诬陷她,暗讽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根本没资格接近秦烽,顿时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